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當我睜開眼時,自己已經回到了選手室.頭感覺有點玄暈,我瞇著眼睛看著天花板,回想著剛才和唐家三少的那一戰.“爸爸!!”下一刻,一個嬌小的身體帶著一陣香風撲進了我懷中,而且是橫空飛撲,剛剛醒來而神智有點不清的我差點把小紅給秒殺,但是在最后時刻自己還是停下了手,笑著把小紅給接住,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笑道:“丫頭,想我了?”“恩!”小紅嘻嘻地一笑,小嘴飛快的在我雙唇上印了一下,我頓時氣笑道:“好啊!丫頭竟然敢占爸爸便宜啦!哼,看爸爸怎么把你親回來!”說著,我裝作一副色狼叔叔的樣子把小紅抱著笑著對著她的小唇就親上去,小家伙格格笑著躲著我,一雙小粉拳輕輕推著我的胸膛.鬧了一會,最后我硬是那小紅給壓在了床上,強親了一下,才放開已經笑得肚子疼的小家伙,把她抱到大腿上,摸了摸她的小臉蛋,笑道:“丫頭,爸爸不在有沒有聽話啊?”“恩!”小紅乖乖地點了點頭,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我,我頓時氣極,怒笑著掏出了一盒金莎鉆石限量版巧克力,遞到她面前,早知道她就在等這個,我笑道:“丫頭,別吃太多了,小心蛀牙.”“哦!嘻嘻,我只吃一盒!”小紅高興地抱過了她的巧克力,我看著旁邊正在練舞姿的小飛,同時拋過去一盒巧克力,關心道:“小飛,C-walk(C-步,一種舞步)練得怎么樣?”“還行.”小飛淡淡地道,還是一副小大人的樣子.接過了我的巧克力,小飛輕輕地說上了一句謝謝老爸,然后便抱著巧克力在小紅旁邊坐了下來,兩個小家伙此時露出了非常稀少的和睦,兩人坐在一起,都不說話,只是剝著巧克力,而小紅兩只大眼睛則時而眨一眨地看著我,我微笑了一下,打開了屏幕.“我想,見過那天死神與影無跡之三少的那一戰的朋友們此時都在期待著系統對死神的宣判吧?”屏幕前,一個長得還算帥的男主持人正拿著MIC對著屏幕道,在他身后的是我不久前剛跟三少決戰的競技場.場中的觀眾席一處仍然存在著那個直徑50多米的焦黑大坑,而此時主持人正在面對著屏幕背對著大坑道,主持人的身后充滿了歡呼的人群.“由于死神的強力攻擊而導致草魚幫5600多名玩家的死亡,其中包括了10于名草魚幫的高層干部與精英,大家都在等待著系統對我們的傳說死神的懲罰吧.”主持人笑道,似乎他的心情現在特別好,主持人瞇著眼舉著手中的MIC,著面前的電視機朋友們道:“我們中央電視臺最新獲得的消息,系統并沒有對死神給予死神任何懲罰,對于這一方面的說法是這本是結界脆弱的缺陷,而不是死神本身的問題.對于系統采取這樣的舉動許多玩家發出了歡呼的聲音,然而,在茫茫的中國區之中,卻仍然存在著那些抱著不滿的朋友.”屏幕迅速地切換,這次換成了一個正在滿臉淚泣,看起來似乎有50多歲的大媽.此時她手中拿著一個菜籃子和大蔥,身穿著一身已經很多年沒人穿的那中半絲綢帶花紋的解放前女人們穿著那種很土的衣服,一雙胖胖的臉上盡是淚水,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道:“我的兒啊!!你死得好慘啊!!那天殺的兇手竟然還在逍遙法外…天理何存啊!!”接著屏幕再次轉換,變到了一個帶著金絲框眼鏡的老者.老者一頭白發,臉上就差沒寫出來‘我是學者’的這四個字了,緩緩地取下了眼鏡,老者慢慢地抬起了頭,一副深逐的眼神都觸及了人們的內心.微微地皺了皺眉,老者緩緩開口道:“我覺得…這事還需深一步地探究!”下一個出現的是一個被幾個人拖拉著的青年.青年一頭的黃毛,右手仍然拿著那個未喝完的啤酒瓶,醉熏熏地對著電視鏡頭道:“**你媽死神!敢偷襲老子!出來!老子挑不贏你就跟你姓!”