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天啊,這都是幫什么人啊…”野獸看著兩百米開外突然出現在少年身邊的白發小孩,那個所謂的‘小飛哥’,嘴已經成了一個完美的O型.一秒之間移動了一百多米的距離,要不這個小孩的速度已經達到極限,要么就是這個小孩剛才在潛隱之下用了瞬間移動,但是無論怎樣,野獸知道,這個小孩的實力根本不是自己可以相比的.傳說中的秒殺發生了在自己無比驕傲的黑狼王身上,如果別人不清楚當時的情況,野獸自己本身更清楚不過了.前一秒黑狼王還在聚集著自己全身的力氣對那一頭的虎王們試圖發出博命攻擊,因為在極度的憤怒下黑狼王并不需要達到生命的極限就發動了博命攻擊,下一秒,野獸愕然地發現上一秒血量還是滿的黑狼王,足足有三千血量的黑狼王,下一刻已經直接被秒殺,野獸又怎能不動容?酷酷地出現在我身邊,對著下面已經瘋狂的觀眾來個帥帥的微笑,小紅也同時對下面呆呆地看著他們兩的小芳揮了揮手,這樣的舉動頓時再次引起一次大轟動.無奈地笑了笑,我抱著小紅身邊跟著小大人一般的小飛走下了競技臺,走之前我還不忘對那邊已經呆掉了的野獸打了個招呼,可是看人家那模樣似乎沒覺察到一般,笑著搖了搖頭,我走下了臺.頓時許多人圍了上來要簽名,我一臉苦笑地抱著小紅開道,身后跟著小飛.其實大部分觀眾都是沖著小飛來的,這小子倒是挺享受,這會接過那個MM的本子在上面飛舞一下,下一刻又在另外一個湊過臉來的PLMM臉上香一口,倒是十分不害羞.其中許多男玩家也在那邊開玩笑般地喊著‘小飛哥’,也來索取簽名,小飛到是很會做人,男女同任,結果這讓他在男玩家中也獲得了歡迎,一時間人氣達到了頂點.“爸爸!你說的要帶小紅去買巧克力哦!”小紅小手往我脖子上一環,可愛的小臉往我懷里湊著,嘻道.我嘿嘿笑了笑,摸了摸她嫩白的小臉,笑道:“當然!爸爸這就帶你去!”小紅嘻嘻一笑,向我肩后望去,卻看見小飛正好在一個漂亮大姐姐的臉上大方地親著,頓時不滿地嘟了嘟嘴,叫道:“呆子!快點走啦!爸爸帶我們去買巧克力啦!”“切!”小飛不高興地撇了撇嘴,沒有任何預兆地消失了.人群中頓時又是一陣轟動,我苦笑地搖了搖頭,看著那幫試圖找出小飛身影的家伙.開玩笑,就連我都不知道這小子在哪,就連地圖上也看不到,你們又怎么找的到?“小紅好厲害哦!來!讓姐姐親親!”小芳不知道怎樣突然間從人群中冒了出來,手中拿著限量版依麗莎白皇家巧克力,在小紅面前揮了揮.小紅高興地瞇了瞇眼:“姐姐!抱抱!”“嘿嘿,”小芳得意地對我挑了挑眉,從苦笑的我懷中接過了小紅.小紅非常配合地親了親小芳地側臉,取出一粒價格昂貴到我要賣身的巧克力,包裝一剝便整顆吞了下去,高興地嚼著.“皮蛋兄,10分鐘后來9號選手臺.”孤獨求敗的信息突然在我面前冒了出來,我疑惑地看了看,便給小芳看了消息.小芳也不知情地聳了聳肩,當然我們最后決定去跟孤獨求敗會合,但是之前我們首先到了食品店,而且是高級食品店給小紅買了幾盒巧克力,當然小飛這家伙也少不了.看不出來,這小家伙平時一副我是大人的模樣,一到了吃上面,跟小紅是同一個口味.十分鐘后我和眾人準時來到了9號臺,看著臺上一個戰士被一個死神聯的法師華麗地放倒,我在人群中找到了孤獨求敗那傲人的身影,在他身邊,竟然是正在扇著扇子一臉微笑的三少.“嗨!”我笑著打了個招呼,小紅在小芳懷里甜甜地叫了聲:“孤獨叔叔好~三少叔叔好~”孤獨求敗裂嘴憨厚地一笑,籃球大的手伸向了小紅就想摸摸這可愛的小侄女,哪知卻被小芳一臉不滿地打掉,小芳頓時道:“你那么大的手,會把小紅摸壞的!”孤獨求敗頓時由憨厚的笑轉成尷尬的笑容,裂出了潔白的牙齒笑道:“嘿嘿,小紅真乖.”說著有點渴望地揉了揉雙手,可憐地看了看小芳.三少到是微笑地扇了扇手中的扇子,一陣清風將他額前的長發撩起,潔齒一笑,三少帶著十分迷人的笑容道:“小紅真乖,來,獎勵小紅的.”說著,三少不知從拿里掏出了一盒限量版鉆石金莎巧克力,我頓時暈絕,難道這年頭每人出門都帶上巧克力?