超凡者游戲

作者:七尺居士0

    小伙伴們一開始還不知道這些紙人算是什么玩意,直到和尚中間有人驚呼:“黃巾力士!”總算是知道了。

    這些黃巾力士沒有生命,造出來就是用來戰斗的,個個勇猛直前,悍不畏死,一時間打的組陣的和尚們節節敗退,狼狽不堪。

    和尚倒是有心硬拼,可是……這一幫死物,拼贏了沒有任何意義,拼輸了卻是白死,誰愿意拼呀?

    “一起出手,最大密度攻擊,刷buff。”肖凌當機立斷吼道,“嗖嗖嗖……”龍舌弓鳳翎箭,一次三根,勢如閃電。往往一只黃巾力士無法擋住,強弓勁箭洞穿符紙糊出來的紙人,連續數只才力竭落地。

    這樣一次攻擊根本無法終結黃巾力士的命,因為它們本來就是沒有生命的,維持它們活動的是組成它們的符。只是洞穿那么一兩張根本無關大局。

    不過肖凌的箭中蘊含著特殊的力量,專門污穢靈質靈能。

    每個中招的黃巾力士都是光華黯淡,行動立緩,就仿佛上輪任務,骷髏鬼兵們中招之后似的。

    小伙伴們也瞬間明白他的意思,各自用出了自己的手段。

    其實手段都是一樣一樣的,人手一把諸葛連弩,“嗖嗖嗖……”攢射不已。

    雖然小伙伴們各自有自己的戰斗方式,可是在這里相隔幾十米遠,不管是小護|士的貝,還是胖子的歌,還是林秋然的魔法,都超出射程,諸葛連弩是最佳的,也是唯一的選擇。

    當然了,在射的同時,肖凌一一撕下天書頁,分別給他們加持了加速、作用力、胡克、能量守恒這些有助于射程跟威力的buff。

    雖然只有區區四個人——樸柔沒有黃金精華,射了也沒多大用——卻射出了千軍萬馬的氣勢,連弩如煌。鋪天蓋地。

    一輪攻擊只是讓黃巾力士光華黯淡,行動遲緩,四輪攻擊下來,則黃巾力士已經削弱到了一個只能當炮灰的程度了。

    之前黃巾力士的戰斗力還令和尚們忌憚。可是被這樣多重削弱之后,和尚們再弱也該雄起了,他們好歹也是最終boss不是?

    紛紛拿贊嘆的目光看著肖凌和他的小伙伴們,大聲的吶喊叫好,甚至為他們祈福。

    雪中送炭。這絕逼是真隊友哇!

    一時間士氣大震,陣法繼續運轉如靈光大磨,趁著黃巾力士大范圍陷入虛弱,將他們磨的跌跌撞撞,難以立足,然后和尚們一擁而上,各種各樣的靈光、佛咒、禪聲、經唱……

    四路出擊的黃巾力士兵敗如山倒,眨眼間兩路被消滅過半,就算剩下那兩路有保鏢高手護持著,眼見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又是你們!”張博野看著肖凌和小伙伴們的方向。眼睛瞪出血來,牙齒咬的咯咯響。

    伸手入懷,掏出一枚青銅古鏡,再伸手入懷,掏出一把桃木劍……

    他的確是龍虎山少主沒錯,可龍虎山少主用裝備用道具那也是要花錢的。

    他不在乎錢,可是……隨身帶的現金總歸是有限的,總不能把銀行錢莊或者家里的金庫天天帶身上吧?

    而且,豪擲億萬就為了弄死個鄉下土鱉……雖然他不差錢,卻怕其他人的非議啊。

    心里真把肖凌恨的不行不行了。一咬牙再出大招。

    擎著青銅古鏡,對準肖凌小伙伴們的方向,“嗵”的往鏡子后面一拍,就仿佛樸柔使喚虛偽的鏡子的時候。一道錐形亮光猛然射出。就好像打開了手電筒。

    不過這道錐光,和普通的光線還完全不一樣。照射之處,天龍八部大陣中的如雨蓮花、珠光寶氣、經幢佛筒、天人幻象,所有大陣營造出的一切,在這道光面前如艷陽融雪,統統消失不見。

    然后張博野手中的桃木劍。猛然化成一道璀璨無比,依稀仿佛肖凌剛才的鳳翎箭那般的閃電靈光,如流星似閃電,轟向了小伙伴們藏身的洞穴。

    其實,根本不需要張博野觸發鏡子的威力,只是看他掏出那面鏡子的模樣……

    肖凌瞅瞅他那邊,又瞅瞅自己這邊,就在洞壁上鑲著的衛菲菲的高仿版照妖鏡。一模一樣,根本就一模一樣啊,區別無非也就是ipadmini和ipad罷了。

    所以多余的話就甭說了,這鏡子絕逼能照透幻象,然后那把劍,就是要扔過來砸大家活兒的了。

    “走!走!走!快走!”肖凌招呼小伙伴們趕緊撤,可是自己卻并沒有動,而是趁機拈弓搭箭!

    張博野的照妖鏡照透了大陣的幻象,給他自己開辟出了能夠正常攻擊的通道,可何嘗又不是給肖凌辟出了通路?