然而,此時他的另外幾個朋友正在極力地將他從電視鏡頭中拖走…屏幕再次換回了那個英俊的主持人,仍然微笑著,男主持拿著MIC道:“雖然反對者奇多,但是從我身后的情景可以明顯地看到,支持死神的人不在少數.似乎所有死神聯的玩家都沸騰了,從我身后可以看見,這次風波的引起與帶頭者竟然是中國區大名鼎鼎的大將軍龍不忘,而我們今天中央電視臺非常有幸地請到了這位大將軍來給我們一個一分鐘的專門采訪.”接著,龍不忘斯文的身影出現在主持人旁邊.背上背著一把大劍,龍不忘此時身上沒有一絲以往戰斗時所散發出的兇氣,面帶著接近靦腆的微笑,龍不忘正對著鏡頭微笑著.“你好,大將軍龍不忘,久仰久仰.”主持人笑道.“彼此彼此,主持人飛機大炮的英名我可是如雷貫耳啊.”龍不忘非常考古地抱了抱拳.“呵呵,請問大將軍,對于這次的死神事件你有什么專業地看法嗎?有什么想告訴我們觀眾的嗎?對于那死去的5000多名草魚幫同胞,你又有什么話想對他們說呢?”主持人微笑著將MIC遞給了龍不忘,龍不忘非常斯文地接過了MIC,輕輕地向主持人點了點頭.鏡頭與龍不忘來了個特大寫真,只見他此時面對著鏡頭,一臉和平的微笑舉著MIC,帶著一副金絲框眼睛顯得十分的斯文.輕輕地清了清嗓子,龍不忘微微地咳了咳,微笑道:“對于這件事嘛…其實我的看法并不能稱地上是專業,甚至幫里許多朋友都說我這看法很不專業,但是盡管專業還是不專業,我這里說的話只是我個人的看法…”“恩,您的看法是…?”主持人見龍不忘開始顯露出淘淘江水延綿不絕之勢,急忙禮貌地微笑道.“那就是…”龍不忘微微地笑了笑:“我BEEP你媽!!你們BEEP活該!!BEEP跟老子斗吧!小樣你BEEP囂張吧!我BEEP!!你BEEP!!BEEP!!BEEEEEEEEEEEEEP!!”非常突然地,龍不忘拿著MIC,拋去了他本來斯文的面目,取而代之的是一句又一句兇悍地發言,而且其中每一句臟話都被系統自動給屏蔽成‘BEEP!!’的聲音了,龍不忘突然從斯文少年轉變到衣倌禽獸,一臉兇悍地樣子吐沫全飛地對著鏡頭比著中指狠狠地罵著千里之外那些正看著電視的草魚幫眾們,而在電視上系統也自動地將龍不忘的中指給屏蔽了,變成了模糊一片.‘BEEP!’的聲音不斷地響起,龍不忘破聲大罵著,幾秒后鏡頭上被噴得全是口水,然而我們似乎可以看到此時鏡頭的攝像員正一步一步后退著,然而攝像員每后退一步,龍不忘就會逼近一步,狠狠地將臉貼在鏡頭面前,露骨地吶喊著自己的臟話和挑畔,直到卡通和小煙兩人見到狀況急忙從不遠處趕來,狠狠地將龍不忘擊暈,然后卡通對著電視機面前的所有朋友和主持人都表示了深深的歉意,說以后不會讓精神病院放這家伙出來了,這才與小煙抗著龍不忘的身體離去.輕輕地摸了一把汗,主持人飛機大炮再次掏出了一個MIC,鏡頭也再次轉向了他.莊重地微笑了一下,飛機大炮繼續道:“剛才就是死神聯的高級人員專業的見解了,系統對死神并沒有做出任何實質性的懲罰,然而對于那次的死神事件,系統宣布那次死亡時掉的級別將可以申請恢復,大家只要到各自的技能師那里去申請級別恢復就行了.然而系統不僅僅沒給予死神任何懲罰,更是添本加利地將死神直接帶入了中國區代表之一.雖然我想在座的各位沒有任何人會懷疑死神的實力,但是對于系統這個奇怪的決定大家還是非常好奇地.系統給予的解釋是上次死神所釋放出的攻擊已經達到了世界之最而自動被選入天下第一比武大會國際總決賽,然而現在的正式變成了兩組2對2,由劍無敵之皮蛋決對于白色死亡之頹廢的煙,還有影無跡之三少與墮落的天使的決斗,那么接下來,讓我們拭目以待這件精彩的作品吧.這里是中央電視臺,我是主持人飛機大炮.謝謝.”默默地關掉了屏幕,我低頭不語.死神自動進入了中國前三么?皮蛋要決斗小煙么?好吧,如果真是這樣…那就來吧.我還從來沒有怕過誰.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