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操.”面對著80級的小型BOSS烈焰虎王,我雖身在炎熱的火山頂上,但是頭上的冷汗還是不由地落了下來.烈焰虎王跟紫電明顯不是一個級別的,80級的小型BOSS的身軀已經高大得像一座山一般,任憑我一米八的身材,抬起頭來感覺也只是一個大字.

    看著它那粗如樹桿的橙色尾巴在那一甩一甩地,時不時狠狠地砸在地上,砸得石頭紛飛,我心里不爽地想,那要是砸在身上該是個什么樣的結局.手中的劍握得更緊,汗水刷刷地流,虎王瞇著眼低著頭看著眼前渺小的我,憤怒地吼了一聲.

    強大風迎面掛來,中間夾著一絲血腥味,我不由地皺了皺眉,但是看到虎王那銳利的牙齒,我又覺得虎王只是對我叫,并沒有什么過分的.

    當我在這面對烈焰虎王時,紫電身上的三個小丫頭正在吵得歡呢,紫電疾速地朝洞口奔跑著,接受到我的命令他并沒有打算回來幫我.而我,看著面前的虎王,第一感覺死亡是那么地接近.

    “嗷!!”虎王見我沒有太大的反應,又對我大吼了一聲.雖然仍然在留冷汗,但是現在的我已經慢慢地冷靜了下來.對了,冷靜,再這種時候最需要的就是冷靜,如果不冷靜,什么都沒了.

    迅速地將單手劍放到戒指中,看到虎王的身軀我就知道近戰是對自己十分不利的選擇.在這種情況下只能跟他拉開距離,然后用我瞬發的優勢,搞死他.說干就干,我將單手劍放入戒指中,直接開跑,刷刷刷地對著地上就是幾個冰火爆,冰毯瞬間覆蓋了整個火山頂,而我則已經在向山下的方向奔逃了.

    虎王見我逃跑,一聲憤怒的大吼,向我追來,可是雖然腳下的山頂已碎,但是碎石被冰層覆蓋,滑濘不堪,一不小心就會摔道,而且極寒讓它更是受傷,一時間我竟然甩開了他一點距離.

    看著遠方笨拙的虎王,我的嘴角牽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現在冰火爆雖然是瞬發,但是冷卻時間卻是一秒,并不能像沖鋒槍那樣瘋狂地發射.但是當我將盾牌也收起,兩手同時瘋狂地舞了起來,那奔飛的冰火爆就跟沖鋒槍差不多了.

    冰火爆一個個嘣嘣地打在了虎王身上,打得它嗷嗷大叫,然而我卻是得意地大叫,一手一個扔得不亦樂呼.一個冰火爆暫時只豪我400的藍,卻有2000傷害,以半秒一個的速度,我的藍大概十幾秒就要毫光,但是少爺我身上帶了二十多打大藍,一打十二瓶,絕對夠我撐.

    雖然系統給我來了個:“由于環境問題,冰系魔法傷害減半!”,而且虎王天生就對魔法有20%的魔抗,但是冰系魔法對火系是傷害翻倍,一個打在虎王身上也不少于1500,看著虎王的血一絲一絲地掉,我也有點心驚,這虎王的血可真多,看這架式似乎不少于30萬啊.

    那為什么剛才70級的小型BOSS就給我一個冰火爆打死了呢?我非常奇怪.在我瘋狂的攻擊下,虎王的血量在一點一點地減少,已經只剩三分之一了.

    而就在這時,只聽見“啪!”地一聲,我混身的骨頭有如鞭炮一般開始霹靂啪啦地爆炸作響,不可形容的痛苦瞬間傳遍了我的全身,我渾身似乎被炸藥塞滿般,每一個爆炸都讓我感覺到從骨頭最深處的痛苦,我頓時癱軟在地上,雙手支撐著上身,不讓自己倒下,而膝蓋早已經因痛苦而著地了.

    “叮!”地一聲系統提示:

    “火藤自殺靈魂詛咒開始生效–每秒損失500,無法移動,無法攻擊,無法使用魔法,維持時間10秒.”

    我無語了,當時的我確實痛得說不出任何話,但是我做出了最明智的選擇.雖然系統跟我說我無法移動,無法攻擊和無法施法,但是卻沒說我無法喝紅,強忍著身上的爆痛,我掏出了一瓶大紅,在無限艱難之下仰頭灌了下去.

    看著血量在瘋狂地下降,然后又瘋狂地上升,接著維持了一個平衡點,我心里就像剛坐完火山車一般.雖然在‘生死’中死亡確實是可以復活的,但是在這種封閉任務中死亡,任務將失敗,特別是這種唯一性任務,絕對無法再做一遍,那么代表著我轉職的任務將失敗,無法轉職成黑暗審判者.

    死神神殿管家給我準備的轉職任務肯定不是什么水貨,如果就這樣敗了我自己也將會瞧不起自己.

    但是這時候卻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些事,因為停止了攻擊,虎王抓住了喘氣的機會,正在急速向我奔來.看著它如山般的身軀在奔跑時帶動著地上的碎石,我不禁地吞下了一口口水.身上的爆炸仍在進行,已經過了6秒多,可是虎王已經脫離了冰區,正在飛快地向我奔來,看它這速度,只要兩秒它那山一般的身體就能撞上我了,那時候的下場只有一個,必死無疑.

    汗水瘋狂地流了下來,看著虎王那獰猙的面容正在一點一點地放大,虎王看的我的眼神充滿了貪婪和仇恨,它踏出去的每一步,都讓地上的碎石興奮地跳了起來,每一步都那么有力,深深地震撼著我的心.

    虎王離我只有幾米遠了,它并沒有打算撞死了我,而是遠遠地抬高了它那比我身體還大的虎掌,山洞般的大口張了開來,虎掌松開,有如開山扇般地向我拍來…

    看著迎面而來的虎掌,我心里大聲地吶喊著…

    我不想死…我不能死…我不能!!

    “空間!!”當虎掌就離我面前還有十幾厘米時,我身上的博宿依然還有一秒的時間,我大喊一聲,突然混身銀光一閃,虎掌在我面前瞬間停了下來,盛放在我面前的是虎王巨掌的絕對寫真.

    當最后一個爆炸聲停下時,我臉上的笑容是那么地獰猙.迅速地劃破了自己的臉峽,鮮血順著我的面龐流了下來,靠血來激發我的潛能.

    血腥狂熱者又回來了.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