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大盜賊

作者:泛舟填詞

    網游小說網www.npqkmk.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陸離這邊試探了三次,第四次終于安安穩穩的站在了狂野的背后。他沒有急著進攻,誰知道狂野是不是裝作沒感知到他,等下趁他放松警惕之后直接給他來一波狂風驟雨。

    陸離有點后悔了,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個謹慎的人,沒想到也犯了驕兵的錯誤。

    上一屆華影杯的時候,他只要有時間,一定會搜集各種視頻和信息對可能會碰到的對手,甚至連這些賽手在以前游戲中被記錄下來的精彩瞬間也反復的揣摩。

    這一次的華影杯時間和六十級的最終副本naxx沖突,陸離為了確保首殺,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副本上面。

    再加上之前面對的都是實力差距有些大的對手,根本不費什么力氣就能對付,所以他很少去研究對手,甚至連對手的比賽他都沒怎么去看過,現在只能用這種本方法現場發揮的去研究對手。

    如果是三次的話,那差不多就是二十秒左右的持續時間。

    足以讓法爺虐死一個薄皮小盜賊了。

    事實上,對上狂野的盜賊確實都死的很慘,他們采取的策略和陸離大不一樣,他們為了不讓狂野的感知發揮作用,往往都是上來就直接硬拼,用出其不意來搶占先手。

    狂野表面淡定,其實內心慌如狗。

    當然,他也就慌慌而已,現在他沒了一個強力感知不錯,可是陸離損失的是三個逃命技能。

    盜賊逃命的手段確實多,可是丟了三個之后也不會剩下太多,所以陸離必須抓住先手的機會,一定要把狂野按住了在地上使勁的摩擦。

    偷襲!

    狂野立刻解控。

    影襲!

    本身的影襲并沒有什么控制效果,可是陸離目前快要打出一百一完成度的影襲完全可以當成一個控制技能使用,而且還是傷害爆表的那種,一般的終結技也就這么點傷害而已。

    狂野繼續解控。

    前面基本上就是這種你控制我來我控制你的套路,按住了在地上摩擦,按不住的話就會被對手摩擦。

    控制不住就只能逃,逃不掉就只能挨打。

    狂野這二十秒的感知不是白來的,這件裝備屬性單一,除了這個特效其他的都是渣渣,他相當于損失了一件裝備才能達到現在的感知效果。

    只要盜賊前期被他捉住那就是一頓毒打。

    陸離的第一輪并沒有把狂野徹底控制住,他不得不繼續逃走。

    居然還能逃?

    狂野想要罵人了,之前已經逃了三次,現在還能逃,還要不要一點碧蓮了。

    沒辦法,他只能伺機而動。

    重新來過,一些技能已經冷卻完畢,陸離這一次終于可以把狂野按在地上摩擦了,不過他淘汰掉狂野之后自己也沒多少血了,不得不說法爺只要感知高,立刻就能成為盜賊職業的噩夢。

    血色戰旗下一個上了圣騎士。

    滿技能滿血的盜賊當然不怕圣騎士,但是殘血的盜賊在圣騎士面前連個浪花也翻不起來,更何況陸離的技能和特效消耗的實在太多了。

    沐秋現在是看到同行就上去懟,拉都拉不住。

    對面圣騎士當然打不過他,不過他的兄弟會之劍始終沒能出致命一擊秒殺效果,似乎賽場上很難見到一刀秒殺的情況,半血的都很少見,更何況是那種滿血被秒的。

    沐秋擊殺了對手,也被血色戰旗接下來的戰士淘汰。

    雖然不是什么排名靠前的戰士,但是當前版本的狂戰士確實給力,至少打圣騎士有一定的優勢。

    血色戰旗的賽手水平都算不上最頂尖,水平最高的法師狂野別說比不上蕭莫,他其實連莫忘楓也比不上,但是血色戰旗的賽手水平都很平均,也都很強悍,屬于那種看起來不怎么厲害,只要超常發揮誰都可以干掉的類型。

