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你沒事吧.額頭上已是一片大汗.他七個兄弟中死了兩個.要不是我和藍出手及時.恐怕會死的更多.甚至是全軍覆滅.大叔顯然明白這一點.輕輕地搖了搖頭道“沒事.

    “大叔你別說這么多.趕快走吧.這里我來善尾.”我的一位朋友.那為漢子向我感激地點了點頭.經過這么>明顯醒了.也不墨跡.對我抱了抱拳道:.|然大謝

    “大叔.行走江湖是很危險的.早日金盆洗手吧.或者改去做歌手.”我一句話差點讓大叔吐血.帶著一絲苦笑幾人帶著他們同伴的尸體走了.剩下餐廳里的人用著一副恐懼的表情看著我和藍.剛才我們非人類的一幕都被他們收入眼中.這事情麻煩大了.

    藍下手絕對比我要狠.除了留下兩個活口之外.其一把抓起為首的那位男子.而藍也順手抓住最后兩個活人.瀟灑地走上了樓梯.給下面一層的人留下了兩個永遠也忘不掉的背影.

    當我們拿著人上一樓要給老板副錢時.老板用著一副看瘟神的表情看著我們連連搖頭表示不需要.而我也沒有墨跡.自然老>i隨他吧.我和藍帶著剩下的三人來到了居住的酒店.看:的男人走進房間并沒有人過問.也許換成了一個俏女子.他們會吧.但是三個大男人

    還是算了.那些人也不想沒事找事.

    走進酒店將三人扔在了地上.藍隨手從懷中拿出一把細長的小匕首刷刷幾下便熟練地挑斷了他們地手腳筋.速度之快用力之狠就連我也不盡升起一股寒意.不禁讓我再次感嘆知人知面不知心.而在+_然弄出一個大水球.朝三人一扔.三人頓時緩緩醒來.

    沒想到藍也會魔法.這一新聞不禁讓我再次看了藍一眼.而藍似乎沒看到我的表情似的.慢慢地蹲在了三人面前.手中玩弄著.臉上帶著教廷人員絕對不符合的邪惡笑容.

    三人醒后突然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和形勢.手腳上的疼痛感不禁讓他們哇哇大叫.藍一巴掌打掉了其中一個人的下巴.喝道:嘴

    藍講的是日語.那幾個家伙明顯都聽地懂.慘叫聲;聲.豆大的汗從他們的額頭上流下身體不斷因為疼痛而顫抖著.不過看在我們眼里到覺得無所謂.這幾個家伙在我們眼中已經是死人了.

    看著幾人的表情.聞著屋子里的血腥.藍的臉上竟態地笑容.輕輕地擺動著指間的匕首.藍開口道:的地方.就是不需要為殺人而負責.”

    三人眼中立刻充滿了恐懼.為首的那位男人直接開口道:我們什么都說

    “很好.我最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了.”藍笑道:就答一句.阿西.你把其他兩人拿到另外的房間去.等下我會一個個審問.要是他們有地方不符合.三個人一起死.”

    “沒問題.”我曲上粗魯地拉起了其他兩人.在他們痛苦的哼呤聲中將其拖到另外一個房間然后像扔行李一樣地扔到了角落里.~那名為首的男人心顫.心想著這個家伙簡直不是人.兩手中幾乎跟蘋果一樣.

    “啪.”藍一耳光幾乎將這個家伙給刪暈:+題.不是要你來看電影.”

    “對不起“您請問.我一定如實回答.”

    “好.很好.你已經離死神遠了一步.”藍笑道.對我眨了眨眼睛:個問題.你在雷云集團地職位

    “回大哥.我是雷云集團附屬討債公司的十二負責人之一.”這男的回道.我暗自點了點頭.他的異能其實算挺強了.剛才那博束最起碼也有兩百公斤地能量.雖然對我來說沒什么.但是對普通人.就算是異能者.也算是不錯了.

    “你這職位算高還是低.

    “還可以…”男子緩緩回道.結果又是一耳光落在了他的臉上.幾粒牙齒混合著血液被他吐出.

    “什么叫還可以|的.>

    “嗚…這位大哥.在附屬討債公司里我算是最高職位之一了.但是畢竟附屬公司是附屬公司.再怎么高也高不到哪去.所以我.”男人痛苦道:進入雷云大廈20層以內的任何地方.”

    雷云大廈一共有100.;來道:

    “據我說知并沒有.”男子回道:所有的大廈都使用避震搖擺型根基.使用這種根基的大廈根基處深到地下數百米都是幾米粗地彈簧.無法建造地下室.”

