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你想證明什么:微藍起來.看來我們離地球的物理表面已經真的越來越進了.其實按白云的話來說.我們離死亡也越來越近了.白云聽了我的話.輕輕:無所謂地一般道:.:機率給算出來.”

    “有沒有人曾告訴你.你這個習慣很恐怖.眼盯著發紅的玻璃道.白云眼中閃過了一絲異光.那是.::感的光芒.難道她真的不怕死

    一想的這個問題我就開始嘲笑自己.準備|卡在這個小飛船里.她難道還指望一個人逃脫嗎的可能就是這個女孩根本不怕死.在身后緊緊閉著雙唇.而櫻子聽了白云的話后干脆連眼睛也閉上了.兩人一動不動地非常默契地坐在后面.等著我的發話.

    “白云.你似乎一點也不害怕.|問題.白云的表情還是那么平靜.只是有點漠然地道:的機率.我的智商沒有那么低.”

    偶…偶…偶無語.干脆懶得再跟她說話.我把精神集中在面前的方向盤上.面前.大氣層與飛船的摩擦已經越來越激烈.如果有人此時抬起頭.基本上能看見一顆巨大的火球從天空中劃過.可惜u.們所在的地方十分偏僻.基本上沒有什么人能看地到.

    但是唯一讓我欣慰的是.這個地方.有海.卻同時擁有陸地.而我們所飆向的位置.卻正好是淺海

    “發了發了=海

    “不用高興那么早.”白云冷冷地道.就在我的臉)|.時來.”此話就像一波冷水潑在了我們大家的頭上.小煙地笑容頓時變的僵硬無比.而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到了此時.我卻根本沒有任何心情去跟她吵架

    然而此時.太空船的警報器卻開始響了起來.整個.|.紅色.系統那半機械一般的聲音開始在室內環繞:米=C0米C0米:.的時間基本上只有一秒.由此可見飛船下落的速度.

    大海.微藍.然而此時我的心情卻是平靜無比.我不知也許我真地會變成一團肉泥.在這最后的時候.我跟所.不禁想把一直埋在心里的話說出來.根本沒有時間轉頭.我緊緊抓著椅子的兩個合金扶手.在最后的時刻.大叫道:|

    這個對不起包涵了很多很多的話.但是我相信她聽懂了.我勉強地記得.在飛船與淺海最后接觸的那一剎那.我聽到了一絲/.音.~=:暈去.

    *****

    “少爺.最新的報告.死神所在的飛船已經成功摧.這是衛星拍下來地照片.”偌絲臉上帶著一絲奸詐的微笑.雙手將手中的照片遞給了一個正在享受某美女瞇瞇的長發少年.長發少年微微瞇了瞇眼睛.看著黑白照片上那一張已經被基本上摧殘成廢鐵的飛船.嘴角挑起了一絲笑容.輕輕地捏了捏手中的櫻桃.旁邊的美女不禁發出了一聲浪一般的哼聲.一地向下探去.

    “確定目標已經死亡|.把抓住了男人那神圣的部位.

    “絕對地.”偌絲微笑道:.了.”

    “好了.你出去吧.”少年輕輕揮了揮手中的照.

    下了頭.將頭埋在了他地運動著.偌絲微微鞠了個躬.對此現象根本沒有任何意.只是在少年的驅散中飛快地退出了房間.

    偌絲退出了房間后.少年長長地嘆了口氣.一.微微皺了皺眉.不滿道:.住腿之間傳出.而美女卻絲毫不敢反抗.

    “死神啊死神.”舒服地仰起了頭.少年看向了外面的星空.那玻璃一般的墻卻是帶來了無限的美好景色

    *****

    —

    “什么|深沉.旁邊一頭銀發的東方凌云也不禁皺著眉.雖然看不.但是如果仔細看.卻可以發現他的雙手已經鮮血淋淋.鋒利的指甲深深地割入了他的手掌之中.

    面對著暴走的欣欣和血兒.冷傲也是無奈無比.墨++知道這件事.他最怕的就是她們兩一知道這是會做出什么沖動的舉動來.比如…自殺.血兒的臉上一片慘白.雙唇輕輕顫抖著.無論多>這個時候如果心情還能平靜.那并不能說明她的心態很好.只能說她對這跟男人沒感覺.顯然.血兒對死神很有感覺.欣欣一把抓住了.一把將他舉了起來.冷傲頓時整個人脫離了地面.而欣欣卻~身燃起了微黃的火焰.卻是在暴走狀態下.

    面對著欣欣的暴走.冷傲的心情也十分不爽.冷然你在5之內將我放下.不然你會后悔的.”說著.身上也漸漸的冒起了白煙

    “你***拽什么拽….;分應面地站了出來.道:.

    一聲冷哼.欣欣非常不服氣地松開了冷傲.冷傲落.稍微整理了下自己的領子.看向了血兒.畢竟她是這一家之主.從各個角度上來看.她都擁有絕對的決定權.

    “嫂子.現在怎么辦.:者告訴落月.要知道.他和落月的關系一直很不錯.而血兒臉色慘白.面對著冷傲的問題.只是回問道:

    “這樣墜落的生存率比零還低.”一直不發話的東方凌云突然道.他的聲音冰冷.卻清脆.像極了一個女孩的聲音u|然被他的聲音給打斷了.欣欣不滿地哼了一聲.卻沒有說任何話.

    血兒聽了東方凌云的話后眉頭又深了一分.再次低頭研究起手中的照片起來.其他三人都在旁邊看著.沒有說任何話.直到幾分.血兒才十分頭痛一般地扶上了自己的額頭.問道:+洲.”

    *****

    “日啊.”我痛苦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腦.感覺一片粘粘的漿態正貼著我的頭骨.而頭上傳來的劇烈的疼痛卻是讓我感慨無比.微微睜開了眼睛.面前強烈的眼光讓我十分不適應.然而周圍那火一般的溫度卻是讓我感到窒息.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個地方叫尼日爾.”旁邊傳來一絲稍冷的女聲.我心里頓時得到了一分安慰.原來除了我.竟然還有別的生存者.可是突然間.我又想到了一個十分嚴重的問題…

    “尼日爾:#:(洲嗎

    “你沒有記錯.我們就在非洲.”白云在旁邊微微嘆息道:在一個極為混亂的非洲國家.”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