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中對立著兩個孤獨的身影,場外是驚天喝彩的觀眾,各種各樣的大旗正在被舉起來,不知道什么時候我也被劃入了草魚幫一幫人了,因為孤獨求敗和我的密切關系,而卡通他們在我的預示下也裝著對我有著深仇大恨,叫罵聲不斷傳來,在卡通和冷傲的帶領下許多死神聯的人也開始看我不爽,中指罵娘聲連連轟擊著,龍不忘更是過分,一副大大的“皮蛋**你后門!”的旗子高高地舉著,在風中隨著中國國歌一搖一擺,一幫大將軍的擁護者在后面唱著:“起來!!不愿做奴隸的人們!!”

    然而草魚幫那邊卻有著很多為我拉風的觀眾,而孤獨求敗個人也抗著一個大龍頭在那里為我舞龍,有著副幫主的帶領,草魚幫對我大生好感,‘皮蛋加油!”聲也后續而來,我站在場中哭笑不得,草魚幫的人在為死神聯的幫助加油,這是個什么情景啊.

    對立著,小煙對我微微地笑了笑,點了點頭.我也回了個禮,指了指場中在叫罵的死神聯,小煙笑道:“哥們,氣氛似乎不太好哦.”

    “嘿嘿,彼此彼此.”我指了指草魚幫某個牛B人物畫出來的一個巨大皮蛋的臉像,在那個臉的頭頂不是頭發,而是一個男性頭頭,這么巨大的圖片雖然讓人很暈,但是卻十分出色地表達了它的意思.

    “比賽將在60秒后開始,請兩位做好準備.”NPc妹妹溫柔地一笑,道.我和皮蛋同時點了點頭,慢慢地向后退去.狂劍再次握在了手中,皮蛋身上隱隱有著白霧在環繞,而我兩把雙手劍在手,單腳輕輕點地,便向后躍去幾米,一道輕快地身影飛快地與漆黑皮甲的小煙拉開了距離,轉眼間距離已經數十米.

    屏幕上的倒計時還在進行,離對戰之時還有很遠,我跳開數十米遠遠望著對面的小煙,他的身體上的霧已經漸漸變濃,白色連連不斷,一把堪比身高的狂劍斜立在地上,配著他精壯卻不高大的身體,顯得有點孤獨,但是卻不容人小看.

    輕輕地咬了咬石頭,幾滴血落入了我的舌尖,瞬間進入了初級血狂化,我飛快地冷靜了下來,隨著手中的蓄力,我的劍尖上也漸漸地誕起了一小片白光,雖然話說沒進到倒計時不準開始戰斗或蓄力,但是看著小煙變成那樣,似乎NPc妹妹也沒說他,我蓄點力應該沒事吧.

    時間在慢慢地倒計時,而場中的觀眾也漸漸地安靜了下來,仍然有人在加氣,但是現在大部分人都已經進入了狀態,觀棋不語真君子,漸漸的人們的聲音都安靜了下來,剩下的只后倒計時的滴噠聲在流逝,我手中的力量越蓄越多,但是我卻沒有進入高級血狂化,因為我想知道小煙的實力到底有多強.

    “10…9…8…7…6…”倒計時在一點一點地流逝,人們的呼吸也漸漸地沉重了起來.場中兩位高手身上都白光淡起,小煙在比賽未開始之前已經漸漸地轉化了為一團白霧,所有人已經完全看不見他的身體,而我也緊緊皺著眉,在外面人家可能看不清楚,但是距離的我可是能完全感受到小煙身上傳來的滂派的力量波動,這是我完全沒有見過的情景,眼看著眼前的白霧似乎越來越實質化,我心中暗自波濤洶涌,因為此時小煙身上傳來的能量實在是太強大了.

    隨著最后一秒倒計時的落下,我輕輕地躍起,猛然地揮出了手中蓄積已久的凝月斬.四米長的凝月斬帶著一條長長的白色銀尾,化為了一條優美的弧線向幾十米外的白霧團飛去.然而,出乎我意料的,面對著撲面而來的強大攻擊,小煙竟然完全將凝月斬給無視掉,并不對于做出任何反應,只是仍然停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而身上包裹的白霧也在漸漸地實質化.

    凝月斬站過了一條長長的弧尾,每經過的地方都能聽見一絲絲呼嘯聲,似乎周圍的空氣都被其抽離了,凝月斬在飛行的時候其內的力量似乎越來越大,當凝月斬已經達到小煙面前時,已經轉化為一條長有5米的巨大銀月弧.

    帶著狠狠的沖擊力,凝月斬沒有一絲留手,毫不留情地砸在了小煙外表的煙霧上.在此同時,我早已經躍入了空中,雙腳輕輕點地,似乎踏空而來,手中連連揮舞著,一道又一道一尺長的凝月斬被我瞬發而來,而在此同時我也在利用本身的魔力轉化為一種獨特的逆引能力,讓自己使勁脫離地面,這也是為什么我能躍入空中這么久沒掉下來,當然時間在此同時也只過了短短的一秒而已.

