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你怎么說話的呢.”孤獨求敗氣道:“什么叫我沒那種基因?我可告訴你,追我妹妹的人不下一個師,你小子別妄想了.”“靠,臭屁什么,看你的樣子我也不想去追了.”我反駁道,孤獨求敗一怒,立刻跳了起來拔出黑矛道:“小子!單挑!”“捅刺!”我大喝一聲,手中的綠劍化為一道綠光向孤獨求敗捅去,孤獨求敗大喝一聲:“來的好!”黑矛順勢在面前一檔,只聽見‘叮!”地一聲,我的捅刺刺在了黑矛的矛尖上,一道黑絲閃電順著綠劍爬到了我手上,我急忙運精氣將黑電抵抗,卻見矛頭如毒蛇般迎面刺來,我見勢不秒,一個彎腰以厘米的距離躲過了孤獨求敗的攻擊,一陣黑煙閃過,我已經消失在空氣中.“靠!又玩潛隱!”過了這幾天,孤獨求敗已經習慣了我戰士兼盜賊的技能,當然在世人面前死神本是個法師類職業,而且世人本來就對死神這個世界第一人物了解不多,唯一見過我的一次就在眾人面前放了個墮落隕石然后消失了,而我現在在孤獨求敗面前是戰士兼盜賊,他怎么也不相信一個人能擁有力量敏捷和智慧三種職業.孤獨求敗在無奈中只能對著空氣一陣橫掃,但是潛隱后的我哪會那么笨呆在原地?早就知道他要來這一招,我跑到了他20米之外,偷偷地從戒指中掏出了一把從人頭馬那打來的弓和箭,悄悄地搭在了弦上,暗自瞄準了孤獨求敗.看著這傻丫在20米外糊亂地對著空氣出招大叫,我笑了一下,卡在箭弦上的手指瞬間松開,只聽見弓弦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嘣!’聲,孤獨求敗的屁股上多了一只箭.“哈哈!下一箭要你斷子絕孫!”我大叫一聲,因為攻擊而顯露身體的立刻隨著一陣黑煙閃再次消失在空氣中,孤獨求敗氣急地跳到了我的原地對著地面就是狠狠地一招跳擊,頓時一個直徑一米的深坑出現在地上,隱隱地還冒著黑煙,怒電黑矛的濺裂攻擊可不是鬧著玩的,而此時的我又已經跑到了20米以外,一下把扔在地上,現出身形叫道:“不玩啦!你那么拼命!”其實是因為如果我真的把孤獨求敗打敗了,會讓他產生懷疑,畢竟人家可是中國第二玩家.孤獨求敗嘿嘿地笑了一聲,圣靈冷哼了一聲后給甩了個恢復術,反正我剛才那一擊也沒傷多少血,任他去慢慢回吧.完事后我們兩又跑到烤肉面前,孤獨求敗感嘆了一下,道:“兄弟你的潛隱真是厲害啊,在晚上我根本摸不著方向,連氣味都隱掉了,不愧是高級潛隱術.”我笑了一聲,拿起烤肉道:“偷襲一下還行,真正戰斗就不行啦.而且很多BOSS都是防偷襲的,更何況想靠潛隱近他們身簡直是癡人說夢,這潛隱術除了對玩家其他真沒什么用.”孤獨求敗笑了一下,沒說什么,我想我們兩都知道如果真的是玩家對玩家,我絕對有可能戰勝他,而且這還是在隱藏實力的狀態下.然而就在這時候,周圍一陣腳步聲響起,天空中遠方傳來翅膀排打的聲音,我和孤獨求敗顯然同時聽見異狀,紛紛站了起來,而紫電和那頭魔暴龍王也從打瞇中睜開了眼睛,警惕地站了起來.一旁,三公主和圣靈到是顯得很不在意,圣靈靠在樹邊不知道是在睡覺還是在打坐,我想這在這森林里應該沒有什么能威脅到他的吧,而三公主則在悠閑地吃著烤肉,沒有一絲驚慌.無奈的瞄了一眼旁邊兩位清閑的NPC,我拔出了腰間的綠劍.把劍放在腰間讓我個人感覺比較酷,與其從戒指中取出來,還不如像騎士那樣瀟灑feng騷地拔劍.劍盾到手,森林周圍立刻響起了沙沙的聲音,我和孤獨求敗各自對了一下眼睛,只聽見孤獨求敗三聲不同的大吼,紅色光圈的戰爭之歌,金色光圈的勇氣之歌和白色光圈的信仰之歌已經籠罩在我們身上,頓時我精神力和攻擊力大增,然而當三公主甩手之間的藍柔加在了我和孤獨求敗身上時,我已經順勢沖了上去.曾經有位前輩說過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對此我十分有心得.