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怎么了?”我關切地問道,看著櫻子臉上急切的表情,我不由地皺了皺眉.“姐姐!姐姐她現在一定也遭暗算了!皮蛋大哥,我們要趕快去救她!”櫻子急道,眼中充滿了慌亂的光芒,我額上的黑線不由地又深了一分,打開了地圖看了看,孤獨求敗幾個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竟然還沒進到地圖之內.當然我不會認為他們有危險了,以孤獨求敗的實力我根本不用擔心有日本的忍殺者會對他有什么威脅,戰士本來就是盜賊的克星,更何況還有圣靈在那,根本不用擔心.看著櫻子臉上急切的表情,我不由地點了點頭,輕道:“好吧,我跟你去一趟,我還有三個朋友,讓我先給他們發個信息.”櫻子乖巧地點了點頭,我走到了一旁的櫻花樹下打開了通話頻道,給孤獨求敗留了幾個信息,基本上就是告訴他們我碰到了個女的需要我幫忙,我跟她去一躺,叫幾人不用擔心,如果要找我直接來坐標就可以了,但是萬事小心.在我發信息的時候櫻子一直在旁邊乖乖地等著,雖然一臉如火燒般的急切,但是她卻沒有打擾我,顯然可以看出來在日本男人的地位比女人天生就高很多.給孤獨求敗留好了信息,我直接召喚出紫電.紫電一聲高嘯,從異空間閃了出來,一身漆黑的狼皇混身閃著絲絲黑電,好不威風,雖然紫電現在是縮小版,但是櫻子看到如此兇悍的黑狼還是不由的輕嘆了一聲.我微微一笑,將櫻子環腰抱住,還沒等她反抗就一把把她放在了紫電的背上.櫻子本以為我要對她做出什么,剛剛準備反抗卻發現自己已經坐在了黑狼的身上,皮蛋大哥一臉微笑地看著她,櫻子不由地臉微紅低頭,小口喃喃地欲說什么卻又不知道說什么好.“你姐姐是哪個方向?”我看著櫻子害羞的表情,笑道,櫻子這才從發愣中回來,急忙設了一個坐標,我瞇著眼睛看了看地圖上的坐標,右手一揮,對紫電喝道:“紫電!出發!”紫電高嘯一聲,撒開腿奔了起來.我腳下生風,追著紫電奔跑起來.因為剛才進入了血狂化所以暫時我的速度還有一定的提升,在血狂化的作用下我的速度并不是很慢,其實跟一般人比起來,我的速度已經算很快了,坐在黑狼背后的櫻子也不禁微嘆了下我的速度.其實講到速度,櫻子肯定比我快一些,但是那也是在我穿了玄鐵黑甲的情況下.雖然我速度不及櫻子,但是她絲毫不懷疑我的實力,剛才那魔神般的屠殺已經將她徹底的征服了,血狂化雖然很好用,但是并不是可以隨便用的,如果隨便用那我豈不是無敵了?血狂化只有在心情極度嗜血的情況下才能進入,而且還要有血液的刺激,再者我發現并不是我想進入血狂化就能進入的,就像女人的大姨媽,每個月種是有那么幾天我的血狂化會沒作用,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是確實是這樣.再者,每次血狂化過后我的精神力和身體支付都會極度空虛,像上次進入了高級血狂化的嗜血狂化,我雖然幾乎成了無敵狀態,但是整個人也基本上廢了,要不是醫治及時,我說不定現在已經是廢人一個了,所以血狂化就是一把雙刃劍,利用的好它可以很強,但是一搞不好,就是致命.一路無話,我飛快地向櫻子設的坐標跑去.在路程中孤獨求敗給我回了個話,說小芳想去看看海,他不得不陪她一下.我看到消息后差點摔交,感情這丫頭還真內涵,我在這邊拼死拼活的,她竟然拉著孤獨求敗去陪她看海,女人心難猜啊.在急速中我們來到了一個城市,在中國區所有的鎮和城都是古代化的,屋子也不大,甚至還有木屋,但是在日本的‘生死’區里,所有建筑都是現代化的,走進城后幾乎和我印象中的現實日本沒多大差別,現在正好是晚上6點的樣子,街道上很是繁忙,被各種各樣的職業充滿,而櫻子也同時將自己的容貌再次隱藏起來.