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微微笑了下,不語.我手中輕輕地一捏,藍色的魔力能量團瞬間化為點點藍色的星花散落在空中,有如一個小型的藍色煙花一般,樂得可愛的小紅嘻嘻地笑,高興地拍著自己的小手.默默地對著小貝望了一眼,小貝微鞠著躬輕聲道:“主神能夠這么快領悟能量的幻化,已經很不容易了,不用逼得自己太緊.”“可是這轉化得太慢了,在戰斗中幾乎沒有什么作用.”我道,小貝微笑著道:“主神也不用太著急,最好的方法就是盡快讓自己熟悉這種轉化,像當初我剛剛領悟這項原理時,也是花了很久的時間才讓能量循環有著真正的實力作用.”“恩,我知道.”我點了點頭道,將在地上伸著小手的小紅一把抱了起來,輕輕地在小紅嫩嫩的臉蛋上親了一口,轉身抱著小紅,我笑道:“那小貝,我先走了.”“恭送主神.”小貝鞠著躬道,我轉身,帶著身后的圣靈和小飛踩上了傳送陣,而三公主則留在了死神神殿中,走之前似乎感覺到她有點悠冤,但是卻沒有說什么.一陣黑光閃過,一個身穿著皮黃色的皮甲的家伙抱著一個全身紅裙的可愛小女孩出現在青草鎮的傳送陣中,在他身邊跟著跟著一個全身雪白帶著骷髏面具身材高挑的男人,在男人旁邊還站著一個一頭雪白刺發,面容精致俊帥的小男孩,如果此他們沒有隱藏面容的話,大家一定能認出他就是中國五大高手之一的劍無敵之皮蛋.抱著小紅朝著孤獨求敗給我的方向走了過去,一路上其實并沒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因為現在模仿高手很流行,就像很多人學死神用紫狼,穿黑色盔甲一樣,當我和圣靈走在一起,只是偶爾引來了幾個人的眼神,但是卻沒有惹起任何是非.看著時間我不緊不慢地走到了孤獨求敗相約的地方,遠遠地就看見了孤獨求敗高大的身影,似乎有點焦急地在原地徘徊著,在他旁邊站著一身綠色青裙的小芳.兩人都似乎有點著急地在原地來回走著,小芳時不時地跟著孤獨求敗說著什么,可是孤獨求敗卻只是垂著頭不語,一臉焦急加怒氣的表情.“嗨!孤獨兄!”我高興地打了個招呼,遠遠地舉起了手.聽見我的聲音孤獨求敗首先是愣了愣,接著,孤獨求敗馬上對著我跑了過來.以為他要給我一個大熊抱,我嘿嘿地放下了懷中的小紅,張開雙手也算是回著他的好意了.結果,下一刻,毫無預兆地,孤獨求敗一個漆黑的大拳頭就那樣對著我猛地轟了過來,我首先是愣了一下,看著孤獨求敗的大拳飛快地在我面前放大,匆忙之中我舉起了右手狠狠地握住了孤獨求敗的大拳,但是在孤獨求敗強力的沖擊下還是將我擊飛了兩米.一個漂亮的翻身落在了地上,右手中傳來劇烈的疼痛感,我怒視著孤獨求敗,氣道:“孤獨求敗,你***的吃錯藥啦?”“死神!**你媽!”孤獨求敗氣道,頓時再次向我擊來.看著孤獨求敗迎面而來的攻擊,我頓時氣中生急,飛快的向后翻了個身,接著在落地時雙腳狠狠地一蹬,身體頓時向反方向奔去,迎面對上了孤獨求敗的拳頭.雙拳相交,瞬間一片黑色的沖擊波從我和孤獨求敗拳頭交接的地方爆發開來.強大的沖擊力將我們兩暫時分了開來,我一個翻身落地,氣怒道:“孤獨求敗,你***說什么胡話呢?”沒急著向我攻過來,孤獨求敗指著我氣道:“皮蛋!虧我孤獨求敗把你當兄弟,你***竟然把我當猴子耍!”身后,小芳一臉的急切,一副想說話卻插不進來的樣子,而我身后,小紅小手一揮,數頭虎王就已經跑了出來,小飛也飛快地進入了潛隱,小紅一臉嚴肅地站在我身邊,手中的水晶魔法仗一閃一閃著,大有孤獨求敗不識像就把他滅了的氣勢.“你說什么?”我氣道.“虧我把你當兄弟…”孤獨求敗剛開口道,就被我打斷了,“停!你說我是死神?你腦子里哪根弦又甭了?”“哼,到了這時候你還否認嗎?”孤獨求敗冷笑了一下.“難道我還要非承認我是死神不可?”我氣笑道,“你憑什么說我是死神?你說我看起來像死神嗎?人家是魔法師,我丫的是個戰士!”“別狡辯了!你上次決斗的時候已經暴露你自己了!”孤獨求敗怒道,手中一閃,怒電黑矛就再次出現,矛身上電絲游走,在空氣中啪啪做響.“證據!”我大聲道,“你敢懷疑我的感情!我跟你沒完!”“哼!你不是死神,他又怎么會有我的玄鐵劍!那明明是我跟交換的!”孤獨求敗舉著手中的怒電黑矛道.“那是我上次在日本最后死亡的時候爆出來的!你不信問小芳!她當時就在我身邊!”我頓時圓道,孤獨求敗聽到這消息明顯地皺了皺眉,問道:“那玄鐵劍又怎么會在死神的手上?”“我哪知道?我放貴重物品的整個戒指都給爆掉了!你問小芳!”我裝作很氣憤地道.孤獨求敗將頭轉向了自己的妹妹,小芳對上了孤獨求敗的眼神很明顯地一副尷尬,立馬低下了頭.