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是我.”我微笑著道.看了周圍一圈.口中噴噴有聲:啊.你哥呢

    WHITE臉上不知為何浮起了一片淡紅色.看了我一眼.回道:在外面睡覺呢.”

    “我靠.他還有時間睡覺.=睡吧.怎么跑到外面去了

    “你不是照樣有時間上學么.撇了撇嘴.瞪了我一眼有點不滿道.

    “那是不同的.”我搖了搖頭:HITE聽到我的話很是無語地張開了口.但是卻被我的問題突然打斷:你怎么知道我還有時間上學

    確實.如果人人都知道我在清華上學.那么我的安.:了.我現在雖然已經脫胎換骨.但是我還不會自大到認為自己已經到了打不死的地步.哪個樓上給我來顆阻擊子彈.我鐵定掛.

    “教庭的力量比你想象中的大…”WHITE得意地道.結果.就在這句話落下的時候.外面的大門.|響起.我飛快地轉頭.卻看見無數的鐵片和雜物帶著黑來.而周圍.已經有許多人中彈.痛苦地倒在了地上掙扎哼呤著.

    “趴下.住了WHITE.將她的頭如球一般地往地上一塞.她整個人就趴在了地上.巨大的沖擊力甚至將地上>了一條條龜裂的痕紋.這個世界排行榜上有名地美女在我手中卻沒有享受到任何惜香憐玉之情.本來還以為我會浪漫地抱著她撲在地上然后用身體為她遮擋一切.卻沒想到現在的她被我一手直接壓在了地上.而且趴的姿勢特別難看.

    巨大的沖擊力從胸口傳來.加上我保護她的方法.WHITE差點直接吐血而亡.帶著一絲恨意加無奈看著面前身穿著黑色武士服的男人.她相當郁悶地想道:

    不過.現在的我可沒時間去管這些小女人的事情.經過精神狀態一切已經在我眼睛了放慢了三成.雖然依然如閃電般迅速.但.:想擋住這些碎片還是措措有余的.知道自己抬手地速度根本跟不上鐵片.畢竟玄鐵黑甲可不是吹的.就算我反應的過來.但是移動反應力.這在以前已經說過了.而我在戰斗中也特別有

    “雷之盾.喝.一面電光閃耀的雷之盾已經出現在我面前.在此同時我又以閃電般地速度在身上覆蓋了一層冰甲.如果這還不夠.在雷之盾前面.聳立著是一面三米之高四米之寬的火墻.無聲無息地突然出現在空氣中.熊熊地燃燒著.

    就在烈炎之墻剛剛出現地時候.那些帶著黑芒的碎片已經砸在了其上霹靂啪啦的爆豆子彈聲響起.伴隨著依然進行的慘叫聲.卻有著一種獨特的殘忍樂曲.在墻后的我微微皺了皺眉.黑光一閃.玄鐵大劍++

    “滅月斬|之高的滅月斬.再加上五條三米之寬的凝月斬已經脫手而出.我不在乎會不會殺死教庭的人.反正誰我都有經驗.只要不殺自己人

    “啊.‘叮.HITE地秀口看見我所發出的黑刃不禁變成了O型.剛想開口跟我說別傷到自己人.卻+>

    “有高手.大家小心]地少了起來.而攻擊也在同一時刻停了下來.剩下的.只有那些受傷還未死的人的哼聲.加上烈炎之墻燃燒時所發出的脆響.

    右手一揮.幾個魔法盾已經消失在我面前.這時候|+玄鐵黑甲的模樣徹底歸還.一身囂張的尖刺.一.帶著尖刺地黑色頭盔徹底掩蓋了他的面容.而在不知不覺中.大傻.貝斯幾個人已經站到了我的背后.而紫電也恢復了圣級狼神應有地模樣.

    “死神|片.再加上我的滅月斬和凝月斬u前有說過.凝月斬是可以臨空飛翔的劍氣刃.但是攻擊點.而滅月斬則是貼著地面而行.像一把豎立的半刀.攻擊力相當之大.毀滅建筑是它的拿手好戲.

