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游之全球在線

作者:笙簫劍客

    財政司,或者說是財政署匯報完畢后,行政署接著匯報。

    行政署長范仲淹起身,開口說道:“行政署下設農業司、建設司、鹽田司以及戶籍辦,負責領地日常政務。為了理清行政署職權,更加合理地劃分各司署管轄職責,屬下有一個關于機構調整的建議,請主公參詳。”

    “請講!”

    “屬下建議,將鹽田司劃歸物資儲備署管轄。海鹽作為戰略資源,理應由物資儲備署管轄。希文不才,蒙主公信任,掌管了這么久的鹽田司,已是逾越。請主公準許!”范仲淹鎮靜地說道,好像絲毫不知道,他投下的是怎樣一枚重磅炸彈。

    作為領地最重量級的司之一,掌管著領地經濟命脈,鹽田司的重要性無須贅述。現在范仲淹卻主動提出,將鹽田司劃給物資儲備署,拱手讓出行政署最重量級的一個司。

    前天農業司剛從物資儲備署那里,拿到農林漁牧的管轄權。這一次的退讓,難倒是投桃報李?什么時候,范仲淹和田文鏡之間形成了這樣的默契?

    這是在座大部分人的想法,也是他們心中最大的疑問。歐陽朔卻絕不相信,事實會是這樣簡單。

    作為歐陽朔親封的領地文官之首,范仲淹必然是想要施展自己政治抱負的。理清各司署關系,就是他走的第一步棋。尤其是田文鏡的到來,更是讓他有了一種緊迫感。因而,才主動加快機構調整的步伐。

    對這樣的良性競爭,歐陽朔自然持肯定態度,說:“準許!”

    范仲淹顯然胸有成竹,對歐陽朔的許可毫不意外,接著說道:“另外隨著領地人口的急劇增加,戶籍辦的工作越來越繁重。因此,屬下建議將戶籍辦正式地升格為戶籍司。”

    歐陽朔面無表情,說:“準!另外,行政署推薦一名新的戶籍司主官,報我批準。原戶籍辦主官顧修文,另有安排。”

    這倒是真的出乎范仲淹意料之外,顧修文可以說是他在行政署最重要的助手。聽大人的意思,卻是要將他調離行政署,讓他一時摸不到頭腦。

    行政署中能夠接替顧修文,出任戶籍司司長職位的,一時之間還真不好找。不管是原戶籍辦的基層辦事員杜荃,還是范仲淹在行政署的助手秦時堅,都有些勉強。

    暫時按下心中疑惑,范仲淹祭出了他機構調整的最后一步棋,說道:“啟稟主公。隨著領地行政機構的不斷完善和擴大,包括基層政務人員在內的文官系統越發龐大。恰逢私有化浪潮,各種誘惑接踵而至。屬下認為,是時候成立專門的部門,來對文官的履職進行監督考核。”

    歐陽朔贊同地點點頭,這正是他所關心的。私有化之后,他不能指望所有的政務人員,都能自覺地廉潔自律,認真履職。如果他真的這么想,那完全就是政治上的不成熟。要想防微杜漸,只有從制度上,給所有的文官套上枷鎖,把權利關進籠子里,那才是最安全的。

    從古至今,吏治永遠是個難題,也是統治者最為頭疼的問題。現在范仲淹主動提出設立考核官員的部門,他感到很欣慰。不愧為范文正公,嚴格自律的同時,更想著理清整個領地的官場風氣。

    “先生說的,我非常贊同。我決定,設立考功司,負責文官的處分及議敘。考功司劃歸行政署管轄,主官由行政署主官兼任。”歐陽朔拍板說道。

    至此,范仲淹通過簡單的三步,初步實現了他的政治意圖。考功司就像懸在文官頭頂的一把利劍,讓他們不敢瀆職。否則,等待他們的,將是降職甚至撤職的嚴厲處分。

    至于行政署具體的工作安排,因為太過龐雜,并不適合在會議上討論。會后,歐陽朔會親自找到各司負責人,單獨商討。

    行政署匯報完畢,最后輪到物資儲備署進行匯報。同樣的,物資儲備署剛成立不久,很多工作還沒有理清。

    田文鏡依然是那副面癱臉,平靜地說道:“屬下只有一個建議。領地目前共有馬匹兩百余匹,隨著騎兵擴充,還會進一步的增加。因此,已經非常的有必要,選擇一處牧場作為養馬場。更加重要的是,要尋找合適的種馬培育更加優良的戰馬。”

    田文鏡的建議,倒是讓歐陽朔想起,前世的時候,廉州盆地出產一種優良戰馬青蚨馬。

    相傳,青蚨馬是古老神蟲青蚨與野馬姘合的產物。因而,青蚨馬繼承了青蚨神意,奔走如風,通靈識途,非常適合充當戰馬。

    “田署長的這個建議很好。事實上,在我們廉州盆地就有一種叫做青蚨馬的優良戰馬。據我所知,青蚨馬主要在盆地中心地帶生活。因此,要尋找青蚨馬,就必須越過友誼河,到河對岸去搜捕。”

    話音一轉,歐陽朔接著說道:“不過,廉州盆地的中心地帶,生活著一群強悍的游牧民族。這些游牧民族全民皆兵,尤善騎射,不好易于。要想順利的捕獲青蚨馬,極有可能跟他們遭遇。”

    這個時候,軍情司的三狗子主動站了起來,大聲地說道:“大人,這件事就交給我們軍情司負責吧!”