怎么像變魔術一樣說拿就拿的?小紅高興地接過了巧克力,結果下一刻,另一盒同樣的巧克力出現在三少手中,對著站在我身邊酷酷的小飛笑了笑,三少蹲了下來,笑道:“小飛,叔叔的一點見面禮,還請小飛別怪叔叔小氣哦.”我微笑地看了看三少,心想著這家伙倒是挺會做人的,先收買皮蛋先從他的小孩下手,果然不假,小飛心靈跟我是相通的,我想什么他自然也知道,禮貌地點了點頭,小飛輕道謝謝三少叔叔,接過了巧克力.“下一場:4839號對9453號!”裁判的聲音在臺上響了起來,三少‘刷’地一聲把扇子收了起來,露出了一個標志性地微笑,道:“該我出場了.待我去去就回.”說著,三少撩了撩他那非常考古的古裝,只見雙腳一蹬,頓時跳上了臺.三少穿的是一身古典的武俠裝,不像穿在野獸身上有古俠的氣勢,三少這一身裝扮到是挺書生的,加上他那一扇一扇的扇子,十足十像極了一名秀才.三少的對手是一位男精靈弓箭手,這是自由決賽,代表著雙方可以使用魔寵.那個弓箭手的魔寵是一頭抵抗級的風流豹.看著那弓箭手右肩上的骷髏頭,在別人眼中他的級別是隱藏的,但是在我眼中卻不是.隨便用了個鑒定術,系統顯示出他的級別是43級,卻是個高手.至于小芳和三少的級別不知為何我卻鑒定不出來,想必他們身上一定有什么特別的技能可以避免我看穿吧.習慣性地開場喝彩開始表現,幾乎所有都是在給那邊的弓箭手“死神*阿秋”打氣,我看了看這家伙的名字,嗨,還真是我的忠實支持者,竟然是死神家族的人.與死神聯不同,自從我的名字在‘生死’中打響之后,就有一幫頂著‘為國爭光,打到帝國主義’的家伙們以我的名義建立了死神家族,每個成員都在自己的名字之前掛上了‘死神’兩個字,像面前的這為‘死神*阿秋”就是其中一名,當然,要進入死神家族首先要進入死神聯,然后再可以向系統和死神神殿申請改名字.改名字必須要有家族的同意才可以,改完名字后便自動加入了家族,其中有很多項福利可以享受,至于具體是怎么樣,我倒是不知道.其他的先不管,看了看這位弓箭手的魔寵和他自己我便知道這家伙雖然表面上是個高手但是實質確實不怎么樣.在別人眼中似乎43級很強了,而且風屬性弓箭手配了個風屬性的怪打起騷擾戰來很強.但是事實上有著豐富的戰斗經驗的我知道,這個阿秋本身就是風屬性,那么代表著他的速度已經不低了,如果他是想走‘惟快不破’這條路線的話,那么他就大大地錯了.畢竟他是遠攻,如果想靠著風流豹來騷擾敵人,確實太不可能了,因為風流豹雖然是風屬性,但是畢竟是抵抗級的,速度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相反之,如果是這樣阿秋還不如選個會遠程攻擊的魔寵更好,或者一個血量多可以抗怪的魔寵,這樣能更有效地幫助他升級.但是現在我說的這些話也是白說,畢竟‘生死’里面的魔寵不是說選就選的,很多人還沒有魔寵,說不定阿秋是十分不易才得到這只風流豹的呢?看著裁判的手迅速揮下,隨著比賽的開始,大家都憑住了呼吸,雙眼放光地看著臺上的絕斗.“刷刷刷!!”地三聲速響,還未等大家反應過來什么事,阿秋已經飛快地射出了三箭.在此同時我心中暗驚他的實力,那次去日本的時候看見紅寡婦的勢力超群,竟然在輕描淡寫間差點秒殺了井上憐姬,但是現在看阿秋的這一手,卻絕對不比紅寡婦差上絲毫.中國不愧是中國,經過了死神聯的精心淘寶,死神聯隨便挑一個出來都是個性十足的高手,今天讓我大開眼界,我第一次發現‘生死’中竟然有著這么多強力的玩家,如果那時候我攻打的不是日本,而是中國,都不知道要被掛到哪去了.其實這也是有苦衷的,第一我剛剛升到了99級,還未完全習慣自己的實力.我對實力的判斷還停留在80級之前打日本的時候,現在我已經99級了,技能已經提升了兩次,實力可不是差上一點那么簡單.再者,當時打日本的時候大家普遍的級別都是30級以下的,偶爾來上個30級以上的被我一殺又直接掉兩級,這樣一來高手就確實見不到多少了.