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然而,還未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就在下一刻,但大家都以為死神已經把唐家三少給揮手之間放倒的時候,我的身體毫無預兆地輕輕地震了一下,然后接著‘叮!”地一聲,系統美麗的聲音響了起來:“玩家死神被偷襲!玄鐵黑甲防御成功,偷襲無效!”地上那個被撞得暈七八素的唐家三少漸漸地化為了一灘水跡消失了,然后我身后的這個唐家三少在狠狠地用著扇子對著我脊椎一個穴位狠狠地捅了一下后便直接跳開了,險而又險地躲過了閃電般追擊而來的幾個99級骷髏刺殺者的偷襲,唐家三少輕輕一躍便已經入空數米之高,遠遠地飛跳了十幾米,唐家三少在空中撩著他那隨風飄舞的衣前布,很有一點古典的味道.從來未被偷襲過的我在系統聲音響起來的時候便已經有點呆在了原地,偷襲??如果我剛才被唐家三少給偷襲了,那么我所見到的那個唐家三少難道只是個幻影嗎?實體幻影?唐家三少的絕學可真不少啊.我心中暗想道,瞇著眼朝唐家三少看去.身上黑光仍然在閃,一個又一個的骷髏刺殺者仍然在被繼續召喚著.我想了想我現在的情景,似乎唐家三少還不知道我免疫了他的偷襲,可能在他眼中我現在已經被他的點穴術給定上了,微沉著聲音,我并沒有打草驚蛇,身體保持著不動,我冷聲道:“實體幻影?”“不錯!”唐家三少臉上帶起了一絲得意的笑容,看著我定在原地不動,唐家三少也沒那么著急了,而且當著全中國的面拿著這個傳說中的死神開刷也是一件很爽的事,唐家三少甚至想到只要這盤自己一贏,他就跟天下宣布自己就是草魚幫的真正幫主,然而利用著這件事的影響,一招之內將死神給制服,唐家三少相信自己的草魚幫一定會一步登天!“呵呵,死神.”唐家三少輕輕地笑了笑,眼中寒光連閃,而我身上的黑光也在連閃著,在慢慢地說話之間我的召喚量已經達到了極限,118只骷髏刺殺者全部在我周圍潛伏著,而唐家三少一點也不在意,畢竟除了死神本人,他根本不相信什么召喚生物能對他造成威脅.“沒想到吧.傳說中的死神,一招敗之.”唐家三少得意地扇著他的扇子,跟我不同,我絕對是那種趁勝追擊,趁你病要你命的人,然而唐家三少此時卻像一只把我當成了老鼠的貓,不緊不慢地跟我聊著天.“確實,沒想到.”我冷然道,仍然保持著身體不動,唐家三少面帶微笑地用著扇子輕擊著他的手心,得意地看著原地不動的我.當然,此時的他渾然不知,在一片死靜中,他已經無聲無息地被我上百骷髏刺殺者軍團給圍住了,如果此時任何人看的見,便可以見他為中心,一大片連骨頭都毒得發黑的99級的骷髏刺殺者已經將唐家三少給完全包圍了起來,然而死神本人身邊則留下了10于個,以死神為中心,將一動不動地他被保護了起來.“沒想到我死神一世英明,今天卻竟然被一招而制.”我冷冷的口氣中帶著一絲不甘,唐家三少聽到了我的話,笑得更得意了.大笑聲在場中響起,所有人看著似乎已經發瘋了的唐家三少和一動不動的漆黑身影,心里都在想死神現在到底在干什么?唐家三少又在做什么?決斗呢?猛地停下了狂笑,唐家三少一雙寒眼如冰一般地直接將我穿透,聲音突然變冷,唐家三少眼中寒光連閃,冷然卻有點接近歇斯底般地撕啞道:“死神,你知道除了實體幻影和點穴術,我的最后一個技能是什么嗎?”輕輕地皺著眉看著唐家三少,我并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我相信他一定會告訴我,果然,幾秒之后,唐家三少臉上的笑容突然變得獰猙起來,似乎很憤怒地,唐家三少冷冷道:“被我擊殺的人都會自動降為一級!”心中猛地掉了一下,我此時才明白為什么這家伙當初聯絡皮蛋說要刺殺死神的時候會這么有信心.這實在是太可怕的技能了!直接降回1級!難怪我從來沒有見過他殺人,原來他是把這招對我留著啊.狂笑聲再次響起,我看著正在發泄著的唐家三少,心中的寒意更勝了一分.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愕然而止.一把漆黑色的骨匕狠狠地刺中和唐家三少的右肩,看清楚,是刺中了,而不是刺向了!一聲嘎然的痛哼聲響起,唐家三少瞪著大眼看著那只已經迅速開始變黑并且化為毒水正在腐爛的右臂,手中的紙扇掉在了地上發出了一聲啪噠的擊地上,唐家三少雙眼怒睜著,狠狠地盯著我,然而我還是那樣一動不動地,冷冷道:“誰說不動就會輸的?