    歐陽朔點點頭,鄭重吩咐到:“由軍情司出動,我是贊同的。但是,我要提一個要求。這次出去以偵查為主,重點是摸清楚青蚨馬的具體活動范圍,不宜與游牧民族發生沖突。”

    三狗子用力點點頭,說:“明白!大人您就放心吧!”

    至此,山海鎮的第一次擴大會議就此告一段落。會后,歐陽朔留下軍方眾位將領,研究軍隊的下一步擴軍計劃。

    經歷了上一次剿滅中級流寇營的慘勝,歐陽朔深刻地意識到了步兵的重要性,開門見山地說道:“這一次擴軍,騎兵中隊的編制保持不變。重點放在步兵上,我準備直接擴充一個步兵中隊。”

    眾將點點頭,史萬歲代表軍方,開口問道:“依主公的意思,新組建的步兵中隊由何人負責?”

    在座的諸位火長、隊正,除了林逸,都還是七階精兵,最高也只能擔任隊正一職,中隊長是不用想了。

    “步兵中隊由史將軍你親自負責組建,暫時兼任中隊長一職。至于騎兵中隊,就由原騎兵二隊隊正林逸,升任騎兵中隊中隊長。”歐陽朔宣布新的人事任免。

    林逸這員青年小將,思維靈活,頭腦冷靜,是個好苗子。入伍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就歷任火長、隊正,現在更是升任中隊長。由此可見,歐陽朔對他的賞識和信任。

    對于大人的重用,林逸自然是感激涕零,激動地說道:“末將多謝大人提拔,定不負所托!”

    歐陽朔擺擺手,看著一旁露出羨慕神情的張大牛、趙四虎等人,笑著說道:“你們也不用羨慕。我給你們一個承諾,你們當中誰第一個突破到九階精兵,我就提拔他為步兵中隊的中隊長。”

    正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這還了得,受歐陽朔這么一激,十名火長立即嗷嗷叫,勢要爭取第一個突破到九階精兵。

    十名火長當中,張大牛、趙四虎和李明亮三人階位最高,屬于第一梯隊,隨時都有可能突破到八階。廖凱、周峰等剛上任不久的火長,則要稍遜一籌,現在還只是六階悍卒。

    因此,步兵中隊的中隊長一職,最有可能從張大牛三個老火長當中決出。三人當中,又以張大牛和趙四虎這兩個戰斗狂人更具優勢,行事稍顯陰柔的李明亮則要稍遜一籌。

    至于騎兵中隊空缺的兩個隊正職位,歐陽朔并沒有急著任命。他要等到決出步兵中隊的中隊長之后,再做安排。

    商議完擴軍事宜,歐陽朔第一時間趕到市場,購買建筑圖紙。

    這一次有四座村級建筑要升級到鎮一級。其中,村級廁所屬于一級村落建筑,因此,更高一級的鎮級廁所售價20金幣。這也是廁所的最高等級了,并沒有什么縣級廁所、郡級廁所。

    村級糧倉、村級祠堂以及村級私塾屬于二級村落建筑,每張鎮級建筑圖紙售價50金幣。糧倉和私塾最高可以升級到縣級,祠堂可以一直升級到宗廟。

    另外,歐陽朔又花費20金幣,購買了一張中級市場建筑圖紙,提前解鎖拍賣平臺功能。五張建筑圖紙,就花費了190金幣。

    說到建筑圖紙,他想起了自己儲物囊中,還放著上次剿滅中級流寇營獲得的四張沒用的建筑圖紙,分別是武館、馬廄、武器作坊和哨塔的建筑圖紙。他干脆全部取出,賣給市場,扣除20%的交易稅,獲得52金幣。

    這樣前后一折騰,他又只剩下372金幣,真是不經用。

    除了建筑圖紙,歐陽朔還準備買一些即適合在廉州盆地生長,又可以直接使用種子種植或者用種子培育幼苗的水果種子。最終,他選擇了羅漢果。

    其實,廣西還盛產荔枝、龍眼、柿子等水果,但是這些水果都必須采購專門培育的樹苗進行種植。使用種子種出來的水果,都是實生的野株,很難開花結果,即使結了果實也不好吃。

    離開市場,歐陽朔回到領主府,那里還有一大堆的事務等著他處理。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