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偌絲的話.所有人的心情都不約而同的緊張起來.也許說不上是緊張.只能算是期待.但是此時.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偌絲的身上.而我.也不例外.似乎覺得已經挑逗夠了.偌絲清了清嗓子.道:是…”說著.他用眼睛慢慢地掃過了大廳.看著每個人.幾秒之后.他才長吐出一口氣.微笑道:

    “Battleyalee不禁叫出了聲.聽到字.我不由地瞇了瞇眼睛.

    “interesting…veryry:ing…(有趣…非常非常有趣…)”我身邊傳來了一陣接近隱森的男聲.此聲讓人聽起來不禁毛然粟骨.我轉頭看去.卻看見一個臉色蒼白如紙一般的男人正瞇著眼睛看著我.男人鼻尖眼細長給人一種很妖異的感覺.

    “死神.你好.”男子瞇著眼睛微笑道u.同樣蒼白地女子.可是她的雙唇卻用唇膏涂得如鮮血一般鮮紅.看起來比男人更加鬼異.如果不是那蒼白的臉色和鮮紅雙唇形成鮮明的對比話.她可以稱的上是很漂亮.但是卻絕對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我微微瞇了瞇眼睛.不語.眼神卻飄到了他的雙手骨一般的爪子.他如銳刃一般的指甲足有兩寸長.跟他+:閃著淡淡地晶光.仔細一看.原來是涂了晶瑩指甲油的.

    “我是來自何蘭的選手.很高興認識你.”男子微笑地伸出了手.本來細長的單鳳眼幾乎瞇成一條線.那銳利的指甲對我伸了過來.我眼中閃過了一絲精光.身上的肌肉自動地緊繃了起來.隨時準備防卻沒有攻擊.似乎只是單純地想握手而已.我看著他地.并沒有握上.只是微微皺了皺眉.同樣瞇著眼道:y

    “死神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倍感榮幸呢.”I’mt|道.看著我并沒有接過他的手.他慢慢地將手收了回去.指著旁邊的女人道“這是我的妹妹.’mtsbian.看了看她的指甲.跟她哥哥一樣長.但是卻涂成了鮮明

    “原來是世界第八美女.”我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說實話.我怎么也看不出她是怎么被憑成世界第八美女的.但是這都是世界母機以人類的標準而判斷地.自有她的道理和美麗.對我的話冷哼了一聲.lesbian射過來一眼十分不友善的眼神.我嘴角挑起了一絲玩意地笑容.原來還是個辣妹子.好玩.

    “一直以來都想認識世界第一的死神.今日終于得見.請問死神兄是否愿意為閣下簽一個名:|白色的胸罩.又看了看I’m本人.微微皺了皺眉.許久之后.才擠出了一個非常勉強的笑容.接過了筆u:

    “太好了.謝謝死神兄.”y高興地接過了乳罩.將它收回了衣服中.我有點不自在地扭了扭身.看著旁邊小煙正對著我嘿嘿笑著.心里暗罵這個沒良心的家伙.

    “對于那些不知道大逃殺是什么東西的選手.我在此會詳細地介紹一下.”偌絲的聲音又響了起來.我的注意力又回到了臺上.而旁邊I’mtgay也非常識相地沒再打擾我.跟自己地妹妹說了兩句什么.便看向了臺上旁邊.櫻子輕挽著我的手臂.小頭枕在我的肩上.到是很舒服.

    “基本上來說.大逃殺就是一場最原始地淘汰賽.”偌絲笑著道.揮了揮手.臺上的屏幕頓時出現了一面地圖.我看了看.原來又.等待著偌絲的下言.我并沒有說話.雖然我已經知道了大逃

    “跟以前差不多.選手們必須在島上生存下來.不同的是.這次并沒有時間限制.只有當島上只剩下最后兩隊選手的時候.第|.偌絲緩緩道.

    其實這個大逃殺的規矩很簡單.大概的意思就是.把大家都放到島上.自相殘殺.直到最后剩下最后的兩隊.而只有這兩隊才|就是決賽.大逃殺并不是什么復雜的游戲.很容易理解.只能讓最親密的伙伴產生敵意.我瞇著眼睛看著臺上的偌絲.暗自想著自

    情.在不知不覺中.這個介紹會已經結束了.

    在月球基地居住的時間內.如果想地話.可以隨時卻被限制于夢幻之境中.無法回到自己的國度.介紹會結束后.我跟小煙他們約好過幾分鐘在:

    回到房間后.直接進入了.+.看人員齊備的陣容.我瞇了瞇眼睛.問道:說.上次你到底是怎么逃脫的

    —

    “哦.這很簡單.”小煙笑道.亮了亮手中的一枚戒指.我接過一看.皺著眉道:

    “不一樣的.老大你仔細看看.”小煙笑了笑道.我自.因為并不能查看這裝備的屬性.所以我也不是很確定.看了半天.卻沒發現有什么不同.便道::.

    “嘿嘿.”小煙傻笑了下.道:ue.u.正好有兩個.他一個.我一個.這個也是召喚之戒.但是卻只能綁定地點.而不像我們一般中的召喚之戒.是綁定玩家地.”小煙笑道.我.道“原來如此.你這東西哪里爆的.

    “打了幾個精英怪就爆出來了.沒啥好稀奇的.”小煙道.我不由地摸了摸鼻子:.