    而且這種開辟,比衛菲菲那借助激光瞄準才勉強定位的效果不知道強出了多少……

    機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說時遲那時快!張博野觸發了照妖鏡,激活了桃木劍,技能壓根還沒來得及出手,肖凌的龍舌弓鳳翎箭已經搶先出手!

    照妖鏡的光是錐形的,沖著肖凌的這邊頭大,在天師少主身前只有米許方圓,不過沒關系……

    “嗡!”“啾!”一高亢一嘹亮,火光璀璨如流星似閃電,結結實實插在了張博野身上。

    天師少主仍舊巋然不動,不過幾十米開外的他的一名保鏢卻一瞬間爆燃,化成了焦炭,胸口被鳳翎箭洞穿。

    天師少主身懷厭勝金錢,可以肆意的將傷害轉嫁給手下,攻擊他跟攻擊他的手下是等效的。

    熊熊燃燒的火焰,更是將身舟十米范圍內的黃巾力士也一并引燃了……

    以鳳翎箭全開的威力,哪怕只是余威波及,也不是這些紙糊的黃巾力士能夠承受的。

    “啊啊啊啊……”張博野瘋狂大叫起來。

    他是真的要瘋了!

    悍然將桃木劍演化天雷,向著肖凌的位置瘋狂丟了過去。

    不過……就在他技能放出的同時,一道銀光閃爍的長鞭從洞穴的黑暗中探了出去,一纏卷住了肖凌,就將他拼命向洞內拖了過去。

    與此同時,有水流,有鐵器,有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玩意從洞中丟了出來,迎向這道電光。

    “轟!轟!轟!”電光連震,摧枯拉朽般蒸發了水流,融化了鐵器,擊碎了那些亂七八糟的玩意兒,威力卻絲毫不減……狠狠擊在了洞壁墻上。

    “啊啊啊~~~”肖凌和小伙伴們一瞬間抽搐哆嗦起來。

    這一道電光也不曉得有幾百萬伏,反正他們幾個被超乎想象的電流粘住定住,麻木抽搐,根本無法挪動步子。

    “轟隆隆……”威力超乎想象的閃電同時還震裂了洞穴的石壁,一塊塊碎石塌方崩落,塵煙四起,很快將洞穴口堵住,將小伙伴們埋在下面。

    眼看著肖凌和眾伙伴們被閃電直直劈中,在電光中扭曲化掉,成了飛灰……總算趕走這幫惱人的蒼蠅了!張博野心中暗爽,集中精神,帶著僅剩的最后一個保鏢,繼續與和尚們的天龍八部大陣周旋。

    這一場戰斗,當真慘烈!

    天師少主雖然法寶眾多,令人目不暇給,被肖凌跟眾小伙伴們一坑再坑,消耗無算。就算他帶的法寶再多,也逐漸見底了。

    而和尚們,同樣死傷慘重啊!

    認真說來,天龍八部大陣的威力絕對是不錯的,天花亂墜,氣象萬千,不管來的人是多是少,速度是快是慢,戰力是高是低,絕大多數都會受到遏制,可惜他們遇上了變態的龍虎山少主。

    雖然在肖凌和小伙伴們的幫助下,龍虎山少主的法寶已經被消耗了大半,身邊環繞的六個保鏢也僅僅剩下了可憐的一個,可是在這過程中,天龍八部大陣也被摧毀了大半,能夠主持陣法的身披袈裟的大和尚僅剩了那么兩三個,普通和尚同樣死傷了大半,陣法的運轉已經出現了嚴重的問題。

    接下來兩邊的戰斗,完全就是磨了。

    最初的銳氣都已經消耗殆盡。一邊是拿法寶磨,一邊仗著陣法和人命磨。

    輸出越來越低,局面越來越墨跡……

    不過,最終占據了上風的,終究還是天師府少主。仗著保鏢,仗著寶貝,仗著殘存的黃巾力士,仗著能夠輕易破解陣法的三足鼎和照妖鏡,一步一步逼近了陣法中心的佛塔。

    只是他們都沒有注意,一道淺淺的、細微的光束,從不遠處透陣而入,一直鎖定著張博野的背影,沒有一刻離開。

    眼見張博野一步步走到了佛塔之前,手中擎著晶瑩剔透,但是有幻象靈光在其中翻騰掙扎的玉心,就要丟進佛塔,募然一個大和尚吶喊:“阿彌陀佛!跟他們拼了吧!”

    “拼了!拼了!”和尚們齊齊吶喊,激發出最后的法力,凝結天人,凝結龍象,凝結修羅,四面八方撲下,守護他們最后的陣地。

    法寶已經用光了,力氣也完全用盡了,猛然張博野最后的保鏢身軀膨脹,通體泛紅,眼溢血淚:“少天師,師兄無能,只能為你做到這兒了。”

    “轟”一聲大爆,驚天動地。迸發的血肉碎骨席卷反撲的和尚們,瞬間消滅了其中的大半。

    張博野終于覓得了機會,破開了最后的障礙,一個箭步正要撲進佛塔。

    “嗡!”“啾!”猛然一聲熟悉的弓鳴箭嘯,熟悉的火光越陣而入。

    !!!(未完待續。)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