    月光上去把對面戰士給切了,就此結束擂臺賽。

    裁決之劍和血色戰旗的得分是三比二。

    這個分數完全不能說明什么,團體賽還有六分,血色戰旗最擅長的就是團體賽,他們完全有可能在團體賽中翻盤。

    可惜,裁決之劍上場陣容為月光、陸離、沐秋,外加三月雨和童言無基,標準的菜刀雙治療隊伍,不缺輸出也不缺治療,在陸離的指揮下,防守的和烏龜殼似得。

    沒有最容易被秒的法系,血色戰旗瞬間就明白了陸離的意圖。

    集火誰比較好呢,陸離、月光、沐秋,一個最難殺的盜賊,倆防高血厚的板甲,而且旁邊還有倆治療看著,如果去殺治療的話,人家兩個治療互相加血也不好殺。

    然而不好殺也得殺,目標還必須是治療職業。

    “控三月雨,殺童言無基,”狂野說道,不是他不想殺三月雨,牧師在賽場上加血最厲害,也最容易死,他們不殺三月雨的原因是沒辦法控住童言無基。

    德魯伊治療的治療量在賽場上倒數第一,但是生存能力卻無人敢輕視。

    他們可以給自己加血,被集火的話直接變熊,血量堪比mt不說,還能解除大部分的控制效果,一個身上掛滿持續恢復法術的德魯伊,簡直就是一個噩夢。

    目前牧師加德魯伊是雙治療最出色的組合。

    不過,也要看是什么質量的牧師和德魯伊,如果意識走位一般,又沒什么頂尖技能和裝備的德魯伊,被干掉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變熊只是血量堪比mt,又不代表防御什么的也跟著一起上來。

    血色戰旗的人硬著頭皮去攻擊童言無基,童言無基向觀眾們表演了什么叫做強力德魯伊。

    曙光本身就多少德魯伊賽手,而童言無基就是德魯伊的教科書,那些德魯伊私下里學習都是拿童言無基的操作進行模仿和分析。

    血色戰旗最終還是殺掉了童言無基。

    廢話,四個輸出職業按住你摩擦,你就算再厲害也撐不下去。

    在血色戰旗他們集火童言無基的同時,陸離他們也沒閑著,他們的目標選定為血色戰旗的治療牧師暗月天星,三個強力菜刀圍著他殺,暗月天星根本沒有逃脫的可能。

    大家都丟了一個治療,看似公平,其實血色戰旗吃大虧了。

    “撤退,”狂野一聲令下,他們的人立刻開始逃跑。

    他們這邊還有四個輸出,裁決之劍那邊三個,看似占優勢,可是裁決之劍有三月雨,和人家有治療的隊伍打個屁,五個輸出也不行。

    狂野的打算很明確,先暫避鋒芒,等到他們替補席上的治療賞花品玉趕過來,再重整旗鼓。

    “追!”陸離一馬當先的追了上去,月光一個沖鋒轟轟隆隆的從陸離上面趕到了最前面,后面緊跟著的是沐秋和三月雨,他們有些擔心陸離和月光,萬一血色戰旗突然殺個回馬槍,說不定就陰溝里翻船了。

    “給我回來!”只見月光猛地扔出了自己的斧頭。

    雙手大斧化作一道流星,飛快的追上了血色戰旗跑在最后面的圣騎士滿城風絮,然后像是拴著鏈子似得直接就把滿城風絮拉了回來。

    “艸啊,回頭,”狂野又驚又怒,喊了一聲之后就帶著人回頭支援了。

    陸離也挺無語,月光這是殺紅眼了啊,這一場對面死了治療,幾乎沒什么懸念,何必要把勾人這一招給暴露出來呢。

    不過既然滿城風絮被勾了回來,那陸離等人也不會客氣。

    狂野等人試圖去攻擊三月雨,只要能把三月雨殺掉,他們就可以徹底翻盤,畢竟裁決之劍的兩個治療已經死了一個,再死一個就徹底沒了治療,而血色戰旗的治療賞花品玉正在趕過來。

    三月雨盡可能的拖延時間,她也不給隊友加血了,只一個勁的保住自己的性命。

    滿城風絮這邊已經被切掉,畢竟沒有治療給他加血。

    切掉了滿城風絮之后,陸離直撲狂野,將三月雨從岌岌可危的血線中解救了出來。

    狂野無奈的嘆了口氣,他知道一切都結束了,就算他再怎么牛掰,也不可能打得過帶治療的陸離,賞花品玉根本就來不及支援他們。

    歸根究底,是裁決之劍的陣容完克他們,而且月光的那個丟武器變鉤子的手段實在太變態了。

    裁決之劍淘汰了血色戰旗,成功晉級!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