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有如一朵絢麗的死亡之花,令人恐懼的超級爆炸在競技場中散開.紅黑色的火焰卷便了競技場直徑500米的所有空間,一時間整個競技場在半圓型的結界的限制下形成了一個紅黑色的半圓,結界上面絲絲火絲在游走,坐在離競技場最近的觀眾們紛紛開始向各路神明祈禱,拜托自己的人品好要一些,如果這次不掛,我發誓我再也不在死神的決斗中坐最前排了.所有人望眼欲穿地看著化為一顆火紅色半蛋的競技場,心中在感嘆死神威力的同時,都在想到底什么樣的變態能夠從這火焰地獄中走出.場中所有的觀眾似乎約好了一般,安靜的死寂中連某個觀眾緊張的磨牙聲都能聽清楚,隨著場中的火焰漸漸地退去,一片黑色的焦氣在結界中滾動,只聽見‘刷’地一聲,競技場中的結界被退去,頓時所有的黑煙同時向空中涌去,在地上留下了一層厚厚的黑灰,一時間整個競技場都是純凈的黑色,仿佛真的被原子彈洗刷過一般.在無邊的漆黑之中,那一條雪白的長裙是那么地顯眼.NPC妹妹絕美的面容上掛起了一個微笑,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所有人跟著她的腳步,一眼,一眼跟隨著她看去.一個黑色的隆起,NPC妹妹在它面前停了下來.競技場中的一切都化為了黑灰,由于距離較遠,所以很多人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微小的隆起.但是下一刻,鏡頭轉到了這個黑色的隆起身上,在所有人心中緊張得要爆掉的時候,這個黑色隆起…動了.“**…”我吐出了口中的黑灰,身上的玄鐵黑甲壓得我根本無法活動.直到前一刻我整個人還處于半昏迷狀態,出乎我意料的,這個爆炸要遠比我想象中強的多,三面盾幫我擋了傷害,加上我本身60%的魔抗和5000的血,竟然還沒烤得這么狼狽,顯現想一想都可怕,這個爆炸的強度遠遠在我意料之外,搞得我本身差點就掛了.令我崩潰的是,我身邊的NPC妹妹正在微笑地看著我,當我口中吐出了那兩個十分不雅的字的時候,不知道是預先就算計好的還是正好碰巧,我的聲音被NPC妹妹擴放到整個競技場內,一時間所有人都聽見了死神罵臟話.微微地愣了愣,我雖然神智有點不清,但是我還是清楚地知道剛才我的聲音被放到了整個競技場中.一滴冷汗從我額頭上留下,我雙手努力地支撐著自己爬了起來,雖然有點搖搖欲墜的感覺,但是卻沒有一個人笑話我.試問,如果換成場中任何另外一人,他們有把握在如此強大的爆炸中還生嗎?所有人聽見了我的聲音首先愣了愣,下一刻,沒有任何預兆的,瘋狂的吶喊喝彩聲和震耳的笑聲響了起來.競技場中所有的死神聯的成員都被分配了到VIP區,看到了自己老大竟然能從那樣的爆炸中活下來,頹廢的煙和卡通還有冷傲三人哈哈大叫著,在那邊鬧得最瘋.我苦笑了一下,這身玄鐵黑甲壓得我幾乎喘不過氣來,但是為了面子我還是沒辦法,必須穿上,畢竟死神和他的囂張黑甲在眾人眼中已經成為了一個象征.我苦苦地嘆了口氣,這就是傳說中的打腫臉充胖子啊.“獲勝者,一號選手死神.”NPC妹妹站在我身邊,對我溫柔地一笑,宣布了我的勝利.我看著絕美的NPC妹妹,下面的兄弟有蠢蠢欲動的預兆,我不禁心中郁悶,這是怎么了?難道這一陣子自己的青春期到了嗎?怎么看到美女下面竟然會抬頭?尷尬地看了一眼NPC妹妹,我漠不作聲地站在她身邊,任由著場中的人群瘋狂的吶喊著我的名字.在臺上再站了一陣子,隨著NPC妹妹的牽引回到了房間.小紅一看見我就嘻嘻地跑了上來,小手一張:“爸爸,抱抱!”我笑著接過了小紅的抱抱,掏出了盒巧克力塞到了她手中.小紅搖了搖頭,秀了秀手中的戒指,嘻嘻道:“爸爸,三少叔叔他們給的巧克力還沒吃完呢.”我笑著摸了摸小紅的臉蛋,道:“好啦,午睡時間到啦.”