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亡靈秘洞中我想了很多,我的未來,‘生死’的真正面目,當然也包括‘粉紅的水蜜桃’.并不是因為我好色什么的,但是這個‘粉紅的水蜜桃’真的躲不得,這是我得下的結論.

    首先,她爸爸是卡通爸爸老板的老板,而卡通家的勢力我已經大概知道有多廣了,而她的勢力只能用更廣來形容.第一天發行的模擬床并不多,只要她隨便調查一下,就能知道我到底是誰,當然也知道卡通是誰.如果我不去跟她見面,或者刻意地躲著她,或者更慘,把她得罪了,那么卡通家里一定不好過.

    退一萬步來講,她是個心胸開闊的人,并不會因為我不理她而報復卡通家里,但是逃避確實不是我的作風,而且個人認為,見一面沒什么大不了的,雖然對跟她交往是絕對沒有任何想法的,因為我非常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身世和身份與她之間的差距,但是做朋友并沒有什么大不了.

    看著面前的信息,我的心里突然似乎輕了許多,一塊大大的石頭放下了.我微笑著回了她一個信息:

    “好啊.我剛做完任務,在哪里吃?那天實在不好意思,我被卡在任務里了,沒辦法去咖啡廳,還請原諒.”

    很快地,一個紅信回了過來:“沒關系!你選地方吧!我去哪里都無所謂!”

    “好吧,就小肥羊吧.要不要我來接你?”我回道.

    “那再好不過了!我家的地址是….你幾點來?”

    “發一個信息到這個手機上,XXXXXXXXXXXX,我來的時候會給你發個信息的.”

    “哦好的!等下見哦!”

    “恩,等回見.我帶一個朋友你不介意吧?”

    “恩,不介意.你朋友是男的嗎?要不要我也帶一個女朋友?”

    “那再好不過了.好了,我任務還沒做完,回頭見.”

    “恩,拜拜.”

    其實如果放開來講,這個‘粉紅的水蜜桃’真的很好交流.跟她聊天的時候似乎能感受到她那陽光的氣息,讓人不禁也心情愉快,但是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她的話中都有種暗暗的傷感,雖然她努力去隱藏著.我對著藍色的天空情不自禁微笑了一下,跳上了紫電,向小鎮飛馳而去.

    現在紫電的速度與當年的骨狼絕對不可相比,以前花了三個多小時的路程,紫電花了半個小時就到了,而且還不是在盡全力下,因為跑太快了我可受不了,他現在速度可是1200以上.

    在紫電的背上我給冷傲和卡通兩人都發了信息,冷傲見到我完成任務的信息馬上就給我發信過來了,而卡通則是不在線.我告訴冷傲叫他跟我回小鎮相會,他興奮地說一定一定.

    在紫電的背上我很快回到了小鎮中.遠遠在鎮門口我就看見了冷傲在那里站著,在他旁邊站著一位女玩家,只到他的肩膀高度,但是兩人看起來卻是很般配.騎著紫電走近了一點,我急忙將紫電收進了自己的魔寵空間中,之前可能沒有說過,但是魔寵是可以收入到空間里的,未了避免不需要的關注.

    紫電是一個很大的標志,只要看到他是人都能猜到我是誰,紫電狼皇的位置在魔寵榜上已經坐了一陣子了,突然來了一頭長約三米高約兩米的紫色大狼,就連野外的野豬都能猜到我是死神.

    看到我冷傲首先來了個熱情的大擁抱,我當時正背著三公主,冷傲自然而然地就碰到了她,他抱過我之后還對我挑了挑眉,笑道:“哥們,弟妹保養的真好啊.”

    我急忙推脫道:“這可是NPC,可不是玩家.趕快把她送到醫師吧,我任務還沒完全做完呢,都靠她了.”冷傲一臉的驚愕,我笑了笑跟他的女朋友握了握手.

    冷傲的女朋友長的很標志,是一個典型的典雅美女,一頭長長的黑發達到半腰處,彎月眉,潔齒,輕輕一笑讓人覺得百花都開了的感覺.她在游戲里的名字叫‘風的亂舞者’,是一個刺客,跟冷傲一起也是獎勵帳號,而她得到了隱藏職業:血族,在攻擊人的時候可以以自身的攻擊力同時恢復自己的血量,值得培養,她這個種族技能絕對是刺客的超級天賦.

    我很禮貌地跟她握了握手,笑道:“弟妹好.”冷傲在我右臂上打了一拳,笑罵道:“什么弟妹!叫嫂子!”

    “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我看還是別叫嫂子了…”我笑道.

    “你丫的禽獸啊…行,弟妹就弟妹,寧肯當弟妹不能當嫂子.”冷傲惡寒道,我哈哈笑了一聲,這句話可是在高中一個同班同學一次偶然講的,被我們聽見了都紛紛說他禽獸不如.