    “絕對的人品問題.”Blue在旁邊插話笑道.而這時候.只見旁邊黑光一閃.大傻出現在空氣中.那燃燒著黑暗之火的鳳翼又出++

    “嗨.大家早.”大傻用著他那半男半女的聲音跟大家打了個招呼.看了看小煙.大傻笑道::.||來.小煙很尷尬地撓了撓頭.被老大的魔寵取笑.還真的沒面子.

    “好了.別墨跡了.趕快把小煙復活了.了事.”大家笑了一陣.我才道.小煙輕輕地點了點頭.躺在了地上.

    然而.下一刻.沒有任何預兆地.我手中黑光閃現.一把三尺長的普通劍愕然出現在我手中.劍上匯聚著一層濃厚的黑芒.似乎被一團黑色的能量包裹住一般.劍身的表面有著黑色的晶瑩在流動.小煙見我取出了劍.本來閉上的眼睛猛得睜開.剛張開口想說什么.可是.卻被我地瞬間桶刺給穿心止住.

    “叫你***的玩我們.|的心口一次.鮮紅的血液如被擊爛地西紅柿一般噴了出來.美麗的血花在我們面前綻放.有些甚至還觸碰到我的魔法袍上.卻被我的魔法盾三少.Blue:.櫻子無不瞪著眼帶著驚愕的眼神看著我.只有大傻一人在那看著小煙的尸體.那心口處一個大大的窟窿在那傻笑著.

    一把甩掉了劍上的鮮血.我將其給收了起來.將頭>:;燦爛的眼光笑容.跟地上的尸體還有剛才血腥地一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好了.我們現在可以開始復活儀式了.”

    看著眾人還有點愣神.我摸了摸手中的召喚之戒.也沒說什么.只見白光閃過.綠兒和薩啦輕柔地身影再次出現在大家的面前.看見地上小煙的尸體.綠兒頓時冷吸了一口氣.而薩啦則哽咽了一聲.小手捂上的嘴巴.雙眼瞪得巨大.開始漸漸變得微紅.卻說不出話來.

    “小煙的尸體.|了尸體旁邊.慢慢地蹲了下來:>找到的|道.

    “其實他的尸體并沒有消失.只是我那天在他死亡的那一瞬間將他的尸體給收了起來.以后好用來復活.”我嚴肅地道.旁邊ue他們也漸漸地恢復了心態.跟我們演練地一般.慢慢地將尸體圍了起來

    “附馬.他的尸體好象很新鮮.”薩啦輕摸著小煙的手.輕聲道.

    “當然.我用萬年玄冰將他的尸體給保留了起來.當然新鮮.”我仰首道.

    “萬年玄冰|道:

    “這…”我頓時無語.Blue見況.急忙接道:熱.”

    “加熱

    “你能再墨跡點不.:煙復活.這尸體耽擱一秒鐘.失敗的機會就越大.”薩啦聽.+=.到了一邊.而我們所有人也開始向我們之前所約好的一般.Blue掏出了一個小金色的小碗和一把金色的小匕首.放在了小煙的心口處.

    首先.以我為第一.走上前去.拿起了那把金色的匕首.擱在了自己的手腕處.輕輕地一割.

    鮮紅色地血液頓時流了出來.落在了碗中.我瞇著.等血液流出了大約20豪升.這才將金色的匕首放回了原處.退回了剛才的地方.然而接著我.唐家三少走上前去.拿起了小煙胸口前的匕首.然后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White手中白光閃現著.每當一個人完成了放血.便為其治療.而當最后的White也完成了放血的時候.金色地小碗中已經裝滿了鮮紅的血液.

    Blue走上前.拿起了小碗.半跪在地上將小煙的頭放在了自己的膝蓋.

    身上金光開始綻放.我們最終還是選擇了Blue來做這個復活使者.純屬他的金光比較有美感.更能讓人相信.口中喃喃道著一種什么奇怪的語言.我也聽不懂.但是看著金光漸漸地將小煙和Blue兩人給包裹起來.而小煙心口處地傷痕也在漸漸地恢復.我不得不佩服Blue的演技極佳.一點小小的金光和普通的治療術便能讓這個復活儀式變得跟真地一樣.

    “以鮮血為引.北斗七星的神光.本不應屬于這世.覆蓋了我的榮耀.神.我們愿以生命換取.呼喚我們的同伴.讓他從沉睡中蘇醒吧吧.我的勇士口中連連不斷地說著一段又一段的神秘語言.直到最后的一刻.他才吐出了我們相約好的暗號.而隨著他口中的吐語.身上地金光也是越來越盛.所有人的眼光都匯聚在.包括薩啦與綠兒.誰也沒有看見u的那一刻.我手中一枚紅色的戒指.閃過了一絲血色.

    金光慢慢地退去.Blue此時已經是大汗滿頭.慢慢地將小煙的身體放在了地上.Blue抹去了頭上的汗水.看著并沒有反應的小煙.輕輕地搖了搖他的身體.卻沒有任何動靜.

    “怎么樣看著滿頭大汗喘著氣的Blue.我忍不住想笑.Blue這家伙也太裝了.但是不得不說.他演得真是不錯.也不知道在現實中有多少女孩被他騙倒.

    “對不起…我已經盡力了.”Blue看了看一絲未動眼中充滿了哀傷.

    “你不是說可以將他復活的嗎.|=.握住了小煙冰冷的右手: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