    沒有任何聲音,巨大的凝月斬進入了白霧后有如石沉大海,連一絲最渺小的漣漪都沒有拉起來,濃霧身上白光閃過,巨大的凝月斬頓時被吸收了,然而在此同時,小煙化身而為本來已經越來越堅硬的白霧團在此瞬間,經過白光的閃耀,似乎轉化成為了一種完全實質化的白色繭型物體,小煙整個人被包裹于其中,仍然沒有一點反應,任由著我所有的凝月斬狠狠地砸在白繭的表面,里面冒似有點流光在運轉,但是小煙仍然被困在白霧繭中,而我此時經過了一小段的臨空時間,也落入了地上.

    緊皺著眉,雖然說小煙是我死神聯的不正式副幫主,他實力強我該高興,但是現在的我心情確實不好.看著自己蓄積已久引以為豪的凝月斬就這樣砍在他身上連屁都沒放一個,第一次面對著這樣郁悶的狀況,我冷冷地哼了一聲,一個華麗的轉身,右手飛快地劈出,下一秒一道長有三米的滅月斬,以地面強悍攻擊為名的滅月斬已經帶著身后碎裂的石塊和銀色的死亡之光向小煙幻化而成的白色霧繭飛去.

    三米高的滅月斬似乎想對世界證明他的強大,經過之處必定碎石紛飛,而強度絲毫不減,面前的滅月斬不斷地傳來撕撕碎裂之聲,而呈現在我面前地則是滅月斬帶起的巨大煙塵,因為我是正面對著滅月斬的,所以它經過的地方都將碎石給震飛,而我的視線也被擋住了.

    但是雖然我的視線被擋住,并不代表我并不知道周圍的狀況.凝月斬劈在了白繭之上瞬間發出了轟天的巨響,一道銀光色的能量波圈頓時從小煙的白繭上爆了出來,強大的沖擊力頓時將地上的碎石與煙塵朝我的方向吹來,我眉頭緊皺著,右手的單手劍飛快地在面前劃了一圈,一個白光色的護照被我瞬發了出來.這就是我最新研究出來結合我的戰氣與魔力幻化而為的護體罩,它有著魔力的效果也同時有著戰氣的防御,雖然還不是太成熟,但是現在擋著碎石和煙霧已經足夠了.

    白光在我周圍化成一個隔絕我身周圍10厘米的閃光罩,在罩中碎石砰砰地不斷砸來,但是卻絲毫奈我不動.被套上的白光罩的我依然能夠移動,頂著白光罩飛快地向小煙的方向移去,碎石的擊打聲和黃色的煙霧不斷地從我面前逝過,我無動于衷地握著單手劍,身體有如一道利狐般在煙霧中穿梭著,在此同時,我能感覺到小煙的白繭離我越來越近.

    “你知道白色死亡的真正含義嗎?”就在我奔飛的同時,有如死亡般突然地,小煙的聲音在我周圍響起,然而在那一瞬間,本來環繞于黃色碎石與塵土中的我,周圍白光一閃而過,下一刻我已經被包裹于一團寒冷的白霧里.

    我心中大驚,不禁加快的腳步,能感覺到周圍的冰冷,這是令我不安地絕對因素.現在的我就像被困在冰火爆冰毯上的鹿群,我知道現在的我處于一個非常危險的狀況,卻又擺脫不了.小煙的聲音瞬間在周圍響起讓我很是不安,這并不是精神攻擊類似的心靈傳音,而是傳自于耳朵的傳聲.似乎周圍的白霧都在傳遞著小煙的聲音,而我的護身罩也因周圍白霧的寒冷在漸漸地被磨損,驚急中的我不禁地加快了腳步,即使我現在正處于初級血狂化中我也無法冷靜下來,被困身于一個未知的白霧境界里實在讓我太不安了.

    但是非常奇怪卻也讓我心急地,無論我怎樣地奔跑,我似乎都跑不出這個地獄般的白霧狀境,雙腳飛快地奔馳著,我身上的護身罩因為周圍的寒冷已經越來越弱,而我本身已經能體驗到周圍刺骨般的寒冷,牙齒也因為寒冷在輕輕地顫抖了.

    并不理會小煙的聲音,我緊皺地眉飛快地奔跑著,同時右手飛快地揮舞了一下,頓時一個半米長的凝月斬已經脫手而出,但是出乎意料地,沒有任何聲音,我的凝月斬連一個屁也沒放就消失了,不禁大自感嘆,雙手再續揮舞,可是連續幾個凝月斬都沒有任何用處,與之前一樣沒有一點聲音或者效果發生.

    已經奔馳了數秒了,按道理來說我早就該離開白霧了,可是在我眼前仍然是無邊的白色.身上的護罩已經達到極限了,眼看著再過幾秒就要消失,幾滴冷汗從我額頭上溢了出來,手中的劍不緊握緊了一點.

    突然!

    一股穿心的巨痛從我心口處傳來,在此同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這就叫白色死亡.”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