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秦唐來使只是一個小插曲,歐陽朔很快就收拾好情緒。

    “擺在眼前只有兩條路,要么傳送大軍至落鳳城,協助大晉御敵;要么直接對大周開戰,打通跟中原行省的通道。怎么選,還請諸卿說一說。”

    賈詡出列說道:“微臣不贊同增援大晉王朝。”

    “理由。”

    “糧草。”賈詡直指問題要害,“大晉王朝僅一行省之地,河東行省又非產糧大省,糧草儲備本就有限。在支撐豹韜軍后勤的情況下,還要支撐大晉自有的烈焰軍跟禁衛軍,糧草負荷基本接近極限。”

    “想要擊退大周軍,保守估計,朝廷至少要增援五十萬大軍。如果戰事不利,久拖不決,一旦糧食危機爆發,后果將不堪設想。”

    “如果我是大周,一定會采取拖延戰術,利用他們的糧草優勢,跟我軍展開長久對峙,以便坐收漁翁之利。”

    “還有一點,眼下整個荒野,暴雨傾盆,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第一季水稻跟小麥產量驟降,已經是可預見的事實。”

    “基于以上幾點,微臣不贊同增援大晉。”

    歐陽朔默然。

    他怎么也沒想到,蓋亞六年的糧食危機,最先中招的竟然是準備最充分的大夏。大夏空有海量糧食,卻無法運往戰場。

    中間隔著的,都是大夏的敵人。

    “這么說,就只有強攻了。”歐陽朔從諫如流,“南面,還是北面?”

    強攻,也叫圍魏救趙。

    賈詡回道:“從戰術上講,南北各有優缺點。如果從北面進攻,一旦拿下大清,就可直接威脅大周都城邯鄲,逼得大周不得不撤軍。”

    “從南面進攻,則要面臨大宋跟大明的聯手。好處是,南面進攻的話,無論是軍隊調度,還是糧草保障,都非常順暢;而且一旦突破南面防線,進擊中原行省,不僅能跟豹韜軍匯合,還可建立直通大晉的糧草運輸線路。”

    簡單而言,北面戰術單一,是真正的圍魏救趙戰術,可順利解大晉之圍。南面戰術復雜,而且實施難度大,但回報也豐厚。

    一旦打通糧草運輸線路,大夏大可以此為契機,跟大周,或者說六國聯盟,打一場全面大戰,一戰而定華夏新格局。

    從賈詡話中不難發現,他是比較傾向于南面的。

    問題是,大夏目前有同時解決大宋跟大明的實力嗎?要在大晉王朝失守之前,解決百萬禁軍,大夏動員的軍隊至少不能低于一百五十萬。

    大夏,做好了這個準備嗎?

    歐陽朔沒有急著下結論,看向張良,“子房,說說你的看法。”

    在戰略決策上,歐陽朔還是更信任張良。

    張良也不推讓,他跟賈詡本就負責不同層面的咨詢,不存在競爭問題,“微臣在想,如果大周此番拿不下大晉王朝,怎么兌現對宋、明兩國的承諾?”

    歐陽朔眼前一亮,順著張良的思路說道:“以帝塵的性格,八成會耍賴。但是以宋、明兩朝的實力,這個賴可不好耍。”

    “王上圣明!”

    張良恭維了一下歐陽朔,跟著說道:“南方之事,宜緩不宜急。將敵人逼急了,只會將本來不太穩固的六國聯盟,更緊密地團結在一起。”

    “北方之事,則宜急不宜緩。蒙古國突然結束蟄伏,一個西突厥汗國怕是滿足不了成吉思汗的胃口,遼金行省隨時可能爆發大戰。”

    “如果不在蒙古國動手之前,徹底解決大清這個隱患,一旦讓兩者聯合,北疆處境將變得異常艱難,成為朝廷的一塊燙手山芋。”

    張良的話,讓在座大臣悚然而驚。

    他們這才意識到,大夏要一統華夏,面對的敵人不僅數量眾多,集合在一起,還有抗衡大夏的實力。

    面對群敵,可謂步步驚心,絲毫大意不得。

    原本,在賈詡分析南北利弊時,白起、孫臏等將領,是比較傾向于南面戰場的,他們早就期待,跟大周一決雌雄。

    現在想來,事情可沒這么簡單。

    “解決大清還有一個好處,就是能拿下京都的九州鼎;再加上,可預計的洛陽、成都兩尊九州鼎,九鼎齊聚之日,就為期不遠。”張良補充說道。

    等張良說完,孫臏說道:“張閣老所言確實有理,只是末將有一擔憂。”

    “講!”