紫電張口打了個哈欠,對于不能暴露實力來說的他這場戰斗將特別無聊,當然我給他的責任是保護三公主,而圣靈從遇見孤獨求敗以后就再沒給我加過任何輔助性魔法,可能是因為不想在孤獨求敗面前暴露實力,或者是因為他根本就看我不爽吧,最多也是偶爾給我們兩來個低級的恢復術,連圣愈之光都懶得用了.伴隨著一聲長嘯我已經沖到了森林中,對著死死盯著我的一雙綠眼就是當頭一劈.只聽一聲清脆的卡嚓聲,我的綠劍直接穿透目標,但是在不防下被右邊狠狠來的一擊給擊中,頓時一陣吃痛從肩而至,我一招橫掃,正是從孤獨求敗那里偷學來的.雖然無法像他那樣增加20%攻擊力,但是僅僅靠招式便已經能夠防身了,‘生死’中所有招式都可以拿到現實中去用,就連少林的武功某些人在‘生死’中也練得有模有樣.黑暗中我只感覺到我的劍砍到了一塊木頭般的東西,然后胸口再次狠狠地被某些東西擊中了.雖然攻擊力并不是很強,但是卻也讓我掉了100的血.在這種情況下顯然敵人多于我軍,我向后一躍,在一陣黑煙中身影已經融化在黑夜中,并且讓我看清了這些怪物的真面目.如果硬是要我用語言來形容他們的模樣,我只能說–丑陋.在近距離的接觸我才看清了他們掛滿皺紋的臉,干枯地如樹木一般,臉上還張滿了一個個惡心的疙瘩,頭上長滿了綠葉般的頭發,沒有手指,只有一枝枝手臂粗的枯木從他們一截截的身體中冒出來.沒有腳足,只有一條條樹根在那里混亂地纏繞,這正是一幫我只在電視漫畫里見過的樹人.丑陋的樹人閃耀著綠色的眼睛,一張漆黑如黑洞的枯口在喃喃地發出撕啞的干枯聲,仿佛一個接近渴死邊緣地人吞下一杯干沙那么難聽,一雙雙所謂的手臂在空中無方向地揮舞,見我從空氣中消失正努力地攻擊著未知的前方,而此時我正站在他們身前幾米之遠處,惡心地盯著這一幫丑陋無比的樹人.“自然系召喚術!皮蛋兄小心!”孤獨求敗在我身后喊了一聲,雖然他不知道我身在哪里,但是聲波是范圍性地,在潛隱中我來到了他的身邊,現出了身形.孤獨求敗看了一眼不知不覺來到他身邊的我,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我也看到了,這是野心家的眼神,但是下一秒后孤獨求敗回到了他憨厚的樣子,急道:“哥們,小心點,看來這召喚師的墳墓不好進,我們可能是碰到機關了.”“曉得!”我冷笑一聲,再次沖向了前方.早在剛才圣靈在冷哼間丟出了一個光彈浮在我們空中,正是最無用也是最好用的照明術,此時我和孤獨求敗都能清晰地看見他們,紫電和魔暴龍王小黑都守在了三公主和圣靈身邊,孤獨求敗大喝一聲,沖向了與我相反的方向.經過一路的撕殺我依然45級,而孤獨求敗因為和我組隊而共享經驗的原因依然還掛在41級,但是聽他說已經離升級不遠了.此時的blue和日本兩位玩家都已經升到了42級,這一場極累的追逐賽不知何時才會了.收起了盾,我取出了雙劍.這是一堆50于級的普通樹人怪,血量大概在6000左右,但是防卻不低,我用短劍兩下攻在要害的話基本上可以殺一個,而如果是捅刺,運氣好的話一下就可以秒殺一個.經過上次的思想我已經打算鍛煉我的精力,因為在‘生死’中只有一種方法增加精力,就是加敏捷,但是我跟其他玩家不同,我的感觸在‘生死’中是百分百的,所以加敏捷并不能使我精力上升,我的精力是和我精神疲憊度掛鉤的,所以我鍛煉得越多,相對之下精力就越多,也就是越用于熟練.一下下捅刺捅了下去,每一次都直接穿透了我面前的樹人,每秒都有樹人在倒下,但是每秒又有新的樹人從旁邊的森林中爬出來,更要害的是天空中竟然有一種紅色的大鳥在飛旋,看起來似乎是火系怪,似乎是和樹人是同黨的,但是因為樹人天生怕火所以它們并沒有釋放魔法,只是在天空中旋轉并且時不時囂張地叫一下.“皮蛋兄!這些樹人越殺越多啊!”孤獨求敗邊殺邊叫道,在我身邊不遠的十于米處,“我剛升級了!”“恭喜!”我叫回道,“這些東西經驗倒不少,雖然殺起來沒物品掉落,但是就當練級吧!”“好吧!那我們比賽!”孤獨求敗大叫道,對著他旁邊一個血量已經很低的樹人就是奪命一擊,怒電黑矛的30%物理漸裂傷害頓時周圍5碼之內的樹人全部回歸自然女神的懷抱.我大笑一聲feng騷的家伙,無奈在無法使用魔法的情況下我只能靠近戰一下一下地攻擊,順便練著我的捅刺.