看到小芳這樣,我們兩頓時明白了小芳沒跟任何人說在皮蛋死后死神又出現了,此時小芳不好意思地低著頭,我與孤獨求敗對望了一眼,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一副嚴肅地口氣問道:“妹子,是不是那天皮蛋死后死神出現了?”“哥…我是怕你生氣才…”小芳開口解釋道,卻被孤獨求敗一聲怒喝給打斷了:“我在問你,有!還是沒有!”“恩…”小芳很委屈地點了點頭,接著便再沒說話了.孤獨求敗聽了這話后似乎要被氣得吐血,將頭轉了過來,孤獨求敗微微皺了皺眉,對著我輕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是我不對了,但是,對于死神最后那個凝月斬你又怎么解釋?這可是你自己的絕招,不要告訴我那是你親授的吧.”孤獨求敗氣笑道.“我又怎么知道?凝月斬雖然是我自己創出來的,但是也不難!孤獨兄我想你那幾個彈頭跟我凝月斬的原理也沒什么不同吧?我又不能保證死神在見過凝月斬后并不拷貝下來,這凝月斬不過是將戰氣凝固到劍尖上在釋放出去,而他的凝月斬是黑色的,我的是銀色的,這可是大家都見到的事實啊.”我裝作一副很郁悶的表情道,孤獨求敗聽了我的解釋后首先是愣了愣,皺著眉看了我許久,在我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來,才緩了表情,抓著頭帶著歉意道:“不好意思啊哥們,我還以為…”“我就說你丫的想象力太豐富了.”我笑道,拍了拍孤獨求敗的肩膀,“但是下不為例,老是被你這樣猜來猜去,把我當兄弟就別懷疑我,你咋沒見我說你是死神呢?”“嘿嘿.”孤獨求敗笑著撓了撓頭,轉移了話題:“實在不好意思,哎呀,圣靈兄也來了,好久不見啊.”孤獨求敗笑道,看到在一旁的圣靈打了個招呼,三公主輕輕地點了點頭,并沒有說話.我身后的小飛見到孤獨求敗也裝作大人般地微微點了點頭,孤獨求敗笑著看著這個故作大人的小孩,笑著想去摸摸小飛的頭,結果卻被小飛一個潛隱給躲了過去,空中傳來一絲不滿的聲音:“別碰我的頭發!”有點尷尬地看了小飛消失的地方一眼,孤獨求敗苦笑了一下.我上前踮起了腳一把摟住了他的肩膀,嘿嘿地打了一拳,孤獨求敗身后,小芳皺著眉深深地注視著我,頭微微偏著,右手輕輕地撫摸著左手上的那眉戒指,似乎是想從我身上看出什么來,但是卻找不到.看著小芳的眼神我知道她又起了什么懷疑,不作聲,我對孤獨求敗道:“孤獨兄,把我叫來有什么事?”“哎,其實也沒什么.”孤獨求敗尷尬地嘆了口氣,“一就是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死神,再來,哥們,加油.”此時孤獨求敗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失落的光芒,我知道自從那天他輸了以后心情就難免地低落,畢竟他這個中國第二高手竟然在所有人之前被死神幫的副堂主打得毫無還手之力,雖然說前面一小截孤獨求敗確實憑著自己的實力將頹廢的煙壓迫到極限,但是最后仍然是頹廢的煙贏了.孤獨求敗現在后悔,為什么?為什么當初自己在占據上風時不一矛殺了他?為什么還要跟他墨跡?“呵呵,不怕,孤獨兄,我下一個對手就是那個白色死亡的家伙,到時候我幫你報仇!”我親熱地拍了拍他的熊背,“兄弟別傷感了,大男人拿的起放的下,我相信天下第一比武大會以后還會有的,下一次孤獨兄再接再厲!”“哎,”孤獨求敗長嘆了一口,“竟然連前三都沒進,可惜啊皮蛋兄,我真想去世界大賽去殺日本鬼子呢.”“會有機會的,呵呵.”我笑著揉亂了孤獨求敗的頭發,將地上向我飛撲過來的小紅一把攬入了懷中.小家伙嘻嘻哈哈地在我懷里笑不停,還指著孤獨求敗可愛道:“苯叔叔!”孤獨求敗尷尬地嘿嘿笑了笑,也不知道從哪也學著潮流掏出了一盒中國白沙牌精品巧克力,我看著上面畫著一只金鶴的巧克力盒,頓時狂暈道:“含到尼古丁的巧克力你丫的給我的小紅吃?你找死是吧?”“哦!拿錯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孤獨求敗尷尬地撓著頭將手中的巧克力放回了戒指中,小紅嘟著小嘴看著孤獨求敗手中的金莎牌鉆石限量版本,不滿道:“小紅要剛才那一盒!小紅沒吃過!”“那不是乖小孩吃的巧克力,吃了要被打屁屁的.”我捏了捏小紅的鼻子,接過了孤獨求敗的巧克力遞給了她.小紅不滿地撅了撅嘴,看著在嘿嘿笑著的孤獨求敗還有旁邊一臉瞇笑拿著更高級的巧克力的小芳,剛張開小口想說什么,卻突然被系統的聲音打斷.“各位玩家請注意,各位玩家請注意.系統修復已經完成,各位觀眾請在兩小時后在競技場外集合.現在請剩余的四位選手馬上歸回各自的選手室,為接下來的比賽做好準備,謝謝.”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