    “說啥呢,我們各交各的.”風的亂舞者非常大芳地輕笑了一聲,典型的東北姑娘,轉頭對我笑道:“你叫我‘風’就行了,別什么弟妹嫂子了,你們這群大男人…”

    “哈哈,是夠大啊!”站在旁邊的冷傲突然雙手插腰頭仰胸地冒出一句,我聽到此話立刻大大汗言,而風在旁邊聽到這句話,對我很靦腆的說了一句:“不好意思,失陪一下哈.”然后將冷傲給拖到了小鎮后的樹林里.等過了十幾分鐘她回來的時候,耐力已經降到了紅色,而冷傲的血量也降到了極點,一臉的淤清.

    東北女人就是猛啊!我心里暗道,同時背著三公主與冷傲和風走進了醫師的店面.醫師MM見到我很高興地一笑,道:“歡迎主神歸來.”我尷尬地笑了一聲,將三公主放了下來給醫師治療,同時將身上的裝備什么都賣給了她,當然在賣之前我先幫冷傲和風給換了一身裝備,把他們高興壞了.暗中我又將那些鹿鞭虎鞭悄悄塞給了冷傲,冷傲抱著一根長越半米的黑呼呼的虎王鞭,一臉的激動與感慨,抱著虎鞭親了又親.

    我當時吃飯的**一點也沒了.

    接下來的事讓我非常的郁悶,因為我覺得我做人太不厚道了.本來級別榜,神器榜,聲望榜和魔寵榜都給我占了第一,唯一的那個什么財富榜我還落下了,這也讓大家嘆了口氣,畢竟死神是人,不是神啊!

    也有人認為那第一名隱藏姓名的人就是我,但是在我賣掉裝備后他們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因為在我賣掉上萬減裝備,而醫師MM微笑著將687個金幣交給我的時候,我一下就串上了財富榜第一名.

    而當我想去將自己的名字隱藏起來的時候,系統竟然告訴我主神無法將自己的名字在榜上隱藏!那個郁悶的我,無所謂了,現在四大名榜全部都被我拿下了第一,所有的中國玩家基本上分成兩派.第一派把我當成神,我是無所不能的,全力的支持我.

    而第二派就說我不是人,是個BUG,強烈要求系統把我踢出去,這樣玩下去他們還混個毛,這些人說.可惜系統沒有答應他們的請求.

    我有點尷尬地接過了600個金幣,給了一個金幣給我可愛的醫師MM做小費,同時增加了10點好感.千金難博伊人笑,NPC醫師MM對我焉然一笑,讓我頓時疲憊全無,就連身上累積了的幾天酸痛也在那一瞬間揮霍而去.將剩下的零頭金幣給了冷傲做工會資金,風一看見我手中的那幾個金幣就立即自告奮勇地說她在大學是學會計的,我也沒說啥,給了她86個金幣做幫會資金,風一看見這些錢眼都直了,冷傲只是嘿嘿笑了一聲,說:“沒啥好奇怪的,不要把他當人看.”

    我無奈地笑了一聲,看著自己金錢欄中的600個金幣和穩穩掛在財富榜第一位的我,輕輕地搖了搖頭.醫師MM帶著我來到了一個空房間內,又幫我按磨了好久,一直讓我全身每個毛孔無不是散發著百分百的舒適,我才滿意地坐了起來.冷傲想讓醫師MM給他按一下,而卻驚奇地發現醫師MM不接受他的要求.

    這種小事我們也沒去怎么理會,而大意的我卻沒發現NPC醫師MM看著我的眼神里多了一種本不存在的情感.我和冷傲將三公主放在了醫師MM的床上,醫師MM皺著眉頭看著三公主,手上不覺地乏起了白光,緩緩地從三公主身上走過…而就在同時,三公主本身乏起了黑色的淡光,似乎在反抗醫師MM手上的光芒一般,光明與黑暗在三公主身上戰斗了起來.

    見況,我急忙將冷傲與風拉出了房間,在房間外面等待.雖然醫師MM沒有說,但是我卻知道在這種時候她應該不想要任何人打擾她,也不想人在旁觀看.果然,在我拉著冷傲與風走出房間的那一刻,一聲‘叮’的系統提示:“玩家死神與醫師#2544好感值+10.”

    我不禁自笑了一下,這樣也行.

    大約十幾分鐘后,醫師MM香汗淋淋地出來了,并且告訴我可以進去了,但是只有我一人可以進去.我輕輕點了點頭,告訴冷傲和風不需要再在這里等了,自己去練級,同時將戒指中未鑒定的銅色盾和皮甲分別給了冷傲和風,就算是當見面禮.

    風開始還推脫了一下,冷傲卻突然冒出一句:“這家伙剛做完S級任務,神器肯定沒少拿,不用跟他客氣.嘿嘿.”我無奈地笑了一下,除了那個黑色的單個護腕,我還真的沒拿到任何神器.但是+200的全部屬性已經讓世界上的人全部瘋狂了,那可是80級的屬性啊!(1級10個屬性點,800個屬性點=80級)

    冷傲與風兩人都轉身練級去了,冷傲還不忘告訴我快點沖到40級,好去大城市申請幫會的建立.我點頭道記住了,兩人又多謝了幾句,尤其是風,可能是我第一次見她的原因,她覺得一下拿了我86個金幣有點受不了,當然,那86個金幣也把她沖到了財富榜的第5名,還著實嚇了她一跳.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