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傻迅速地回頭看了看.看見地上那依然在爆炸著的攻擊.不禁暗嘆道:.

    “確實.”我點了點頭道.加快了飛行速度:

    直接飛出了數公里.直到那炎熱的氣息停止了它的沖擊.我才停了下來.從遠方看著那邊已經完成成為了一片廢區.數公里的面積全部焦黑一片.我瞇了瞇眼睛.嘴角挑起了一絲笑容.

    “等等.”突然間.我想到了什么.抬起了手.道.旁邊的大傻轉過頭來.問道:

    “按道理來說.如果剛才那兩個人被殺了的話.系經結束.但是現在…”我皺了皺眉.看著自己爆漲的經驗來判斷他們到底還是活是死.因為那方圓數里已經被平掉了.得來的經驗很有可能是其他生物的.

    “有道理.”大傻點了點頭道:才能在那樣的爆炸中生存下來.”

    “我也覺得似乎不天可能.”貝斯在大傻背后道.太強大了.我了解執法隊的實力.就算兩個法師和牧師.多大可能.除非上面派那些變態級別的家伙來.那我就明明是死掉而復活的家伙.實力按道理并不會增加.”

    “一切皆有可能.”我瞇了瞇眼睛.心中升起了一股不祥的感覺.揮了揮手.后翼輕扇.我道::

    四人無語.看著面前那黑色的廢區.根本無法想象著.如果活著.又是怎樣活下來地;.這個爆炸給抗過.但是盡管那樣.劇烈的沖擊力也能將.我真的實在無法想透.他們如果真的活下來的.到底是怎么

    四人緩緩地接近著爆炸的中心.在不確定他們的生死之前.我們必須要絕對的小心.我冷眼掃視著下面.那些曾經地樹木已經變成了黑灰.覆蓋了整個場面.天空中紫月依然.灑下微弱的紫光.并不是很清.所以尋找起來也有點困難.但是有一點令我們非常頭痛的是.當我們+.人曾經呆著地地方.竟然非常鬼異地保持著完好u.直徑五米的圓圈竟然給完全地保護了起來.在幾公里內形成了一個孤島一般的平地.其他的地方都明顯地凹下去了一層.特別是:

    “可惡.”貝斯看著那個孤島上三具血肉模糊的尸體.都身穿著魔法袍.不用想也知道.這就是剛才使用出魔法盾的法師和.暗罵道.松開了大傻的背.貝斯一口氣從幾十米的天空中跳了下去.經降落之后.貝斯的鐵靴在那曾經完好的小塊空地上砸出了一個兩米的龜裂然而他本人卻一點事也沒有.

    速步走到了法師和牧師地身邊.此時我和大傻也紛紛降落在地上.貝斯在三個屠殺者尸體旁邊蹲了下來.手中黑光閃現.出現輕輕地將那面朝地的尸體推了翻來.頓時.旁邊的大傻出來:

    我和櫻子都是經過大屠殺的人.在日本屠殺時用地手段并不是很友好我承認.我有點虐待傾向.所以那時候往往會抓幾個人.所完成的杰作并不比面前的差幾分.而櫻子早已經習慣了.不得不.她是一個很勇敢的女孩.但是當我們兩人看到面前這具尸體的時候.心跳的速度還是不由地加快了一分.而大傻此時也說出了我們的心聲:法.才能把人搞成這樣啊

    只見.那具尸體身上的肉如被詛咒過一般.全部浮.冒滿的血泡而夸張地是.那些血泡好像慢慢沸騰的水一般u每一次每一個血泡的爆炸.都會漸出一小堆水.而那||成了胖子.面目模糊.慘不忍睹.就像被油炸過.然后再水煮了一次一樣.

    “太邪惡了.”貝斯瞇了瞇眼睛:

    然而.突然間.沒有任何預兆地.面前的三具尸體突然發起了極其惡心的咕盧聲.我立即反應過來.一~=:撤在我離去數米之后.三具尸體突然發出了劇烈的爆炸.三具尸體全部化為了血水.在地面上的貝斯面前直接爆開.

    無數的血肉和膿水如硫酸一般擊打在貝斯的身上.觸碰到他的皮膚.燒起了一個又一個類似一般的水泡.一時間.貝斯整個人被劇烈的爆炸直接炸得拋飛而退.手中的巨斧碰到了那血水便迅速地化為了一堆鐵水.~.棄在原地.而貝斯身上的凱甲也全部化為了鐵水.流了.他的身上.瞬間充滿了恐怖的水泡.仿佛成為另一個尸體炸彈一般.

    “啪.了.那一瞬間.大傻身上閃起了劇烈的黑芒.將他和貝斯兩|;我并沒有管那么多.抱著櫻子.飄在空中.看著地面上那些爆炸的血肉竟然將地上爛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窟窿.可想而知.剛才的爆

    不知道是感激還是憤怒地看了大傻一眼.貝斯輕道一聲:著自己被液化的武器和盔甲.他實在無語.如果不是大.他恐怕已經成為了另一個尸體炸彈

    +:.盾.

    “別想太多.戰斗為主.”大傻的聲音在他背后響了起來.隨手一揮.頓時.一一.卻基本上全是魔色的世界中.一道道白色的光芒頓時降臨.撒在了我們.還有周圍.一個又一個的照明彈從魔法師的手中放出.卻是幫助著探測潛隱.

    “好.好.好.”冰冷的細聲響了起來.我嘴角挑起了一絲笑容.I’mgay.你終于出來了.果然.一.就在剛才爆炸發生的十米之外.一個黑色地半蛋型結界出現.從里面顯示出剩下的四個血奴.兩.一刺殺者和一弓箭手.還有I’m和他的妹妹.

    西裝依然潔凈.讓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經過爆炸的痕跡.臉上依然帶著那從容卻令人煩厭的笑容.’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