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殺野豬的關系,我已經能算的上是深入草原,沒有一時半會絕對跑不出危險區域.身后的狼人雖然追不上我,但是按我這個尖峰速度,我的耐力很快就要被消耗光,到那個時候我將無法移動,結果可想而知.

    快速地查了一下已經被開發的地圖,我記得剛才殺豬的時候經過了一個湖,如果順利的話,我可能可以繞著湖跑,用冰箭將狼人減速,慢慢耗死他…

    想做就做,我馬上確認了一下位置,朝湖的地方跑了過去.狼人似乎猶豫了一下,但是當我隨手甩了他一個冰箭的時候,他憤怒的咆哮了一聲,又追了上來.丫的,冰箭又被抵抗掉我,我這么多幸運是不是當擺設的?

    功歸我速度不慢,在幾分鐘之內我已經跑到湖邊,身后的狼人仍然緊追不舍,而我的耐力再次變成了黃色,提醒我已經很危險了.我暗罵身后的變態家伙,這家伙到底有沒有耐力?電腦bug也不能這樣出啊.

    原本我的計劃是繞著湖邊跑,然后用冰箭耗死他.但是不知道為什么,我剛見到這湖水就有種特別親切的感覺,在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這樣做的情況下,我一個沖躍跳進了湖中.

    一陣巨大的波浪隨而彈起,我靠,爽啊,就看見我的耐力一下子就變得稍微綠點了,看來降溫也是恢復耐力的好方法.隨手召喚了一個冰箭,我向狼人甩去,只見一個紅色的-400從他頭上飄起,他怒吼了一聲,但是卻不敢下水,只敢在湖邊環繞著,一邊迫不耐地撓著脖子.

    接著,系統信息提示–屬性傷害翻倍.

    疑?他怕水?不是吧.我試探性地再扔了一個冰箭,結果一下打出了1200的爆機,一個非常清晰非常大的紅色-1200猛地爆了出來,同時狼人怒吼了一身,身上的血肉被擊飛了一塊,右臂頓時鮮血淋淋.但是他仍然不放棄,在湖邊徘徊著,在月光下我能看見他的血肉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回.

    這哪行?看到冰箭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哪還能停手.冰箭連續放了20多個,直到魔法值見底,而這時候狼人的血也已經到了一絲絲,因為非常幸運地,我其中一個冰箭擊中了他的要害,還正好是爆機,結果一下打掉他4000的血,其他又有兩個冰箭打中了要害和三個爆機,這可憐的家伙只剩下一絲絲血了.

    狼人憤怒地咆哮了一聲,然而在這個時候,異變發生.

    混身鮮血的狼人突然伏了下來,四爪落地,對天一聲尖銳的長嘯,混身銀毛頓時豎起,竟然像一個銀色的刺猬.月光下,狼人全身的毛發都在閃閃發亮,一雙血紅的雙眼死死地盯著我,口中…怎么回事?口中怎么有銀光在閃?

    不好!他要發出博命攻擊!!

    博命攻擊我聽說過,是某些boss在死之前可以將自己最后一點血化為的自殺攻擊,這種攻擊很強很強,只要被沾到邊了就有百分之99的機會讓你直接被秒,剩下的百分之一就是你小子夠幸運,竟然能活下來.雖然我幸運這么高,但是我還不期待去試一試在‘生死’里面幸運到底能不能這樣用.

    我沒做任何猶豫,因為在博命攻擊準備時任何的魔法攻擊將無效.飛快地向岸邊游去,我再也顧不得什么,生死就在這一瞬間!

    “啪!”根本顧不得什么,我高高躍起,下意識般我的匕首對上了狼人口中的銀彈.

    一陣劇烈的爆炸響起,狼人的頭仿佛一個強力C4瞬間爆炸.我被強大的沖擊力直接擊飛到湖中,緊接著我的后背傳來讓我只能痛到張開嘴發不出聲的巨痛,我知道那是我后背砸到水面的結果,然而我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我驚奇地發現我自己竟然沒死.查看了一下戰斗記錄,剛才竟然只剩下20多滴血了,還是要感謝我這血牛身體,給我擋了這一擊.幸好狼人的攻擊沒有完全準備好,不然我就算到40級也沒把握接下他這一招.

    經過了這么久,我的血和藍已經在昏迷中回滿了,耐力也再次回到了綠色,然后背上剩下一快大大的黑色淤清,我試著吃個雞蛋回血,但是淤清卻沒有任何效果,看來這是要到醫師那邊去知道的傷害.

    旁邊,狼人已經成為一具無頭尸了.我走過去搜了搜狼人的身子,給我摸出了一個黑色的戒指.未鑒定,恩,應該不是什么水貨.

    繼續摸,又給我摸出了一個銀色的魔晶,仔細一看,‘狼人之心’,竟然是任務物品,接收人物是皇城的城管將軍,將魔晶放到包包里,隨而看了一眼我的級別,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已經飛奔到15級了,然后英國的blue他們,還只有11級.

    爽!

    小心地爬了起來,我對著狼人的尸體隨手揮了一下‘亡靈召喚’,結果信息顯示,無法對boss的殘骸進行召喚.想了想,這也倒是,如果連boss都能被召喚出來,那還打個毛啊.像我這樣什么都沒做就成為死神的家伙,在游戲里應該已經具有唯一屬性了,我敢保證那有智慧的超級電腦不會讓這樣的事發生.

