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冷冷地站在決斗場中央,井上憐姬冷若冰霜地看著山口組的方向,一雙漆黑色的匕首在微微顫抖,能看出她此時的心情并不輕松.藤木一雄看著井上憐姬這么快就出場,額頭上隱隱地爬過了一絲黑線,微微揮手,一個身影從山口組中跳了出來.“憐姬,好久不見.”對方開口道,她的聲音跟井上憐姬有得一拼,都是跟寒冰般寒冷.對手是一個女弓箭手,全身被火紅色的緊身服給包裹其中,手持著一把火紅色的短獵弓,背上背著一捆紅色羽毛的長箭,面容跟藤木一雄一樣被包裹住,一雙尖銳的眼睛露在外面,她給我的第一個印象就是銳利,無比的銳利!像毒蛇一般,如果跟她決斗只要一個不小心就很有可能被殺死,她的實力絕對不在藤木三雄之下.“紅寡婦,真沒想到你也被山口組給收買了.”井上憐姬冷冷地道,這紅寡婦我可是聽說過的,日本實力非常強的一名弓箭手,她的名字在網上很算是很有名氣了,雖然不及雙井姐妹,但是絕對不容小看,與井上姐妹不同,她出名完全是因為她的實力,而井上姐妹多半是因為美女榜.“只是觀點不同罷了.”紅寡婦淡淡地道,緩緩地從背后抽出了一箭,輕輕地搭在了弓弦上.她的動作十分緩慢,但是卻如流水般順暢,我看在眼中,雙眸在不知不覺中緊縮了一下,高手,絕對的高手,就這搭箭的姿勢就能看出她這個動作做出不只千萬遍了,絕對是最正宗的教學試搭箭法.“第二場,開始!”一旁,一個作為裁判的山口組成員喊道,下一刻,沒有任何預兆和聲音,井上憐姬的身影頓時消失在空氣中,仿佛從未存在一般.但是有人似乎比她更快,只聽見一聲若如無的微‘嗖!’聲,緊隨著一聲鋒利的“叮!”聲,一根長約一尺的火紅色長箭隨而掉落在地上,井上憐姬的身影再次顯了出來,右手中的黑色匕首在微微顫抖,顯然剛才那一箭雖然被她擊落,但是強大的沖擊力也讓她不好受.櫻子在紫電的背上,櫻唇緊咬,額頭微顯細汗,她的毒早在剛才我已經幫她解了,看著自己姐姐陷入不利的狀況,櫻子心里顯然很緊張.眼睛微微瞇了一下,剛才就在紅寡婦起手射箭的時候,我頓時進入了精神狀態,在這種狀態中我能自動將所有的一切都緩慢大概20%,對于那快如影般的攻擊,我也清晰地捕捉到了,在看完紅寡婦銳如閃電般的攻擊后,我不得不對這個弓箭手產生警惕之心.弓箭手在‘生死’中并不是一個非常流行的職業,因為‘生死’的真實度,游戲中一切職業跟外界現實中都會形成鮮明的比例,比如如果在外界你是一個格斗家,那么在游戲里你的格斗技術將會對你的實力大大增加,以至于一個10級的戰士很有可能完全靠技術打敗一個20級的戰士.很多在現實中無一技之長的人都喜歡選擇戰士或是魔法師,魔法師很容易上手,并不需要現實中有多大的能耐,而那些擁有著高級模擬床的人則喜歡在‘生死’中選擇近戰職業,這樣在玩游戲的同時還可以鍛煉現實中的格斗技巧,不可謂不好.當然只有前一萬套模擬床才能徹底鍛煉的身體強度,之后發行的都沒前一萬套的限量版那么好,雖然也照樣鍛煉,但是卻遠遠不及.但是弓箭手,在‘生死’中要求極度苛刻,如果現實中并不使用弓箭,那么到了‘生死’中你的準度也絕對不會好到哪里去,別妄想著去練,練準度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練出來的,所以弓箭手在‘生死’中是個極為稀少的職業,但是同時也是個極為強大的職業,一個強大的弓箭手可以對團隊的實力大大提升.看著紅寡婦剛才那閃電般的一箭,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實力.那一箭已經絕對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一般人以肉眼看起來幾乎是能但到她的手拉起一道淡影,但是在我眼中卻將她所有的舉動捕捉到.她幾乎是靠身體瞄準的,想的時間為0.001秒都不過分,直接憑感覺來射擊,唯一的缺點就是她的箭傷害太低,畢竟是女人,力量低限制了她的實力,而不足的力量則限制了箭的速度和攻擊力,在別人眼中無比銳利的攻擊,如果真的對上了高手,卻能很容易被躲過.