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達爾克有點不可相信地看著我們三人竟然在握手.嘴巴已經成為了O型.然而.在握過手之后.大傻將頭轉向了那.眼中的幽火輕輕地跳了跳.笑問道::;

    三道眼光突然跳到了達爾克的身上.其中兩道無比銳利.~|是那個黑發少年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死物一般.那電一般的眼的不舒服.達爾克感覺一陣雞皮直接掃遍了他的全身.雖然身為一個執法者他早就把生死拋在了腦后.但是想著這個少年對他的手段.他就不寒而栗.

    “殺.”我冷冷地道.眼中一絲鋒芒閃過.如死神一般.了舔我的上唇.但是只是做做樣子而已.嗜血狂化雖然.:是此刻我卻不怎么想喝他的血.畢竟理智已經回來了.

    “死神大人.別.|死神大人.跟大傻一樣叫我老大就行了.”旁邊.大傻嘿嘿:伸出了手.用他那細長的指間敲了敲貝斯那漆黑而光滑的大頭.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咚’聲.貝斯對其不滿地撇了撇嘴.

    聽了我的話后.達爾克頓時給自己撒上了一片白芒.身前數個盾同時立了起來.看著貝斯.達爾克眼中閃過了一絲無奈.遠喊道:我就算死也不會放過你的.|頓時朝我飛了過來.

    十分輕松地揮了揮右手.一團黑色的火焰從貝斯手中飛出.直接擊上了那團白光.頓時強烈的爆炸冒了起來.一團黑色地火焰團阻止了我們的視線.大傻見此.嘿嘿地笑了笑.不語.只是直接扇打著自己的雙翅.將自己拖飛了起來.而貝斯皺了皺眉.自道:當貝斯喊出這句話時他就后悔了.讓達爾克逃又怎么樣.的朋友.

    “逃(.土地.:響起.一.對著前方那個.L去.身后.貝斯基本上還未反應過來.這個新認的老大就已.+:.急著.貝斯雙腳一踏.急忙追了上去.

    “啪.+奔跑中突然被抓住脖子地他整個人突然向后一仰.頓時.骨的碎裂聲響起.然而這一此當那陣白光剛剛開始閃現準備撒在自己身上時.我冷冷地一笑右手頓時用力.而那:眼一白.頓時.整個人無力一般的聳拉在我的手中.卻已經是出氣多進氣少了.

    “死…老大與那翻著地白眼.頓時急喊道.

    “你說啥呢.:脆的咚聲又響了起來.貝斯急著揉了揉腦袋.連忙道:|我可以勸他加入我們的.翻著他的白眼.吐著他的白沫.

    回答他的是一聲冷笑聲.還有我右手的用勁.血沫.從:擠了出來.這次達爾克絕對是掛得不能再掛了.看著已克.貝斯頓時心疼道:

    “我會把他轉變成死亡祭司.這樣就不用懷疑他的忠心了.”我口氣中沒有一絲感情.嗜血狂化已經接近了尾聲.我感覺著自:逝.精神也漸漸地枯萎了起來.這次地嗜血狂化雖然沒徹底.但是畢竟也是極度消耗精神和體力的.手中黑光閃過.我給自己撒了個墮落之指.試圖清晰下我的精神.可是卻沒有任何用>

    聽了我的話之后.貝斯懸著的心也放了下來.看了.斯有點不放心地道:

    “老大都沒說話.你急啥又敲了一下.貝斯被他敲得一點脾氣也沒有.誰叫他入門的晚呢.人家是死神承認的親身護衛.而自己只是個臨時地.說起輩份來.叫他不得不忍.不滿地摸了摸自己的頭.貝斯剛才的兇悍早已全部消失.如委屈地小媳婦一般輕聲細道:

    手中黑光閃過.達爾克的尸體瞬間消失.我一只手.|用著我最后的力氣.半聳著眼皮輕道:終.我整個人頓時昏了過去.倒在了大傻的懷中.

    “老大這是….

    “問那么多干嘛|;貝斯.就這么地被欺負.::有點不放心貝斯的忠誠.把貝斯遺留在原地.便帶著我.他并不擔心貝斯會有任何危險.就算碰到了別的執法者;|.經叛變了.而至于那些玩家.除非碰到了Blue和小煙那種變態級組合.大傻暫時還不用擔心.

    結果這一等.就是三天…

    *

    “死神哥哥醒來了.睛.周圍一片漆黑.不禁讓我伸手亂摸想了解一下周圍>>軟.好大.

    “死神哥哥…別…”櫻子的小手輕輕地摸上了我的大手.輕推著.我半暈地頭不禁清醒了一分.稍微睜開眼一看.頓時沖動的.只見櫻子的大波在我的擠捏下已經形成了一個極其誘人的形狀.手中的力氣不禁再大力了一天.而那毫乳.卻是更加怒欲破衣而出.

    “老大.再擠就要破了.”大傻嘿嘿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我不禁皺了皺眉.本來想裝傻繼續摸幾下.結果被他這一打茬.不得不放開了手.虛偽地笑了下.我不好意思道:.

    “死神哥哥太壞了.”櫻子嬌羞道.一雙小手環抱于胸前.將那雙美麗的大波托得更顯眼.弄得我眼睛瞪得跟鈴一般大.可是.輕咳聲卻從旁邊傳來.我這才發現.除了大傻和櫻子.旁邊竟然還有別的兩個女人.

    “哎:.

    并沒有回話.雙眼.微微朝地面上移動了一分.而Whit“你這什么意思.

    “這…不是大逃殺么.”我無奈地笑了笑.有點吃力地撐著自己坐了起來.櫻子急忙坐到了我的身邊.將我地后背靠在了自己.而感覺著她的毫乳在我背后擠壓著.我心里的那個幸福啊.White聽了我的話.不滿地嘟了嘟嘴.給我身上撒了一個恢復術.頓時讓我清醒了很

    “我們決定還是跟著你最安全.”e看著我眉間漸漸舒展開來.又給我撒了個清醒術道.我苦笑著靠著面前的兩女.還有White那臉上死耐著不肯走的表情.不禁無奈地聳了聳肩.道:|.了

    —

    “三天了死神哥哥.”櫻子地聲音在我背后傳來.了.”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問道:見此話題并不需要他的參與.在心里打了個召喚.拍了.|了看周圍.原來這三天我一直呆在這個山洞中.暗自慶.:;現.看來有時候幸運也是獲勝的一部分.

    “Red也被淘汰了.”=望.畢竟在第二階段只能淘汰出四個人進入決賽uhite心中.Red被淘汰也是遲早的事.所以她并沒有多大的意外.

    “哦]

    “大概還有一半人仍然未被淘汰吧.”憐姬在旁邊道.我聽到聲音轉頭看了過去.對上了我的眼神.憐姬的視線不禁回到了地.而在黑暗中.我隱約能看見她地臉上浮起了一小片紅暈.不禁讓我暗自頭痛.又是一個送上門的姑娘.

    “一半的人…一半的人…”我瞇了瞇眼睛:意外.除了貝斯應該還有三個屠殺者存在.而接下來地加一個.直到被淘汰出四個人.”我輕聲道.著其他的人被屠殺者發現…”

    “是啊.那些屠殺者太強了.就連死神哥哥也只能>|會被秒殺呢.”櫻子在我背后輕聲道.不知不覺中那雙毫乳在輕輕地磨擦著.我點了點頭.繼續道:.還是躲起來.等著別人一起淘汰.”

    看向我的眼神似乎有點失望.hite和憐姬并沒有說什么.到是櫻子在我身后問道::

    微微地歪了歪頭.我并沒有回答櫻子的問題.只是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