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孤獨求敗?”我心中暗道,轉過頭去,果然,下一刻孤獨求敗兩米二的巨大身影已經出現在櫻木道的院前.孤獨求敗身后站著一身雪白的圣靈和一個面容俊秀的青衣少年,少年手持著一根水晶魔法仗,不像別的魔法仗,這跟魔法仗是純水晶的,沒有任何顏色,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少年約有一米65的身高,一雙清秀的大眼睛和薄唇讓我心中暗笑,小芳扮成男孩來還真是少女殺手啊.“嗨!咸蛋兄!’我揮手大叫道,剛才的憂郁一抹而去,院子里頓時所有的女孩都為之一愣,說變就變,簡直太快了.但是一想想也釋然,人家可是世外高手,哪是我們這種平夫凡子所能理解的?要不是他的出現,今天櫻木道早就歸山口組了,像他這樣的高手,不禁禁是在武學上,就算在心境上一定也有很大的領悟,能瞬間控制自己的情緒,無論多傷感的事都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影響,至少在戰斗中不行,絕對的冷靜是必要的,像這樣撕心裂肺的痛苦這樣的高人一定有自己對付的辦法吧,比如不去想就是一個選擇.“咸蛋?”孤獨求敗明顯一愣,隨即想到了自身的情況,孤獨求敗可是世界知名的高手,只要一喊出來基本上所有人就知道我們是誰了,孤獨求敗立刻大方地一笑,道:“皮蛋啊,我找了你好久了!”“呵呵,”我淡笑了下,走到了孤獨求敗幾人的面前.背對著后面的櫻木道女眾,我輕聲問道:“咸蛋兄,海好看么?”“呵呵,還行,碰見幾個釣魚的,幾個老頭子還教我們釣魚,挺不錯的.”孤獨求敗笑道,我隨眼打量了一眼旁邊的小芳,笑道:“我說,你怎么變成這樣子了?”“媽的,這幫日本人眼睛長到雞*上去了,見到女人就算面容被隱了還敢上來挑戲,剛才我做了兩批,后面實在閑麻煩,就要妹子換男裝了.”孤獨求敗氣罵道,我點了點頭,道:“挺合理,畢竟我們出現的地方是無人之境,但是在城市里他們應該不敢光天化日地強搶了.”“恩,有道理.”孤獨求敗點了點頭,瞇著眼看向了我的身后.我向他眼神的地方看去,只見紫電托著櫻子,身邊跟著井上憐姬一起走了過來,櫻子仍然騎在紫電背上沒下來,孤獨求敗看到紫電背上的櫻子不禁露出了一個男人都懂的微笑,我微微一愣,輕輕地搖了搖頭.小芳看到紫電背后的櫻子瞇著眼睛白了我一眼,顯然在不滿我一到日本就拐了一個日本MM,怎么說她的初吻了被我個搶了,雖然她自己不肯承認游戲中的初吻不算初吻.“井上憐姬,這是舍妹井上櫻姬,很高興認識你.”井上憐姬一臉平靜地走過來,對孤獨求敗微微鞠了一躬.隨著井上憐姬的話,櫻子在紫電輕輕低了下頭,算是鞠躬了.孤獨求敗聽到她們的名字明顯地一愣,轉頭向我看來,明顯的一副“這是怎么回事?”的表情.“呵呵,這是我兄弟咸蛋.”我指著孤獨求敗笑著介紹了一下,孤獨求敗尷尬地看了我一眼,臉上牽起了一絲難作的笑意,勉強地笑了笑.孤獨求敗面帶笑容地微微揮了揮手,算是打過招呼了.面帶笑意地瞄了小芳一眼,看著她胸前本來飽滿的突起現在已經被裹成了近平,我帶著一絲邪意地笑容對井上憐姬介紹道:“這是荷包蛋,他是咸蛋的親弟弟.”“哦,荷包蛋君你好.”井上憐姬微微鞠身打了個招呼,小芳明顯對這稱呼一愣,白了我一眼,但是也不好發作,帶著有點僵硬的笑容微笑道:“井上小姐你好.”“最后這個是…”我剛將手轉向圣靈,開口介紹,下一刻一個冷冰到沒有一絲感情的聲音在周圍響起.“導蛋.”圣靈的面部沒有一絲變化,仍然是那個扭曲的骷髏笑容,身體立而不動.他的聲音很冰冷,很中性化,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圣靈開口,不禁大為好奇.