殺了你我連手指都不需要動.”“是嗎?”一聲冷笑從我身后響起,下一刻,系統的叮聲再次響起,我一點也沒有猶豫,右腿還未轉身便向后踢去,接下來我明顯地感覺到右腳與某樣物體親密地接觸,轉頭望去之間唐家三少的身體已經飛速地如一顆炮彈般離我而去,從空中拉起了一條長長的弧線.然而我當然沒有就此罷休,飛快地轉身,看著唐家三少飛速離去的身體,雙手同揮,瞬間無數幾乎看不見的冰針便如暗器般直接向空中的唐家三少飛去,現在我的身份是死神,而我還暫時不想在眾人面前展示出我強大的近戰能力,所以能隱藏一份實力便隱藏一份為好,雖然我知道現在我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沖上去一刀將飛在空中的唐家三少給做了.身影突然消失在空氣中仿佛從未存在過一般,我皺著眉看著自己的銀針從唐家三少本應存在的地方穿透,直接擊在了場外的結界上拉起一層層淡淡的漣漪,瞬秒后,唐家三少的身影出現在我30于米開外,臉上的笑容不再那么從容,面部的肌肉卻似乎有點僵硬,唐家三少有點不可相信道:“你…沒被點穴?”“你不是也有一個以上的實體幻影么?”我冷冷的聲音中帶著一點點笑意,輕輕地揮了揮手,頓時三面大盾已經出現在我面前,而我的骷髏刺殺者軍團再次消失.依然停留在初級血狂化中,我漆黑的身影被三面魔法盾夾護著,周圍,一百多個99級的骷髏刺殺者在徘徊,這也讓唐家三少本人變得有點不安穩起來,畢竟他本身也只有50級,面對著上百個比自己級別高上一倍的怪,別說唐家三少,就連我自己也絕對不輕松.輕輕地笑了一下,下一刻隨著我的右手一揮,冰火爆再次被瞬發而出,一個個夾著藍色火焰的冰球紛紛朝唐家三少的本體飛去,然而眼前愕然一晃,突然,毫無預兆地,三個身穿著灰衣的唐家三少頓時出現在我面前,三條淡淡的身影飛速地拉過,紛紛朝我襲來,我看著迎面而來的三條淡影,眉頭微微地皺了皺.同時被三面盾維護著,我對自己的安全并不是很放心,要知道,我面對的可是中國7億多玩家而淘汰出來的最后5人,應該說是除我之外的三大高手之一!如果簡單的一個魔法盾就能難倒三少,那么我想他也不用混了.在經過的時候,因為極限的速度指使我的骷髏刺殺者軍團根本沒有反應的時間,就那樣看著唐家三少的三個身影從他們之間飛過,然而我卻驚愕于唐家三少竟然能看清楚這些骷髏刺殺者的身影而不跟他們撞上,心中頓時沉了一分.飛速地向我奔來,我看著面前淡淡的三條灰影,根本無法分清到低哪個是真身.眉頭深皺著,我頂著面前的魔法盾,飛快地朝地上砸上了一個冰火爆,然而就在唐家三少那淡淡的身影已經快要接近我的那一瞬間,三個字從我口中及時地吐了出來:“暴火圈!”說時快,那時其實一點都不快,仿佛春后的小雨那么及時一般,暴火圈和冰火爆所產生的爆炸頓時在我面前爆發開來,就在唐家三少離我只有僅僅十幾米之時.別小看這短短的十幾米,對唐家三少那變態的速度來說這只是一瞬間!將機會把握到瞬間的精確,這里面絕對參和了少許的水份,但是誰也無法否認,死神這個原子爆放得實在是太漂亮了!在唐家三少將要對我造成威脅的前一剎那,原子爆散了開來.巨大的沖擊力理所當然地將我本體給直接擊飛,但是在魔法盾的保護下我本人只是被單純地擊飛而已,沖擊力將我帶入了空中,然后一個華麗的翻身,穩穩地落地.然而唐家三少就沒有那么好過了,迎面而來,他正好沖進了原子爆的中央,強大的爆炸以他為中心而散發開來,兩個實體幻影瞬間被秒,而因為觸極了屬性傷害的原子爆所造成的傷害絕對不是普通火球那種西貝爆,這可是真真正正純潔不能到再純潔的大爆炸,唐家三少頓時被炸出了十于米之外,一個灰色的身體瞬間變成了焦黑色,身上的灰衣也被毀了形象,唐家三少有點狼狽地落在了十于米外,但是剛剛落下的他并沒有停下動作,而是飛快地連翻了幾個身,躲過了數個骷髏刺殺者的攻擊,然后才在遠處吐出了一口鮮紅的血液,面部呈黑色,微弓著背捂著自己的腹部,在唐家三少的臉上我第一次看見了怒色.不語,我就那樣冷眼地看著唐家三少,而我的骷髏軍團也在召集下緩緩地圍在了我的身邊.冷眼看著我,唐家三少狠狠地吐出了一口血,沉聲道:“死神,你死定了.”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