說著,我不顧小紅的反抗,抱著她跑到了床上,將她往床上一丟,幫小家伙蓋好被子,還特別把她手中小芳送給她專門裝巧克力的戒指取了下來,因為那次我發現小家伙竟然趁我午睡的時候躲在被子里吃巧克力,哼哼,可惜被我抓住了.把小紅安頓好后我帶著小飛跑去洗了個澡,這小家伙雖然老是裝個小大人,但是從很多事情上還能看出他的不成熟,比如每次洗澡的時候我不跟他洗他就不洗,而且每次洗他都要拿著他的小**來跟我對比,比了半天后,跟我來上一句:“爸爸,偶的小**好象長大一點了.”那次我在洗澡的時候突然想起了墨兒,結果下面不可控制地變身了起來.小飛盯著我的長劍,一雙漆黑的小眼睜得巨大,結果在我下面已經達到了最高境界不再長后,小飛呆呆地看著爸爸的大象,許久,才冒出來一句:“爸爸…小飛還是太嫩了…”先幫小飛把全身給洗了,我心想我這個當爹的還真是做的有模有樣,剛剛絕斗完就要照顧兩個小孩,就差沒給他們去喂奶了.幫小飛洗完頭和身子后,我拿過一個板凳瀟灑地往上面一坐,小飛嘿嘿一聲,拿著洗浴液就跑了過來幫俺搓頭擦背,這也是人生最大的享受之一啊哈哈.洗完澡后我和小飛跑到了床上,我睡在最中間兩個小家伙睡在我旁邊,小紅還非常霸道地爬到了我的胸口上一把把我抱住了趴著睡,小飛到是不喜歡動手腳,一人側到一邊呼呼地睡著了,我苦笑不得地看著胸膛上的小紅,瞇了瞇眼,也睡去了.時間不知不覺得過去了,當我再次醒來時,還是系統自動提醒的.皮蛋的決斗到了,我連忙爬了起來,帶著,迷迷呼呼的小飛和小紅開始刷牙簌口,直到我們三個人都準備完畢,NPC妹妹正好宣布請19號選手卡通和20號選手皮蛋到臺上聚集.微笑著不語,我早就知道皮蛋的第一個對手是卡通.說實話我已經很久沒跟我這個兄弟練招了,以前在校園里沒事還會一起練練散打泡泡MM,至從進了‘生死’,我們的距離似乎被拉遠了一點,加上上次差點被刺殺的那件事后,我已經告訴卡通別跟我聯系了,這樣一來距離似乎又遠了點.臉上帶著微笑,我帶著小飛和小紅走到了競技臺上.卡通這個家伙沒沒到,但是當我走到臺上時,歡呼聲頓時響了起來,我上一次所展現的滅月斬給人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很多人都在期待皮蛋和死神的決斗,隱隱都認為皮蛋有著挑戰死神的能力,我的人氣在所有人之中絕對是最勝,當然除了死神之外,就連孤獨求敗的人氣也不如我.還是同樣的NPC妹妹,見到我后NPC妹妹的臉上帶了與上次一樣的微笑.輕輕地聳了聳鼻子,NPC妹妹給了我一個異樣的眼神.我心中一驚,她可是NPC,難道她能看出我就是死神嗎?眉頭微皺著,我剛開口欲言,頓時競技場中的喝彩聲突然爆發起來,我清晰地聽見了其中夾雜著眾多女玩家的喝彩聲,臉上放松了一下,微微一笑,我知道是卡通來了.“光明王子我愛你!!喔!!”瘋狂的女觀眾們吶喊了起來,卡通臉上帶著一副自信的微笑一步一步走了上來.仍然那樣英俊,我看著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皮蛋,你好.”我笑著將手伸到卡通面前,卡通微微一笑,接過了我的手微笑道:“卡通,很高興認識你.”“比賽將在10秒之后開始,請兩位選手做好準備.”NPC妹妹看了我們兩一眼,微笑道.松開了對握著的手,我和卡通同時向后退去.50米距離是基本要求,因為卡通是智慧兼力量型職業,而在眾人眼中我則是力量兼敏捷型的職業,而死神則是智慧兼敏捷型.但是現在除了幾個跟我比較熟的人,比如唐家三少和孤獨求敗還有小芳,其他人都不知道我會潛隱,這也將我獲勝的機率提高了一分.看著50米開外的卡通,隨著NPC妹妹溫柔的‘比賽開始’,我微微一笑,雙腳用力,直接向卡通奔飛過去,手中握著兩把單手劍,只聽見刷刷兩聲,兩道半米長的凝月斬已經向卡通飛刺而去。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