但是像她這樣的水平,暫時用來行走‘生死’已經足已為用了,就連井上憐姬,這個能上的了世界級別榜的女孩都非常艱難地擋下了她一箭,但是下一刻,流水之間,紅寡婦的第二箭已經飛快地飛出,撕裂著空間的空氣,帶著微若的嘯聲直奔井上憐姬而去.井上憐姬臉色大變,以這箭的速度她根本沒辦法躲過,別以為像里一樣會出現那樣箭在眼前越來越大卻無法躲過的情節,箭到了這個速度根本無法被看清,在神經中的電流從眼睛到達大腦之前箭就已經射到身上了,說什么想看到箭越放越大,根本是扯蛋.“叮!”再次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紅寡婦臉色微變,看著眼前的那個男人,冷冷問道:“你又想插手?”“對不起,”我淡淡地道,“這盤櫻木道投降.”“你…!!”井上憐姬看著擋在眼前的男人,剛才她幾乎都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只聽見叮地一聲少年突然地出現在自己面前,右手中的單手劍橫在了自己的面前,地上一掉落著兩只紅色的羽箭,她自然知道是這少年幫她擋下了第二箭,但是這少年突然又說第二盤櫻木道投降,這是她絕對不能接受的.身為女強人的她絕對不能忍受被一個男人踩在頭上,剛欲開口反辯,但是下一刻,兩道冷若利劍的眼神不禁地讓她止住了口中的話.愣愣地張著櫻唇,我帶滿殺氣的眼神直接讓井上憐姬閉嘴.冷冷地盯著她,我帶著絕對不容反抗的語氣冷冷道:“退下,第三盤,我來.”井上憐姬微張口欲反辯,但是看著男人銳利如劍直插她心的眼神卻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男人天生就是生命的主宰,從小到大雖然她天賦溢橫臨架于所有人之上,包括男人,但是骨子里那女人的天性是怎么也洗不掉的,尤其日本的女人在這方面更是濃重.冷冷的眼神無不刺激著她,井上憐姬深深地吞了口口水,再欲張口辯解…“我叫你退下.”五個冰寒到骨子里的語字讓井上憐姬徹底地退去了反抗的念頭,在連她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情況下,井上憐姬微微低頭,沉默地退到了一邊.所有人此時極度關注著眼前這個少年,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用這種命令的口氣跟櫻木道的井上憐姬說這樣的話?而且更奇怪的是,井上憐姬竟然沒有反辯,安靜地退了下去,這不得不讓在場所有的人重新估量這個少年.藤木一雄感覺著少年身上濃重的殺氣,不禁心中微寒.這是怎樣的一股殺氣?如果現實中沒殺過人絕對不可能散發出這樣實質般的殺氣,身為軍人的他絕對了解這一點.看著眼前年齡不過18的少年,藤木一雄第一次感覺眼前這個人,不禁禁在游戲中是個實力派,就算在現實中他也絕對不是個軟柿子.櫻子雙手聚滿了汗,緊緊地抓著紫電背后的長毛,死死地看著我,一副緊張的表情.井上憐姬沉默地走到了妹妹的身邊,抬頭看了眼坐在狼背上的妹妹,兩姐妹的眼神正好在那一瞬間相聚在一起,在那一刻她們眼中似乎閃過了同樣的光芒,各自互相微微地點了點頭,但是這個動作我卻沒發現.“一夜九次郎上前請教,誰來?”我冷聲道,秋風從我身邊掛過,然而我卻像萬年古樹一般一動不動地站在園中,臉上的表情讓人覺得我仿佛一是塑沒有血液的雕像,但是在場誰也不會小看這個有點狂妄的少年,所有人無不是一臉的沉重.微微一揮手,在藤木一雄的命令下,高級忍殺者藤木三雄立即跳了出來.手中的手里箭飛快地旋轉了一圈,藤木三雄銳利的眼神落在了我身上,盯著我身上每一個要害,呼吸逐漸沉重.“先勝場為勝,第三盤開始.”山口組那方的成員喊道,下一刻,藤木三雄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仿佛從未存在過一般.我的嘴角微微挑起了一絲嗜血的冷笑.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