轉頭向圣靈看去,卻沒有發現一絲異樣,他還是原來那般無謂,微風吹過,牽起一絲衣角,圣靈卻依然不動.“我們是傳說中的無敵四蛋.”我笑道,小芳在旁邊白了我一眼,孤獨求敗尷尬地笑了笑,而在紫電背后的櫻子也在強忍著笑意,井上憐姬嘴角微微牽動地看了看我,我微微一笑,在井上憐姬的示意下,我用眼神詢問了一下孤獨求敗,是否要進去櫻木道坐坐.“不了.”孤獨求敗搖了搖手,“我們來找皮蛋兄有點事,這次幾兄弟出來確實是為了點任務而來,就不在井上小姐這里多逗留了.”孤獨求敗道,我點了點頭,自然也知道這次來日本并不是來玩的,萬事以國家為重,所以并沒有反對孤獨求敗的話.反到是井上憐姬聽到他的話明顯一愣,多少男子想被邀請到櫻木道里面來喝杯茶?這個男人竟然拒絕?這更讓她堅定了這些人不是普通之輩的想法.點了點頭,我對紫電揮了揮手,準備起身,卻看到紫電背上的櫻子.此時櫻子一副不舍的樣子,小嘴微微嘟著,雖然相遇時間并不長,但是我知道我在她心里已經留下了絕對抹不去的痕跡.櫻子微嘟著小嘴,一雙小手緊緊抓著紫電背后的毛發,一副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非常明顯的不想我離去,又扮起了男女老少通殺的可憐表情.我微嘆了口氣,苦笑地向孤獨求敗看去,哪知孤獨求敗竟然裝出一副完全不知情的表情,現在這種情況確實不是個好情勢,他裝起傻也是在情理之中.我無奈地搖了搖頭,輕輕揮了揮手,對井上憐姬施了一個告辭的眼神,轉身向外走去.就在我邁出步的同時,圣靈自動地站到了我的背后,畢竟怎么說他也是我的貼身保鏢,雖然有點不敬職,但是在必要的時候需要給我面子,他是清楚的.那天完全進入嗜血狂化后到發生了什么事我確實不太記得了,至于自己全身肌肉為什么會粉碎性撕裂,而為何事后圣靈看我的眼神稍微有些不同,我也不知道,但是卻隱隱覺得這事很蹊蹺,卻怎么也記不起來了.“櫻子,下來了,我要收回他了.”我邊走邊道,也不想轉過頭去看身后的櫻子,畢竟我只是來這里完成任務的,不想牽扯到更深層次的東西,就像有些人,無論多么短的距離,最終也許怎么都走不到一起.櫻子從紫電背后慢慢地爬了下來,我聽到她落地的聲音,接著紫電屁殿屁殿地跑到了我的身后.此時我已經出了櫻木道的大院,孤獨求敗在我身邊,圣靈和小芳都跟在我身后,而紫電在我旁邊哼哼地走著.身后傳來有如實質般的積熱眼神,我并沒有去理會.每個人的生命就像一本,來來去去的人群,一個又一個的配角龍套更換不止,也許這一刻我在她的生命里算是個主角,但是卻不能肯定我以后還是.有句話說得很經典,是講一對母女的,女兒將會是母親生命里一輩子的主角,但是十年后,二十年后,母親在女兒的心中又是什么樣的位置呢?像我現在就被放在了這樣一個情勢下,我很清楚的知道櫻子對我確實有好感,這能很明顯地感覺出來.但是這種好感只是建立在她當時深受敵圍而我救她所產生的感激心情,再者混上一些女人對強大男人的崇拜天性,這種好感是沒有任何感情基礎的.她連我是誰,我從哪里來,多少歲,職業是什么都不知道,說白了,她對我的好感完全是以貌而取,所以并不可靠.記得我曾經一個朋友的母親告訴他,如果你跟一個女孩交往,她在第一天就讓你上了,那么代表著她將會給予別人一樣的權力.雖然櫻子對我的好感并沒有那么極限,但是怎么說,也許我是一個眼光高過頂的人,對于這么膚淺的好感我是不削的.對于墨兒,我能感受出她那深深的依賴感和愛意.也許不是愛吧,也許只是一種寄托,我不知道,因為我自己本身也不知道愛是什么,我承認,我從來沒經歷過愛,也許有一天等我失去某些東西的時候,我就能明白愛是什么了吧.對于欣欣,我不知道該怎么說.她的變化真的很大,從一開始的放肆與不成熟到現在的端莊和接近冷酷般的冷靜,我感覺自己有點像在跟一個機器人交往.