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冷傲談笑著來到了鑒定中心,接待我的是一位骨感十足的老魔法師.老魔法師一頭的白發,在他的頭上掛著一個大大的名標:終級鑒定師.

    靠,還真牛.終級呢.

    看見我們邁步向他走來,老魔法師滿臉笑容地迎了上來:“歡迎!歡迎!”

    “我們想鑒定物品.”冷傲傲然道,一副我是大哥的模樣,當然我在他身后也裝了裝酷,不語.

    “哦!好的好的!作為‘生死’里面第一位鑒定物品的玩家,我們將免費為您鑒定一件物品!”老魔法師笑道,一臉的‘生意來了’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像南京老王餛飩攤的老板.

    “哦,那就謝了!”我連忙道,趁他還沒反悔之前掏出了戒指.

    將黑色的戒指塞入了他的手中,老魔法師臉色有點變異,忙問道:“請問您是怎么拿到這個戒指的?”

    我將殺狼人的經過跟他講了一遍,冷傲在一旁一臉的冷酷,仿佛著對我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如果我愿意,彈一彈手指那狼人就掛了,這樣的東西我想要一大把.

    老魔法師頗有內涵地點了點頭,手上白光一閃,隨兒將戒指遞給了我,道:“這是一個任務物品,恭喜你.”

    接著“叮”的一聲系統聲音,只見世界上所有人面前都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刷屏:

    “‘生死’第一件神器‘死神的權利’誕生.擁有者–死神.玩家死神獎勵點+1,聲望+5000.”

    冷傲和我都非常奇怪地對視了一下,然后我面前的老魔法師突然像看著怪物一般看著我,緊接著,暈倒了,而我現在的獎勵點又回到了4個,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用的完.

    我再拿過戒指看了看:

    物品名稱:死神的權利.

    屬性:未知.

    相關信息:請將物品送到死神神殿歸還死神,物品送到后將會有額外獎勵.

    我暈,把物品送給我自己?奇怪,既然我都拿到了戒指,為什么還不能用呢?在一旁,冷傲急忙問著我戒指的屬性,我給他看了看,他也不明白了.最后我們兩得出的結論是,要把東西送到死神神殿才知道.當然,這時候我還沒告訴他我其實就是系統的主神之一.我并不輕易信人,更何況是在游戲里的人.

    然而我打開排名榜看了看,本來只有–世界級別榜的地方,在旁邊又多出了一個“世界神器榜”.我打開了世界神器榜秒了一眼,我的‘死神的權利’高高的掛在第一名,然后其他9名都是空的,看來我這是‘生死’中第一個神器,嘿嘿,想到這里我不由地笑了笑.

    “你這個大變態!!”突然一串大大的紅字在我面前冒了出來,哈哈,原來是卡通.

    我沒理他,跟冷傲一起離開了鎮中心,同時跑到鐵匠那里,我問他有沒有便宜一點的匕首賣,幸好,不知道哪個人死了匕首被爆了,然后被人賣給了NPC,這把匕首被我用50個銅幣給回收了過來,也就是之前我那把+1的灰色垃圾匕首.再者我回收了一根無屬性的木仗,也買了一件原始法袍,這樣一裝備起來我看起來就像一個正兒八經的魔法師啦,哈哈.雖然那一身肌肉讓冷傲極度可惜我沒練戰士,但是看了看我一身黑色法袍,這魔法師的形象還是不錯的.

    身上還剩80多個銀幣,我給了冷傲10個銀幣,他哈哈的接過了,同時提醒我,趕快把聲望升到2萬,好去建立幫會.只要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幫會,絕對占有絕對的優勢.看不出來,這憨厚的家伙還滿有頭腦的,我叫他放心,然后跟他告別,我一個人朝死神神殿閃了過去.

    就在這時候,那個叫‘粉紅的水蜜桃’的禁女又給我發了一封長長的信,簡單的看了一看,她跟我約了明天下午1點在東門的經典咖啡廳見面,還說什么不見不散,再者就是祝賀我又創奇跡,為國增光,同時我的垃圾信箱里又多了幾十封祝賀信,大至看了一下,同時給幾個寫得特別長的朋友們回了信息,都是感謝類似的詞語,當然,‘粉紅的水蜜桃’的信我自然沒回,對她我可是敬而遠之,明天的咖啡約會?