手臂已經身酸痛了,‘生死’中刺客的技能是和我的體力搭上鉤的,這也是我為什么在苦苦地練著捅刺.手算,滿頭大汗,但是我依然用著最耗體力的捅刺,在極限中鍛煉自己,這是我長久之下得出來的經驗.雖然顯示的是一套普通皮甲,但是穿著玄鐵黑甲的我此時倍感沉重,面對著越來越多的樹人,我身上麻木的感覺讓我精神上和身體上都極度疲倦,但是我依然苦苦地支持著.樹人漸漸地包圍了我們,在不知不覺中我突然發現我周圍密密麻麻地全是樹人,已經不下千只,而孤獨求敗和我的距離越來越近,圣靈還是一副時不關己的樣子,偶爾給我和孤獨求敗加個血什么的,也不加多,就來上那么一千兩千的,跟普通牧師差不多,看他那吊樣feng騷得不得了,我心里氣得牙咬得緊緊地,然而手中的捅刺依然在不停地發出,雖然雙手在劇烈顫抖,顯然已經是到極限了.然而就在這時,天上的火鳥開始攻擊了.此時天空上飛翔著最起碼有數百只火鳥,紅紅地一大片籠罩在我們上空,而從它們空中也羽翼下紛紛撒出一朵朵紅色的火焰,雖然溫度不高,但是數百只火鳥齊發的攻擊卻絕對不弱,好比一個低級禁咒了.一面藍色的圓罩在火鳥發出攻擊時已經將我們罩了起來,我轉頭一看,三公主的頭上竟然隱隱冒著細汗,身體在微微顫抖緊緊地握著她的法仗,這個水系高級防御魔法‘碧藍天臨’顯然是她拼力放出來的,而她身邊的圣靈還是一副‘她死了關我什么事’的樣子,要不是我忙得防御樹人的攻擊,我早就給他一劍了.碧藍天臨–范圍10碼,防御10000傷害,冷卻時間30分鐘.(釋放型)數百數千朵絢麗的火花從天而降,砸在樹上樹人身上,隨而帶起了一顆顆火星.然而就在我吃驚火鳥為什么開始攻擊時,一顆樹首先燃了起來,接著是令一顆樹…然后樹人也紛紛燃燒起來,邊燒還邊向我們走過來,舉著大火燎燃的手臂,向我們狠狠地揮了下來…“**!它們坑我們!”我不禁大罵道,“原來是要把我們包圍了然后再燒!這些樹人只是***障眼法!真正的目的是用火攻!”看著面前一具具走來的烈火樹人,在他們的攻擊下我們四人的距離越來越近,而紫電和小黑也開始參加戰斗,然而紫電在隱藏實力的狀態下并不能怎么發揮,而小黑雖然盡力,但是能力有限,并不是每個魔寵都像紫電一樣有一套神裝.“兄弟!呆在一起!”孤獨求敗大叫一聲,我會意他要發大絕招了,急忙輕躍到他身旁,隨風一橫掃,被燃燒過的樹人雖然攻擊上附帶了火焰攻擊,但是防御卻降低了許多,我一次橫掃直接擊敗三個樹人,成功來到孤獨求敗身邊.“雷霆一擊!”孤獨求敗一聲怒吼,雙手突然間緊握住怒電黑矛中部,黑矛矛頭上頓時黑電大放,一個蘋果大的雷球瞬間蓄積在黑矛之上,隨著孤獨求敗的從天而劈,閃耀著閃電帶著黑電球的怒電黑矛狠狠地砸在了孤獨求敗的腳下,頓時一陣驚天動響從地上傳來.腳下的地上頓時散發出一片黑電,一絲絲地有如蜘蛛絲般地在散發,腳下堅硬的地頓時分裂開來,只聽見一聲聲卡卡的碎裂聲,地上出現的龜裂痕紋越來越多,越來越廣,腳上傳來一陣搖動,頓時三公主的小手扶在了我的肩上.“**!”在我最后一聲驚喝中,地上一陣凹陷,只感覺瞬間我掉入了一個黑洞,眼前一黑,隨著三公主一聲驚叫,我們四人同時向下墜落下去.“砰!”我狠狠地著地,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哼聲.我靠,超痛,這是我唯一的感覺.緊接著一塊重石般的東西落在了我的肚子上,不由地我又沉哼了一聲.三公主在我肚子上不由地臉紅道:“不好意思哦…”“沒…沒事…”我哼悶道,“公主你能不能從我身上下來…”“哦!不好意思!”三公主臉紅道,急忙從我身上爬了下來.這時候我才半暈地揉了揉太陽穴,瞇著眼睛的我只感覺一絲絲橙色的燈光在我眼前隱隱跳躍著,也許是我的幻覺,但是這里的空氣似乎很混濁.“哥們…我們好象找到了墳墓…”孤獨求敗的聲音在我身旁響了起來,我不由地睜開了眼睛,但是在下一刻我又不由地罵出了口.“**,又是山洞.”我恨恨地罵道.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