    “大晉在無增援的情況下,能在大周軍面前支撐多久?一旦戰事爆發,大晉還能保證對豹韜軍的糧草供給嗎?如果糧草被斷,正處于膠著期的洛陽之戰,該怎么辦?豹韜軍,又該怎么辦?”

    作為東南戰區的二號人物,孫臏必須為戰區利益考量。

    攻打大漢是東南戰區接下的任務,一旦搞砸,就是整個東南戰區的恥辱,這是孫臏無論如何都不愿看到的。

    眼下戰區統帥韓信正在前線作戰,孫臏就必須承擔起責任來。

    “這確實是一個問題。”歐陽朔這次沒征詢哪位大臣的意見,徑直說道:“狹路相逢,勇者勝。戰局發展到這一步,就不能畏首畏尾,要拿出問鼎天下的氣魄來。既然糧草受限,洛陽之戰就不能拖,必須想辦法盡早結束。”

    “文和,你給豹韜軍想個速戰速決的法子。”歐陽朔又點了賈詡的名。

    歐陽朔的臨場發揮,實在是考驗謀士的隨機應變水準,沒有兩把刷子,三兩下就會被歐陽朔問的啞口無言。

    好在賈詡是天下一等一的謀士。

    作為謀士,功底可不僅體現在朝堂対奏之上。謀士跟演員,在一點上,是非常相像的,那就是“臺上十分鐘,臺下十年功”。

    怎么說呢?

    以賈詡為例,作為軍中第一謀士,大夏的每一場軍事行動,他未必都會親自參與,但一定會全程跟蹤,利用情報機構傳來的情報,在平時做足功課。

    目的就是對全局有個精準把握,并且時刻推演戰局,模擬對策,以便或主動,或被動提出,供王上決策。

    這才是謀士的本分。

    而不是說到了朝堂奏對,才臨場發揮。

    再厲害的人,也做不到在不了解前線情況的前提下,準確提出計策,那是瞎扯淡,不可能出現在現實中。

    就像演義中的諸葛亮,看似隱居茅廬,實則對天下態勢一覽無遺,否則的話,又怎能提出建設性極強的《隆中對》。

    因此,面對王上的發問,賈詡一點都緊張,稍稍整理一下思路,跟著就說道:“洛陽巷戰,如果采取常規戰術,必定耗時日久,糧草危機確實會向孫臏將軍提出的那樣,隨時都可能爆發。”

    孫臏聽了,感激地看了賈詡一眼。

    “想要快速解決,只能采取非常規戰術。以洛陽城的條件,可采取刺殺戰術,漢武帝跟衛青兩人之中,但凡有一人陣亡,漢軍必定大亂。”

    “或者燒掉洛陽糧倉,讓漢軍士氣崩潰;或者展開大屠殺,散播恐懼,讓洛陽自亂陣腳;或者下毒,眼下正是暴雨時節,接著雨水,也是能實現的。”

    “……”

    賈詡的這些計策,聽的一眾大臣頭皮發麻。

    毒士就是毒士,真是什么狠招都能想的出來,但是仔細想想,以大夏在華夏區的形象,一些戰術是無法實施的。

    比如大屠殺跟下毒,大夏就絕對不會做。

    至于說燒糧倉,以衛青之謹慎,必定對糧倉嚴防死守,即便山海衛在洛陽城布置了不少密探,也沒有成功的可能。

    或者說,成功的概率微乎其微。

    排除下來,似乎只有刺殺可行,但這也是最高難度的戰術。漢武帝就不說了,住在皇宮,戒備森嚴,別說刺殺,怕是連面都見不到。

    衛青作為漢軍主將,身邊隨時有親衛,刺殺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怎么想,都沒有成功的可能。

    大臣們正犯愁呢,歐陽朔卻若有所思,他想到了一個合作伙伴,正是背叛過大夏一次的超級行會【聽雨樓】,也是唯一一個還留在王城的行會。

    好巧不巧,【聽雨樓】正駐扎在洛陽城。

    想到這,歐陽朔說道:“洛陽一事,容本王稍后布置,眼下還是商討一下,該派出哪幾支部隊,北上伐清。”

    大清雖然只派出二十萬禁軍,在大周邊境駐防,但是要真正威脅邯鄲城,必須將整個大清連根拔除。

    否則的話,京都城就會像一顆釘子,釘在大夏行軍路上,隨時都可能將大夏的糧草補給路線,一斬兩斷。

    想要威脅邯鄲城,京都城就是繞不過的坎。

    而且歐陽朔也正要借此機會,一舉攻滅大清,奠定北疆新格局。

    網游小說網www.npqkmk.live(網游小說全拼+.com),您記住了嗎?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