    當然不會去.

    疑?看那遙遠的地方,怎么有個7級的玩家??我剛剛拿出了貝克汗姆送給我的那個傳送戒指戴上準備傳送到死神神殿,我那雙尖銳的眼睛就發現了一個級別特別高的朋友.嘿,還是個光頭.

    補品啊.

    手中拿著法仗,我一點一點向那個玩家靠近.他似乎是一個牧時,不停地對著周圍的兔和雞撒落著白光.我記得這些雞的經驗大概是1-3,而我現在升一級,已經需要12000了,而殺一只野豬的經驗大概是12左右吧,這還是在翻倍的情況下.從1級升到7級綜合起來大概需要3000的經驗,殺了這家伙我15級就能湊夠一辦了,豈有不殺之理?

    我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游戲里講的就是PK,殺了他明明有莫大的好處,而且還沒任何懲罰,我何樂而不為?

    而那為光頭玩家也沒太在意我的接近.現在處于新人階段,沒什么人會去殺人的.雖然在新人村里面有人在傳播自己被系統主神給殺了,但是光頭‘大眾浴池’還不認為自己會那么倒霉.

    其實說實話他是挺倒霉的,今天他搶帳號,很幸運的竟然搶到了世界第63名帳號,結果搖轉盤的時候搖中了“隱藏職業分配”,結果給他分配了一個叫‘禁欲者’的職業.他當時就要瘋了,由于‘生死’這個游戲做的本逼真,所以在游戲里什么都能做,他當時也就是抱著來游戲里泡漂亮妹妹的心情千辛萬苦地搞來了這個模擬床,誰知道…

    禁欲者,說白了就是合尚+太監,那是一個一點**也享受不到的職業,也是神最赤誠的信奉者.而當‘大眾浴池’分到這個職業后,他真的無話可說了.從他的名字可以看出他的性格,可是卻偏偏分到了這個職業.

    當然,好處還是有的.由于對神的赤誠,經驗翻倍,悟性出生直接100,治療效果翻倍,而魔法恢復速度是正常人的300%,這樣讓他可以隨意地釋放魔法,這也是他升級為什么這么快的原因.

    可憐的家伙,竟然沒有感覺到死神的召喚.我邊殺雞邊走到了他的身旁,笑著打了個招呼.大眾浴池心情似乎很不好,而且看人也很高,對著我冷哼了一聲,仿佛在嘲笑我只是個普通的法師,沒資格跟他這么高級的職業打招呼.

    我無奈地笑了笑,無影黑手在不知不覺已經飛到了他的身上.‘叮!’的一聲,我獲得一個雞蛋.丫的一個窮鬼.

    我微笑著從他身邊走過,接著繼續用小火球滅殺著周圍的小雞.大眾浴池不削地秒視了一眼我的火球,當然那是我刻意壓制的結果,現在的火球威力正好需要兩下才能殺死一只雞,其威力只能算是一個中下等的法師.

    仿佛示威一般,大眾浴池瘋狂地秒殺著周圍的兔和雞,全然沒感覺到我臉上已經掛起了一點陰森的笑容.本來我還想饒你一命的,因為覺得自己做的有點缺德,但是就我剛才給你打招呼你還…

    沒有聲音,兩個大大的-150連續從大眾浴池的頭上飄了起來,一陣白光閃過,大眾浴池的尸體消失在我的面前,地上留下了他身上的那件白色僧袍.

    對銀針的威力十分滿意,雖然只有50的基礎傷害,但是擊中要害都是翻三倍的,而且我現在的施法速度可以在一秒中之內放兩針,比起冰箭需要一點五秒的召喚時間,確實很實用,而且最大的好處就是這個銀針可以殺人于無形之中,就像剛才,大眾浴池一點預兆也沒有就被我秒了.

    看著15級的經驗格向前大跳了一大步,我滿意地笑了笑,扭了扭手上的戒指,瞬間出現在死神神殿之中,而貝克汗姆似乎已經知道我早就要到來一般,已經在我面前一臉俊笑地等著我.

    從復活點走出來的大眾浴池看著自己身上唯一的內褲,幸好今天玩家很少很少,而且更是沒女玩家.但是大眾浴池已經憤怒到極點,

    “死神,你給我記住.”大眾浴池狠狠道.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