但是現在死神聯的平均級別都在40級以上,幾乎每個戰斗人員都達到了40級,幾萬中有那么幾個還未到的也都離40級不遠了,而40級以后就可以轉職,這導致了實力大大地提升,如果說我在野獸40級之前碰到他,絕對是不削的秒殺,但是現在看到他帶著6只巨狼出去溜一圈,心里卻不得不感嘆這家伙的強悍.“刷刷刷!!”地三箭帶來的是十足的喝彩聲,不必阿秋指揮,風流豹已經飛快地撲了上去.雖然是風屬性,雖然在外人眼中它跑得飛快,但是在我眼中這只可憐的抵抗級魔寵卻是慢得跟狗一樣.三箭以閃電般的速度射出,我暗自點了點頭,這樣的實力確實不弱,如果一個小團隊里有了這樣一位弓箭手,就幾乎不用為法師的騷擾而擔心了.然而就在我暗自為阿秋實力感嘆,精靈族果然是弓箭手最佳的種族,只見我眼前一花,臺上的三少突然柔弱無骨般地飛快地扭了幾下腰,上身化為了一道暗灰色的淡影,接著只聽見“叮叮叮!”地三聲,下一刻,阿秋剛射出的三只箭已經被擊落在地上,三少的扇子已經打開,擋在胸前.冷冷地哼了一聲,三少雙腳飛快地一蹬,沒有任何預兆地,他的身體便化為了一道淡影向阿秋沖了過去.我見此心中大驚,就算我自己也不絕對沒有那三少那樣的速度,以身化影,這是我能勉強達到的,但是看三少的速度,竟然那么從容,比我還快上幾分,而且看他臉上的屑意,似乎還隱藏了很大一部分實力,這又叫我怎能不驚?如果別人沒看見剛才三少上身化成淡影般的動作,我卻十分清楚地看見了.在精神狀態下,三少的下盤十分穩定地固定著,上身飛快地扭轉了幾個方向,手中的扇子閃電般打開,以三個鬼異到令人不可相信的角度將飛箭一一擊落在地,就像黑客帝國里面那個身穿西裝的電腦人一樣,動作快到令人玄目.像一只離弦之箭般三少在剎那間已經達到了令人發指的速度,臉上帶著一絲殘忍的微笑,在眾人眼中一道淡灰色的暗影飛快地穿越過了比武臺,帶著微風的呼嘯聲,相距50米的距離竟然被三少在瞬間已經拉至面前.接著,淡影飛快地從阿秋身邊撩過,下一刻,阿秋手中的動作已經完全僵硬住.至始至終,阿秋的風流豹根本沒派上用場,三少沖它身邊飛過的時候它根本沒反應過來.太快了!這是我第一個想法.“4839號獲勝!”裁判愕然宣布,剛才驚人的速度令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其實并不是每場大家都這么安靜地,但是確實,我剛所經歷的三場都已經超過了普通人的認識,首先是我毫無預兆地一腳將空氣中的刺殺者踢飛,接下來是小紅的虎王召喚和小飛秒殺黑狼王,現在三少超人般的速度又將大家狠狠地震撼了一把,說到三少的速度,我不得不佩服,就連我自己恐怕在速度上也絕對跟三少討不到好,想到這里我不禁暗驚,頭上流下一滴冷汗.三少對臺下口瞪目呆的群眾露出了一個標志性的微笑,像古代片里面的俠客般輕輕撩了撩俠裝撲在腿前的長布,便刷地一聲從臺上跳了下來.身后,阿秋愕然倒地,仿佛石頭一般,風流豹走到阿秋的身邊傷心地嗚咽了一聲,舔了舔主人的臉.“點穴術.”三少看著我不解的神情,微笑地解釋了一下.我在次對三少使用了一次鑒定術,但是依然沒有任何結果.有點尷尬地笑了一下,我道:“三少兄的實力真是令人感嘆啊!看三少兄的實力級別應該已經不在孤獨兄之下了,為何在榜上見不到你呢?”接下來的一幕讓我狠不得一腳把這個家伙踢到泥土里去,只見三少刷地一聲扇開了他的扇子,輕輕地扶了扶鼻尖上的金絲眼鏡,三少露出了一個自以為十分迷人的微笑,嘴角輕輕地挑了挑,三少扇了扇手中的扇子,而扇子的微風拉起了他額前的一絲長發,很有一翻風情.三少深逐的眼光往向了遠方,然而如果此時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深藍的大海而不是騷動吵鬧的人山人海,這個動作到也合情合理.輕輕地扇了扇手中的扇子,再輕輕地撩了撩額前的長發,三少面似十分憂郁著實卻十分feng騷吐出了一句幾乎讓所有人都暈倒的話:“我喜歡低調.”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