邊跑邊注意著日本區的不同,我發現跟真正的日本一樣,日本區里面很是擁擠,在這城市里竟然還有地鐵,我看了看那如潮水般擁擠的地鐵出口,暗暗地嘆了口氣,還是跑步算了,坐這地鐵到櫻子姐姐那里不知道要多久.路邊有著很多小吃店,偶爾還能看見章魚丸和拉面攤,聽著一些路客吃面的索索聲,我不由地暗笑了一下,傳說中索的聲音越大就是對煮面師傅的稱贊,我實在無法將這稱贊和面聲聯系起來,似乎好像只是在為自己的吃像找個借口.櫻子一路指著方向,我走在前面為她開路.在大街上奔跑的人似乎只有我們一個,所有見到我的人都自動地為我讓開了一道路,有可能是不想被撞到,有可能是出于禮貌,或者有可能是因為我手上寒光閃耀的兩把單手劍,無論如何,這些日本人還是為我讓出了一條道,在我充當清道夫的作用下,很快地我們來到了櫻子姐姐的地方.一個高有十米的大黑木屋,非常古典的一個建筑,在木屋高達五米的大門上懸掛了一個大大的銅鈴,銅鈴足有一米半的直徑,高大四于米,正好放在門中央,我疑惑地看了看門口的大鐘,在門口放一面大鐘,還讓不讓人進了?木屋上掛了一個大大的牌子,上面寫著“櫻木道”三個大字,不由地讓我想起了兩百年前的經典漫畫‘灌藍高手’,那里面那個囂張的家伙就叫櫻木花道,想起了那家伙,我眉頭上的黑線不由地淺了一點.木屋很大很大,大概占有幾千平凡米的面積,簡直就是一個體育管,而且這還不包括木屋周圍的樹林和假山還有小湖.如果不是木屋里時不時傳來的刀劍相拼聲,此時我真想走到木屋的外圍好好欣賞一下這優美的風景,不得不嘆息一下這里的風景確實是好.“啊!姐姐!”櫻子一聲驚嘆聲,就欲跳下紫電跑進去.我一手直接攔在了她胸前,有意無意地出觸摸了一下她那E型的禁果,櫻子明顯的嬌軀一震,我一臉平靜地道:“櫻子,別沖動.”櫻子看著我臉上毫無畏縮的表情,告訴自己皮蛋大哥不是有意要占自己的便宜的,輕輕地點了點頭,我心里暗嘆,這對寶貝真***的nice啊!魔鬼的身材配上天使的臉蛋,天啊,以前有個朋友跟我說過做為男人這一輩子不能不找個日本女人上一次,你會感覺你自己是在拍A片,看著櫻子微紅的臉蛋,我心里微震了一下.雙劍在手上迅速地飛舞了一個絢麗的劍花,我之前告訴過櫻子不要將我使用寒爪的事情說出去,櫻子顯然明白我的意思,點了點頭,我相信她不會跟別人說這件事.悠載地緩步地向里面走去,紫電跟在我身后警戒地看著周圍,眼中寒光閃耀,隨時準備著出擊.櫻子在他背上一臉焦急的表情,我從容地向前走去,輕輕地從大鐘旁邊通過,到達所有聚集的大廳中.大廳中對立著兩組人,一組全身黑衣,腳穿木箕雙手持著一把典型的日本武士刀,黑衣背后都帶著一個大大的‘口’字,我一眼就認出來這些都是山口組的那幫人渣.與他們對立的是一群人竟然全部都是女孩,女孩身穿不同顏色的衣服,有法師有武士也有忍殺者,職業均衡,背上都帶著一個大大的‘櫻’字,顯然是櫻木道的成員.櫻木道為首的是一位身穿黑色忍殺服的女孩,女孩面容被隱藏了起來,從外表上看來她的身材跟櫻子幾乎沒兩樣,只是服裝不同,女孩手握著兩把漆黑色的匕首,正與對方的一堆人對立著.對面的山口組為首的是一名身高兩米有于的大漢,大漢手中握著一把比普通武士刀都長的長刀,刀上寒光閃耀,隱隱有雷絲在流動,我立即斷定出此刀絕非凡品,雖然不級孤獨求敗的怒電黑矛,但是也不會差太遠.瞇著眼睛瞄了瞄那位大漢,他顯然也注意到我走了進來,一臉警惕地看著我.大漢一個軍人般的平頭,雙臂暴而有力,粗粗的青筋在手臂上纏繞而上,讓人絲毫不懷疑他的實力.我微瞇著眼睛與他對視著毫不膽怯,身上暗暗運氣,一時間一陣若有若無的黑氣從我身上冒了起來.場中所有的焦點頓時切換到我身上,所有人看著這個身冒淡黑氣的陌生人,下意識地擺出了防衛姿勢.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