    站在門口的是接近百位身穿著黑色法袍的家伙.在他們身前還有著20多名身穿著黑色鐵甲的巨劍武士.地上遍布著許多尸體

    大部分都是被我凝月斬和滅月斬給掛掉的.其暗武士的尸體.直接從他們之中開出了一條通道.顯得~|空虛.

    不知道誰先喊的.但是從這一瞬間開始.歐洲已經子里的命運.上百名黑暗法師和接近30黑暗武士就這樣站在門口.虎視眈眈地看著我.而再看看周圍.基本上教庭里已經沒有人.剛才那個攻擊似乎很強大.一般人全部趴下了.

    WHITE在我身后吃力地爬了起來.看了看成刺型散步在我周圍的貝斯圣靈.大傻和達爾文.還有我身邊的紫電u.過這個傳說中的狼神.心中不禁有點激動.再看看這幾.打扮一個比一個奇怪.

    貝斯就不用說了.天生的土匪樣.就算穿上武士服士服地土匪.這種人你最好就別管他.他愛怎么樣就怎.那骨子里的土匪勁是怎么也掩蓋不住的.此時他正用著接近貪婪的眼神看著那群黑暗法師和武士.搞得人家心里毛毛的.

    達爾文和貝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就像一個農民和一個貴族.白與黑.火與水那么強烈的對比.跟貝斯站在一起簡直就是對達爾文的侮辱.不過.至少從賣像上來看.達爾文還是比較符合WHITE的正人君子標準.那一身潔白自好的牧師袍.還是給了WHITE相當地好感.不像土匪貝斯.

    至于圣靈臉上的骷髏面具就不用多說了.一向冷漠的他很旁邊嘿嘿笑著的大傻再次形成了對比.而大傻也是一身黑色服裝.又是一黑一白.而我呈黑色站在最前面.這幾個黑白組合頓時讓那邊過百的黑暗法師和武士不安起來.雖然面對的只是幾個人.可是他們卻明顯地感.

    黑甲后面地我裂嘴一笑.看見那邊黑暗法師里有個人似乎猶豫了一下不過最后還是站了出來.

    首先便是對我鞠了一躬.那家伙就算是瞎子也明白我是來這里幫教庭的.很有禮貌地敬了個禮.這個年邁的黑暗法師問道:

    我點了點頭.沒說話u|些受了傷的被治療后也能行動了.幾個呼吸之間我后面已經集滿了人.但是整體素質明顯不如那邊的黑暗之眾.人也沒他們多.

    “還請朋友不要參與這件事.我們黑暗教庭自然…”那家伙剛剛開始說話.便被我一道凝月斬給打斷.右手一揮.一3長的凝月斬瞬間將他斬成了兩截.而同時化為烏有的還有在最關鍵時刻跳出來的兩名黑暗武士.似乎是想幫他擋住凝月斬.可是開玩笑.凝月斬是那么好:

    —

    口瞪目呆地看著面前的死神.WHITE郁悶了.這個家伙怎么沒有一點騎士精神和伸士風度=圍.WHITE感覺.現在的教庭已經很幸運了.

    “我們不怕.他在這里不敢用墮落隕石.不就是一.我還不信他真地無敵了.”某人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了出來.接著.符合:了皺眉.并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面前突然冒起了一個直圈.:|哼了起來.而這近30黑暗武士卻嫻熟地擺出了一個防御陣.

    在朦朧中我聽見了一些類似召喚語的念咒.隨著念咒而行地上的黑光越來越盛.在我身后好幾次有人蠢蠢欲動.但是都被我.因為從一開始.大傻就傳話給我.讓他們完成召喚.

    “嘿嘿.老大.不用怕.”大傻的聲音在我旁邊響起:我們不會嗎

    “有道理.”我點了點頭輕道.那邊.近30黑暗武士緊張地看著我.而黑暗法師的額頭上則流下了密集地汗水.甚至連空氣中的溫度都似乎已經明顯的炎熱了起來.

    “吼.:有余高有四米的灰色骨龍已經瞬間出現在召喚陣上.而那一邊u.的黑暗法師都吐著氣坐在了地上.汗水已經侵濕了他們的法袍.一一著大氣.雖然辛苦.但是他們臉上明顯帶著勝利的笑容

    “哈哈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