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是高手又如何.倒在了我的爪下

    輕咬舌尖.那久違而淡淡的血甜味再次充斥了我的味覺.一入初級血狂化.這種程度的血狂化對我是沒有任何后期負作用的.我可以放心無肆的使用.不過.其血狂化增加的威力到是不如其血狂化大.

    感覺到身子頓時一輕.那2.4的重量瞬間似乎少了許多.可是仍然無法讓我恢復以前的速度.只不過將我牛一般的行速增加了一半而已.可是在其他人眼中.依舊還是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一聲疑惑的.的人竟然擁有這樣菜鳥級別的速度.已經習慣戰斗的他.這種速度在他眼中簡直是爬行.不過獅子搏兔尚需全力.這家伙也沒放松.拿著法仗甩手一個黑圈對我罩了過來.而他兩邊的武士也同時沖了出來.大劍舉在胸前殺氣凜凜.

    “當.我稍微吃痛了一點.本來這記飛刀是射向我心口的.但~.掉了要害.如果是我以前的速度.這幾個家伙估計早就.他們的速度太慢了.可是現在的我卻沒有任何資格說他們速度慢.

    “犯賤.純粹的犯賤.”我心中暗罵著自己道:是還玩負重.現在被他們壓著打.你說你是不是犯賤.著.然而此時那道黑色光圈已經籠罩在我身上.

    眉頭微微一皺.接著.冷笑一聲.身子頓然一震.這道黑色的光圈便化為了烏有.那邊.領頭男面色一變.在他面前系統竟然顯示出他地暗黑詛咒被抵抗了.抵抗對方的法術一般只有兩種方法.一是對方的級別或實力值比你高出很多很多.或者就是對方的人品實在是太好.

    剛才那一記飛刀他也看見了.也不知道那人是有心還是無心的.如果躲.是高手的話.完全可以躲掉.可是這人卻被擊中了.可是如果不躲.那么射的便是胸口.可是這家伙卻偏偏躲掉了要害.不禁讓他u.就算困惑.他隨手卻是一記暗魔箭甩出.

    當時.我身體離那個武士之間足有十幾米的距離.而黑暗法師更不用說了.看到這三人的動作和表現我已經基本能確定這三個家伙并不是黑手黨的人.而是黑暗聯盟派來對我地追殺者.不過u.召喚出那么厲害的骨龍之后.他們竟然還敢派三個人來追殺我.可見這斑.或者說這三個人對召喚師有著屬性上的克制

    不過.我到還真是冤枉他們了.這三人其實是來抓.)被我碰上.但是黑暗聯盟并不知道黑手黨已經被消滅了7波.不然他們也不會只派出三個人.而且他們也只知道我跟惡魔的正義在一起.并不知道我真正地身份.卻被告訴這個惡魔的正義被一個高手保護著.

    高手

    不過.后面想起來還真是好笑.派三個人來追殺死.他們以為他是誰我么

    暗魔箭帶著死亡的咆哮對我呼嘯而來.我看著這記聲勢很大對我卻沒任何威脅的暗魔箭.冷哼了一聲.甩手一記雷之盾已經.)而剩余的雷之盾更是將我護住.導致其中一個武士直接沖進了這面強悍的雷之盾.

    霹靂聲頓時傳來.看也不用看我知道這個武士在兩秒內已經無法還擊了.到了我這個級別.就算是盾的傷害也是相當之高的.更別說麻痹效果是雷之盾本身就附帶的.另外一個武士大吼一聲.長劍已經對我當頭劈了下來.不過卻被我三個冰針擊在了劍尖上將其打歪了一點.然后一拳完全將攻擊砸開.

    狠重地拳頭砸在黑暗武士的劍上不禁讓他瞬間失去了平衡.猛地向后倒退而去.我冷笑了一聲.卻沒有追擊.因為這時候我的寒爪已經將被雷之盾麻痹的武士地頭撕成了兩半.

    連慘叫聲都沒有這個黑暗武士已經出現在復活點.而下一刻.那位被擊后的

    在我的一記追擊凝月斬下化為了烏有.連殘骸都沒有剩殘忍了得.

    剩下最后一個黑暗法師一臉驚愕地看著面前的男人.雖然心中吃驚.但是手上卻絲毫未停.雙手一揮便是一個黑暗詛咒再加黑暗之矛向我甩來.可是卻再次被我攔截.讓他的心掉了個徹涼.

    “冰火爆.”我冷笑著對他沖了過去.連連甩手.不過.我還是高估了這位所謂的高手.因為他連我一個冰火爆也沒擋住.魔法~|撕裂成碎片.接著便吞噬了他的身體.伴隨的還有我經驗的

    “垃圾.”我撇了撇嘴.將地上的東西撿了起來.所謂:=此.看來我真的是看走眼了.

    而圣靈這個家伙還在帳篷那邊睡覺.不過我想等他睡醒以后.會瞬間移動來我身邊的.

    ***

    —

    現實之外.清華大學中…

    唐糖糖默默地看了一眼已經半滿在她眼中卻是空空如也地教室.輕嘆了一聲.眼中閃過一絲失落.

    默默地看著角落里那個熟悉的座位.已經三天了.依然還是沒人.面上無表情可是心中卻是有著自己想法的她.輕步朝上走去.輕輕地坐在了那個角落座位的旁邊.就像那天一樣.只是.這一次.那個戴著大黑色眼睛的男孩已經不在了.

    ***

    “哥哥還在玩呀|道.

    “是啊.”蟻后朱利亞有點不滿地朝臥室那邊瞪了一眼.嘟嘴道:不知道那個游戲有什么好玩的…”

    “呵呵.主人有自己的愛好也是好事.”墨兒笑瞇瞇地為落月夾了一棵青菜.小落月對墨兒高興地笑了一下.然后一口將青菜

    “他除了這個愛好.什么也不管了.”過來湊飯的白云也有點不滿地朝我那游戲室瞪了一眼.不過終究還是沒說太多.墨兒輕輕地笑了笑.沒說什么.

    “有點懷念血兒和欣欣姐姐哦.”小落月突然道:好咯.”

    “噓.”墨兒聽到小落月的話急忙道:

    ***

    “我靠.歐洲怎么還這么平安啊::不忘很是郁悶地掃了一眼歐洲論壇.竟然沒有發現等字眼.自然郁悶道.

    “老大這次是去當外交大使的.你以為啊.”冷傲一巴掌拍在龍不忘頭上狠狠道.

    “我靠.一巴掌.

    “雜了.|地轉過了頭.口中無型地暗罵著什么.

    小煙笑著看著這兩個活寶.實在是無語.而東方凌>=;作沒發生.

    “看著吧.該來的.還是會來的.”最后.還是小煙神秘地總結了一句.畢竟跟我相處地最久.他也深知我性格:|好吧…”

    “有啥內幕沒.#個該死的同性戀…哈哈.”

    其他幾人都是莫名其妙.

    ***

    “真無聊.”我默默地走在何蘭的大街上看著周圍的行人.從外表上來看他們跟別的國家沒什么不同.我也不可能亂抓人來問血盟的總部在哪.不然人家會把我當瘋子.

    血盟是什么.大家都知道.但是大家又會裝作不知.這是一個大家都懂的道理.

    “搞什么.神神秘秘地.”找了半天我還是找不到.嘆.就當我準備開口大罵時.眼前的一樣東西卻是讓我雙眼一亮.

    “哎絲笑容.看了看時間.安慰著自己道:+報名處.不過在外面來看.這是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