    因為背痛的原因,我根本無法奔跑.口袋里揣著那個未鑒定的戒指和狼人之心,不知為何有種不安的感覺.雖然我知道在中國區現在暫時只有那個‘孤獨求敗’已經達到10級,但是他也不會那么巧正好出現在這里跟我搶東西吧?再說,就算我死了,東西也不會掉落,想到這里,我心里感受好了許多,神經也不再那么緊張了.

    放松地喘了口氣,我右手扶著腰,左手拿著剛才從樹上打下來的樹枝,一步一步地走了起來…如果讓人知道世界第一玩家現在這副狼狽樣,真是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我那么多粉絲.呵,還不知道有沒有呢.

    行走了大約半個小時,我終于發現了我的救星–一頭野豬.

    歡快地大叫了一聲,我蓄積全力,將我一半的藍都堆在了我手中這個火球術上.這也是我剛發現的,雖然火球術的基本召喚魔法值是50藍,但是召喚成功后可以繼續蓄力,當然也有個極限,不然蓄太多了火球會在手心里爆炸,那樣就真的尸骨無存了.

    火球在我手心中沒有變大,但是我能感覺到火球的顏色在漸漸變淡,而且溫度也在不停地增加.直到火球幾乎完全小時變成隱色火球的那一刻,我知道極限到了,雙手猛地向前一推,擺出了一個超級經典漫畫七龍珠里面的發波姿勢,聽著撕裂的破空身呼呼響起…

    緊隨著是一個可以敵拼剛才狼人自殺時的爆炸,在我身前20米外出現了一個直徑10米的大坑,而我同時也被天上降下來的沙塵完全蓋成了泥人,形象絕對不佳.

    興奮地跑到坑中使用‘亡靈召喚’,結果系統給我的回答是:“沒有合適的殘骸進行召喚.”

    我日,把野豬炸得尸骨無存了,召喚個毛啊.

    “啊啊啊啊!!”憤怒地我對著地面狂打了一頓,結果是兩個拳頭都血肉淋淋,而我的生命值也降到了可憐的50點.坐在地上喘著氣,我就不明白,我幸運值明明這么高,怎么就這么倒霉呢?

    休息了一會,我拿起了我最忠心的拐杖,再次發起了長征

    這次我學乖了,一邊走路,我打開了秘聊,正好發現卡通的秘聊也沒有關,而我現在已經收到了上百條不認識人來發的信息,大部分都是恭喜我成為世界第一個達到十級的人,為國增光等等,還者就是千萬別停下練級,不能讓別人追上,有些特別憤青的玩家還愿意出資金贊助我,條件是不被兩個日本玩家追上.

    看來我也算是明人了,建立了一個‘垃圾信箱’,我設訂除了在我好友和聯系人名單里面的人以外,發來的信息全部送到垃圾信箱里面.然而我看了幾條信息,同時也給我幾個粉絲回了幾句話,其中一個叫‘粉紅的水蜜桃’的玩家竟然給我寫了一封長達一萬多字的祝賀信,還者就是介紹了一下她自己,自己一看,嘿,竟然跟我和卡通在同一個城市,深圳.

    我給她回了一條非常經典的消息,也就是那些大明星常常用的:

    “謝謝你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這是我的簽名,我也是深圳的,希望以后會有機會見面.

    死神留.”

    等我將垃圾信箱設置好時,還者就是將‘粉紅的水蜜桃’也加入了聯系人名單.至少到現在我還不認為她是我的‘好友’.信上說她在遙遠的‘青菜鎮’,具我所知那可是在‘生死’里面東北部分的一個小鎮,離我屬于南邊的青草鎮遠的很.

    跟卡通說了一下剛才發生的事,他到是叫我先把戒指給鑒定下,然后把技能學一學.

    “我說,你有沒發現魔法攻擊也能打到要害?”我問道.

    “發現了啊.我不專靠這打嘛,但是魔法攻擊打要害比近戰攻擊難很多.”卡通回道.

    “有道理.”我邊走邊道,“我覺得這東西可以開發.”

    “專門練習用魔法攻擊要害?”卡通自然不苯.

    “恩,你是可以,畢竟是你以魔法師為主.我嘛,練一練近戰.雖然我法師的技能確實很變態,但是你也知道很多怪都有天生的魔法抵抗,我怎么都覺得還是物理攻擊可靠些.”我回道.

    “那到也是,盜賊專攻的就是要害,而且你那靈魂剝奪,不好好利用真是會遭天塹的.”卡通回道,“只是覺得很可惜,你的死靈法師簡直就是法師之王,我召喚光明彈的時候還要在原地不動,而你卻可以奔跑召喚.雖然我這大天使職業比一般的牧師強上很多了,召喚速度是他們的三倍,但是跟你比起來還是不行啊.”卡通感嘆道.

    “嘿嘿.你的就是我的嘛.”我賊笑道,“真的,卡通,我收到一個深圳玩家給我發的信息,而且看名字好象是個女的,叫什么粉紅的水蜜桃.”

    “慘了.”

    “你認識她?”我問道.

    “我日.當然.”卡通不禁罵道,“別回她的信,裝做沒收到,離她越遠越好.”

    “晚了.”我嘆道,“已經回了,而且我都告訴她我是深圳的.”

    “Oh…My….GOD.”在秘聊里我聽見卡通一陣撕心肺裂的吶喊,“神啊!!你為什么這么對我!!”

    “喂喂,到底怎么了??”我忙問道,“這女的沒那么可怕吧?”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