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電,別哼了,別哼了.”我嘆道,一把推開了紫電的大鼻,他潮濕卻有點腥悶的口臭讓我很受不了,特別是剛剛醒來的時候.紫電又哼哼了兩聲,把大頭挪開了.屁顛地跑到我身后,用大頭推著我的背部,紫電幫助我坐了起來.

    頭仍然有些懸暈,一時間我竟然不知道我自己在哪里.對了,我在亡靈秘洞里做任務,碰到一大群35級的火燭僵尸,被他們群毆了.到最后…

    馬上掃了一眼周圍的狀況,欣慰地看到滿屋子里全部都是僵尸的尸體,而剛才緊閉的兩道大門已經再次打開了,地上掉落著閃亮亮的物品,當中不乏優良裝備,當然這些屬性比較高的裝備都需要鑒定的.

    “紫電,你一個人把他們全殺了?”我揉了揉酸痛無比的腰部,問道.紫電哈哈了兩聲,使勁點著大頭,不停地哼著,有種哀求的感覺,一雙紫色的眼眸閃耀著貪婪的光芒,晶瑩的口水已經在嘴邊形成了一個小型瀑布,在他點頭的過程中被甩得到處都是,當然許多掉在了我身上.

    看到他這副樣子,我當然知道他要獎勵了.嘆了一口氣,我強忍著背上的酸同,在地上燃起了一堆魔法火堆,再拿出了我那跟忠實的拐杖,現在只能委屈它一下幫我烤肉了.

    “這是最后的肉塊了.”我指著地上的幾十塊鹿肉道,“在出去這里之前我們真的沒其他肉了,除非你想吃僵尸肉.”紫電連忙搖了搖大頭,看來僵尸的肉他不怎么感興趣.

    “我暈了多久了?”我邊烤肉邊問道,旁邊紫電的兩顆大眼死死地盯在烤肉身上,奇怪,我怎么感覺到殺氣這么重呢?

    “哼哼…”紫電搖了搖他的大頭,我嘆了口氣,雖然紫電有著自己的智慧,但是要他表達我暈睡了多少個小時,還是太勉強了.拿起一塊烤好的肉丟給紫電,我繼續烤著第二塊…

    在烤肉的時候我把我的戒指丟給了紫電,這家伙興奮嘿嘿地繞著石室跑了幾圈就把裝備全部給我撿回來了,我朝里面一看,只多了23樣新的裝備,其中有著三件優良物品.沒辦法,這樣拿到鑒定工會去鑒定,‘生死’里面并沒有鑒定卷軸,也許是因為世界母機認為你不可能有了一本書就能把所有的東西鑒定出來,一切都隨著現實的腳步走.

    三件優良物品分別是一根亮晶色的法仗,一件皮衣和一個直徑一米的銅色圓盾,至于僵尸掉落的物品,都是些鐵夾,重型武器什么的,力量需求太高,我拿起來很不方便,給冷傲留著算了.

    查看了一下紫電的好感值,卻發現吃肉已經對好感值沒有任何加成了,而剛才殺了一屋子的僵尸,也只讓他的好感值+2,看來革命的路真的很難走啊.再看了看我的死神的權利,里面仍然是五位數的儲存量,我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剛才殺了那么多僵尸讓我又升了一級,到了驚人的28級,而blue已經達到19級了,屎太龍17級,而日本兩個玩家都是18級.

    再看了一眼孤獨求敗,14級,哥們加油啊.

    從這一點可以鑒定,我昏迷了很久,應該是僵尸毒的作用,但是無所謂,反正我還遙遙領先,如果跑出去太多,人家就會跟系統抱怨了.

    右手一揮,一個火燭僵尸站了起來,看來我的召喚術在這里面還是比較有用的.連續揮了35下,召喚出35個僵尸,再多就不行了,雖然我現在28級,理論上來講可以召喚出48只亡靈,但是還是需要到死神神殿去升級的,現在我的極限只是35只.

    每召喚出一只亡靈需要40的魔法量,有人可能會想,為什么剛才在打僵尸的時候我不召喚僵尸跟他們做對,問的好,因為我沒想到,血腥讓我瘋狂了起來,直接跳到了僵尸堆里,哪還顧得召喚亡靈.

    騎著紫電帶著35只28級火燭僵尸浩浩蕩蕩地走出了石室,我的召喚生物和魔寵看來都是跟我一個級別的,不可能對著一個1000級的尸體召喚出一只1000級的怪物,因為我本身的實力不夠.但是這也挺好,對著一個1級的尸體我能召喚出27級的生物,也算是互相補償了.

    亡靈二區也打完了,現在我的聲望提升到了2400,向亡靈三區前進.從任務幫助上看來,這是最后一個亡靈區了,過了這個亡靈三區,我就可以見到那個叫‘秒’的亡靈法師,只要殺掉他任務就完成了.