也許我們并不是在交往,只是在敷行當初的責任吧,畢竟如果一拍兩散,在欣欣心中她可能會認為自己的第一次就這么無緣無故地丟了,我想抱著這種古老想法的她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的.至于血兒,我更混亂了.一直以來說實話我除了從見面的第一次之后就再沒對她有過任何的好感,跟她在一起完全是因為她是欣欣的閨友,然而現在住在一起更是她自己賴下來的,而我想搬出去都不行,似乎她老是用著暴露我身份來威脅我.但是自從上次替她SY過我的感覺就變了,怎么說…她無疑是我見過女孩之中身材最好的,就連墨兒也沒有她那么完美,畢竟墨兒是從小在奴家城長大的,因為每天都有體力活的關系雖然身體很健康,但是卻在手中留下了一層薄繭,這也是墨兒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吧,至于其他的部位,墨兒都保養得跟一塊美玉般純潔,讓我隱隱不忍打破這塊美玉而增加暇毗.當然我自知我對血兒感覺的改變只完全是因為肉欲上的接觸而讓我產生了占有欲,對于櫻子,我除了贊嘆她的美貌外竟然驚奇的沒任何其他感覺.有史以來一般我只要見到一個漂亮的女孩就想把她上了,當然以前在東街的我也是這么做的,縱使我養成了一個風流卻不下流的習慣.以我和卡通的話來講,這只是一個過度期,每個人人生都會經歷這么一段,過了這個年齡階段就好了,就會想安靜下來找個女孩好好交往了,至于為什么這個過度期這么長,那是因為好的女孩遲遲沒有來到.如果是以前,我見到櫻子一定會想方設法把這小女孩騙到手,然后把她上了嘗嘗鮮,但是驚奇的這次竟然沒有任何**,直到我轉身離去的那一刻我心中也沒任何不舍,就連她在身后呼喚我的聲音我的置之不理,裝作沒聽見一般緩緩離去,直到我和孤獨求敗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視線之中.“姐姐,櫻子很討人厭嗎?”櫻子兩眼水汪汪地看著那個逐漸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一秒之前還能隱隱地看見人群中那一抹的菊黃色,下一刻他如鬼魅般消失,仿佛從未存在過.強烈的痛感和不舍從心中傳來,櫻子知道,自己初次的暗戀對象就這樣離去了,這個相處了只有幾個小時不到的少年在她心中留下了他獨自的烙印,那個帶著一絲邪意的笑容在她腦海中徘徊,怎么也抹不去,而她也不想讓它消失.“當然不會.”井上憐姬輕輕地摸著雙胞胎妹妹的頭,深逐的眼光望想了遠方,方向與她妹妹向同.井上憐姬唯一和她妹妹不同的地方就是她比較成熟,知道怎么掩飾自己的感情,但是就算她怎樣不讓自己去想,她都無法否認這個少年是她生命中第一個給她如此強烈壓迫感的男人.這種壓迫,不是敵利的壓迫,而是那種男人對女人產生的天生壓迫感,身為女強人的她絕對是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強烈的異性沖擊.井上憐姬望向遠方,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她確實在努力地尋找那個已經消失的背影.“那他為什么告別都不說一聲就離去?”一滴清淡的眼淚從櫻子眼角溢出,緩緩地…滑落到嘴角邊.淡咸的味道涌入了櫻子的口中,她心中的苦澀更濃了,努力地回憶與皮蛋大哥相處的情景,卻凄慘地發現,那個身影從他消失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越來越模糊了.“也許…他本就不應該來到我們的世界.”井上憐姬半自語地看著消失的背影,卻不覺身后的一個火紅色身影卻也同時消失.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