    “很好.你很聰明.”藍拍了拍男子的臉道.想了想.繼續道:你實話實說.我們來雷云道是要營救一個人.我們的一入了唐家三少手中.也就是你們雷云集團地總裁.我們的朋友對你們總裁很重要.所以他一定將她關在了很機密的地方.你想想.如果你們總裁要關押一個對他很重要的人.會關在什么地方

    “我確實不知道.”男子如實回道.眼看著藍又要.急忙道:過

    “不過什么.有屁快放.”藍停住了手道.

    “不過我不知道.肯定有別人知道

    —

    “廢話.沖動.讓他說完.”

    “謝謝.”為首的男人似乎已經忘記了當初把他打倒在地又抓來的反而是我.對我感激地道::就好.其實…你這人除了倒霉點.并沒有什么壞處.”說著.我走進了那兩個人的房間.當那個男人說出他們有低級輝章的時候.就:運.

    半分鐘后我帶著低級輝章走了出來.順手丟給藍一枚.對這家伙道:“走吧.跟我們去辦正事.”

    “兩位大哥.等等.”男人臉上擺著討好的笑容道:.要回一躺我的討債公司.”

    “你玩什么花樣.=.著他.我道:

    “謝謝大哥理解之恩.”男人急忙道::.級輝章.但是還是要符合你們地身份.雖然不用指紋嚴正.但是你們必須穿有雷云集團的制服.否則…”

    “行.那我們跟你去一躺.”藍推了一把這個男的:

    男人馬上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亂的衣服.打開門向外走去.剛一開門他就已經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我們兩跟在他身后.至少從表.這家伙并沒有什么異樣.顯然不像剛經歷過生死的人.

    “這家伙是個人才.”藍在他身后緩緩道.只有并排與他同行的我能聽的見.

    “恩.有時候.至少他是真小人.比教廷的偽君子好多了.”我點了點頭“事完之后.可以把他考慮收到自己手下.這家伙挺機.而且只要給他足夠地財富.就能保證他的忠心.更何況:|跟我一起來取兩套衣服.然后我們馬上去雷云集團.就|公室就有.就在前面.”

    “很好.我最喜歡的就是聰明和辦事效率的人.”藍點了點頭.這家伙馬上帶我們來到了他地辦公室面前.掏出了自己的雷云輝章在門上閃了一下.門便開了.

    “哎呀|哪去了|:了的聲音便從其中傳來.一副溫柔的表情瞬間從曉熊臉上升起.我們還沒反應過來.一個身高約有2米的女人便投入了他的懷抱.抽泣聲從他懷中傳來

    曉熊溫柔地拍著女人的背.任由著女人用她那一對大波使勁擠他.柔聲道:+

    “恩.好地.一.你說過一輩子都不騙我的哦…”女人柔聲道.我和藍暗暗相視了一眼.將身后的門給關上.藍遞過“沒想到這大個子竟然有這么溫柔的一面.不過他老婆也真牛逼.個頭竟然比他還大.

    “也許我們可以用他老婆來威脅他.以后就更方便控制他了.”我遞過頭道.而此時曉熊竟然當著我們的面.將我們視如空氣:~他老婆親吻起來.我和藍尷尬地站在后面.人說寧拆十座廟不拆一對情侶或啥來著.我和藍也只好等他結束親吻.

    “奇怪.是我看錯了還是他老婆有胡子禁好奇地偏了偏頭.融入眼簾的竟然是一大串比阿拉伯人還濃厚的胡子.

    “我靠.燈還多

    “你看他老婆的腳大得跟船一樣.那高根鞋是訂作地吧.”藍又看向了女人的腳.穿著性感的黑色絲襪.可是小腿卻顯得剛之

    “這鞋子一般鞋匠都做不出來.估計是木匠或鐵匠做的.”她地鞋子確實嚇了我一大跳.我用眼神繼續跟藍交流著.藍不禁繼啥

    “造船的貝.(是練長跑的嗎.

    “你看你看_士啊:=睛因為演示太多話已經發酸.曉熊這才跟老婆停止親熱.有點不好意思地轉過了頭來.

    “兩位大哥.實在對不起.忘了你們在這里.請原諒.”曉熊滿臉都是口紅.一.

    “沒事.可以理解.”藍舉起了手.打斷了他的話熊.你地老婆長得好高啊.”

    “呵呵.謝謝大哥.”曉熊老婆嗲嗲的聲音響起.從曉).當我們看到此女的第一眼.頓時兩人同時瞪大了眼睛.~們兩紛紛彎腰.開始狂嘔.

    曉熊的老婆.竟然是個男的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