    說的輕松,BOSS是那么好殺的嗎?剛才那個狼人要不是怕水,我早就死了,哪來的‘死神的權利’.

    第三區出奇地,是一個大大的競技場.很大,非常大,就像羅馬角斗士場里面那么大.但是愕然地,這就是一個角斗士的競技場,因為我突然發現,在這個面積大約幾萬平凡米的競技場上,坐著的是一排接一排的觀眾,清一色的40級骷髏劇團.

    在觀眾臺的中央,是一個兩米高的皇座,雖然我站在這里看起來并不怎么清晰,但是卻知道那金光閃閃的皇座絕對簡直不菲,一層層金黃色的云霧不時地纏繞著皇座,雖然我沒見過死神神殿的皇座是什么樣,貝克汗姆告訴我我的級別還不夠,不能去看,但是看到這個皇座時,我心里升起了一種莫名的感覺,仿佛那個座位是為我設計的.

    雖然感慨,但是我的汗毛卻不覺地豎了起來,看著競技場外圍,最起碼有幾萬只骷髏,剛才的亡靈一區跟現在比起來簡直不可同日而語,他們只要跳下來,淹都能把我們淹死,我突然感覺到我是那么地孤獨…雖然我座下站著紫電,周圍是處于防御狀態的火燭僵尸.

    “啪…啪…啪…”周圍突然肅靜,三聲清晰的掌聲響起,我向競技觀眾臺上的皇座上往去,一個英俊的男子,一頭的金黃色長法,一身漆黑閃亮的法師袍正坐在皇座上輕輕地鼓著掌.雖然非常輕微,但是聲音卻非常有效地傳遍了整個競技場,沒有一個骷髏敢發出任何聲音,輕輕的掌聲在競技場內徘徊,然后飄進了我的耳朵.

    在他身旁站著一位女孩,女孩似乎已經沒有任何意識了,雖然遠,但是我卻能看到她眼中的渾濁,這分明是靈魂剝奪的效果,身為死神的我也曾經在我殺死的人眼中看到這樣的混白.沒有任何情感,此時我的格外冷靜,冷冷地看著那個亡靈法師‘秒’,雖然是同行,但是也是敵人.

    “歡迎你,勇士.”秒開口了,聲音很帶有磁性,我不明白,他長得那么英俊,聲音這么好聽,絕對是許多女孩夢寐以求的王子,卻威嚇費那么大勁去綁架一個丑得像周星弛大叔電影里那個叫‘如花’的公主.當然這些話我沒說出來,很傷自尊心的.

    “謝謝.”我冷道.

    “準備好了嗎?你的第三個挑戰將要來了.”秒笑道,臉上的笑容是那么地溫和,就像在電影開始之前的表情,有點興奮,卻溫和.

    “來吧.”我簡道,不需要廢話的時候,我從來不廢話.

    競技場內的八個鐵門緩緩打開,這一刻起,所有人瘋狂了.幾萬個骷髏軍團同時站了起來大聲吶喊,那聲勢比我見過的任何演唱會,體育會還強,強大的聲波震得我耳朵有點生生做痛,但是我卻沸騰了.他們是在為我加油,我看的出來.雖然只剩下一副骨架,但是我卻能看見他們眼中的興奮,期待,他們在為我加油!

    “吼!!”我座下的紫電發出了一聲怒天的狂吼,也許一般的狼是長嘯,但是身為狼皇的紫電,只后怒吼才能表達他的王意.

    “殺!”我冷冷道,此時的我仿佛又回到了現實中.我已經無法與現實和‘生死’分開了,一切都是那么地真實.我根尖銳的鐵爪我從面前劃過,在我英俊臉上留下了三道清晰的血痕,一滴滴鮮血落在了我的唇上.

    那是我自己的鐵爪,死神,瘋狂吧!

    殺意,凝聚吧!

    用死亡來捍衛你在‘生死’里的真正地位!

    我是死神!我是戰無不勝的!

    我是神!殺!

    一聲大喝,紫電飛快地跑了起來,風神的祝福與留火步同時加在了他的身上,競技場內的吶喊聲更加瘋狂了,紫電化聲為一道紫色的幻影在場內飛馳,同時在我的知道下35只僵尸分為了7個下組,每組5只,分別向其他的7個門跑去.

    雖然站在我身邊能享受到亡靈光環,但是此刻他們卻有更重要的任務,就是暫時幫我抵擋住其他的敵人,我跟紫電好挨個擊破.

    出奇的,我們的敵人并不是亡靈,而是清一色的40級野獸–虎王.

    金黃色的皮膚上染過了條條的黑紋,身長三米,身高一米半,跟紫電比起來個頭一點都不落小,一個大大的‘王’字印在了眉心中,兩只爆怒的巨眼狠狠地盯著我與紫電,我們面對這只虎王一上場就做好的戰斗準備,隨著一聲絲毫不比紫電弱的怒吼,虎王在那一刻做出了與紫電相同的動作.

    對撲!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