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由于玄鐵黑甲的增強,重量加了很多,但是我的速度卻沒下降多少.之前說過,經過嗜血狂化后的我實力明顯提高了,這不是人物屬性的提高,我的力量,敏捷體力還是跟以前一模一樣,但是我卻能很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變化.比如我的精力比以前充沛了很多,以前捅刺用十幾下就不行了,而現在則可以連連攻擊維持很久,我一路跑一路拿著怪物做實驗,這些低級怪現在我就算不攻擊要害也能一擊必殺了.圣靈對我的態度跟以前并沒有任何區別,我試圖跟他聊天的時候他要理不理的樣子,時不時地哼上一聲算是聽見了,我跟他聊天老是給我一種自言自語的感覺.紫電我并沒有召喚出來,兩人朝著孤獨求敗給的方向跑去,一路上并沒有說什么話.一路急速地奔跑,我不斷地測試著自己新的體制,驚奇的發現不知何原因自己似乎變成了超人,而每次進入戰斗狀態的時候,一切就會自動地慢下來.雖然不會慢上很多,但是慢上百分之20種是有的,這已經足夠讓我的實力提高好幾倍了,而且這似乎不是系統技能,而是我的精神狀態進入了一種境界.在想不清理還亂的情況下,我干脆放棄了去尋找這次變化的原因,唯一能給自己的解釋就是嗜血狂化改變了我的體質,至于要如何激活真正的嗜血狂化,我卻不知.一直以來只要碰到血,或者嘗到血我就能自動進入血狂化,但是嗜血狂化這種高級境界,我卻是第一次碰到,似乎要有特別的需求,遠遠不止喝血那么簡單.從小到大只要碰到血我自身就會有一些奇怪的改變,像打架時變得更勇猛,考試時變得更冷靜等等,當然就是因為這種不知因的素質讓我成為了東街的掌管人,當然現在那里已經不再是我的領域了,一浪推一浪,當我一只腳離開那個地方時,它就不再屬于我了.奇怪的時,父母都沒有這種變化.從小到大我就已經習慣了被送來送去,外婆家,姑媽家,親戚家,父母都是很忙的人,所以并沒有時間理我.長大后又去過國外一陣,這幾年回來后便跟父母住在同一個城市,但是卻是住校,因為認識了卡通才偶爾去他家混混,到后來高二的時候自己在外面租了一間公寓,錢全是靠東街的小弟們上供的.在不知不覺的思考中我已經來到了孤獨求敗約定的地點,遠遠就能看見兩個人影在前面等著我,一男一女,孤獨求敗那高大的身影說不顯眼絕對是假的,而那個女身影似乎只有1米70的高度,跟孤獨求敗比起來簡直就是根小草,顯得那么柔弱.“嗨!好久不見孤獨兄!”我熱情地笑道,孤獨求敗遠遠看見我走來,哈哈一聲大笑,疾步而來,我遠遠地便打起了招呼.“好兄弟,你沒事吧?”孤獨求敗看到我,滿臉興奮地走上前來,用勁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豪笑道.我做了個沒事的樣子,回笑道:“還能怎樣?那天把模擬床都給打爆了,這幾天一直在修.”“我也是!哈哈,昨天才修好!”孤獨求敗笑道,“兄弟你看我都46級了,那些風虎一下把我沖上去了,但是怎么沒在排行榜看見你名字啊?”“不知道,我現在剛剛40級,那天黑電打下來的時候我一下就掛了孤獨兄,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圣靈他們一樣也直接被秒了,后面到底發生了什么啊孤獨兄?”我裝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反問道.孤獨求敗疑惑地看了我一眼,眼中閃過一絲精光,但隨而很快地笑道:“我也不知道,我那天一下就暈了,回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在城里了,說任務完成給我漲了好多經驗.”“哦對了,孤獨兄,這是給你的.”我從戒指中拿出了那瓶打滑劑,孤獨求敗疑惑的接過了那瓶黑油,問道:“兄弟這是…??”“我的任務獎勵,給了我兩瓶,呵呵.”我笑道,孤獨求敗見狀急忙把打滑油腿回給我,一臉嚴肅道:“哥們你這樣做就沒意思了,我任務獎勵根本沒法跟你分享,這東西我是…”“孤獨兄,當我是兄弟就別那么墨跡.”我斷然道,孤獨求敗仔細地看了我一眼,我毫不猶豫地對上了他,許久,孤獨求敗嘆了一聲,道:“好吧,哥們這東西我就收下了.以后…”“去去,別來這套,我才不需要空頭支票,哈哈.”我大方地笑道,孤獨求敗尷尬地笑了一下,然后突然發現自己還沒介紹一下,急忙指著旁邊的女孩對我道:“皮蛋兄,來,認識一下,這是我妹妹…”“小芳.”我微笑了一下,此時的我正是以皮蛋的身份面對她的,臉上并沒有頭盔.我自認為我的笑容還挺有吸引力,伸士道:“你好.”小芳默默地點了下頭,算是回答我了.我對孤獨求敗疑惑地皺了皺眉,這意思很明顯,“你妹妹不是世界第一美女暗柔么?”孤獨求敗顯然讀懂了我的眼神,尷尬地笑了笑,孤獨求敗轉向了小芳,一臉賠笑道:“小芳,你要不讓皮蛋見見你的…”“哥,”小芳冷若冰霜道,被隱藏的面容模模糊糊地如水般在扭動,讓我看不清.她的聲音很冰冷,跟我剛才見的小芳非常不同,簡直判若兩人,但是聽到她的聲音我不得不相信這女孩確實是我剛才拯救的那個.無意地瞄了瞄她的玉手,卻不禁感嘆,那是多美的一雙手啊…以前怎么沒注意過?而且她還把戒指戴在了無名指上?還是左手?Ohmygod,我感覺我要爆了,世界第一美女把我的戒指戴到了結婚手指上!聽好,不是求婚,是結婚!!“好好,不逼你.”小芳,不,暗柔只用了一句就讓孤獨求敗敗下了陣來,孤獨求敗無奈地對我苦笑了一下,道:“皮蛋兄別介意,我這寶貝妹妹就是這樣…”“那她的名字?怎么不是暗柔?”我用秘聊問道,只有孤獨求敗能聽見.“系統獎勵啊,能隱藏自己的真正身份,就連殺人的時候都行.”孤獨求敗回道,我點了點頭,跟我身上的換名背心差不多,只不過我是穿在身上的,她是技能.感嘆過后,我轉過頭問孤獨求敗:“孤獨兄,叫我來有什么事?”微微一笑,孤獨求敗道:“我看得出來皮蛋兄是一個能信任的人.”我點了點頭.“說實話,這么多年來,我幾乎沒過什么朋友.”孤獨求敗緩緩開口道,我沒有打斷他,只是看著他讓他繼續說.“經過了上次的事,我可以很正式的說,你,皮蛋,是我孤獨求敗真正的兄弟!”孤獨求敗一把拍在我肩上,滿臉放光道.“孤獨兄,你也是我的好兄弟!”我一臉激動道,說實話,孤獨求敗這人確實很不錯,我能看的出來他是個很可憐缺乏朋友的人,但是卻也是個真性情用真心對友的人,只要突破了最前面那一關,就能跟他成為生死之交,而我,很顯然,已經突破前一關了.“好兄弟!又有一個秘密任務,去不去?”孤獨求敗興奮道,我想也沒想,立即回道:“去!為什么不去?”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