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玉之意.白云做得更絕.一個透明的結界施展在我們外圍.任憑著菲絲怎樣哀求.她的聲音也無法傳出去.

    “你竟然將我的神格禁錮在你體內.”恐懼地看著我的手一把刺入了她的身體.菲絲的雙眼瞪得極大.身為1級神族.身體受傷其實并沒有太多的痛覺.但是眼前我所做的一切太令她恐懼了.她不明白.人間也只過了短短幾年而已.本來應死的死神竟然已經便得如此強大.

    雖然她得到過消息死神并沒有確切死亡.但是按道理來說等他修煉到能找自己報仇的時候.他神格里的力量早已經被自己給吸光了.那時候菲絲根本不用懼怕任何人.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死神竟然神站在一起.還是聯手對付自己.

    除了死神和光明神本人外.沒有人知道他們兩真正的夫妻關系.所以當我從菲絲體內取出神格一口吞下去時.菲絲的心中已經絕望了.再沒有任何掙扎.沒有取回神格的死神已經無法令她反抗了.拿回.接下來的事根本不用再想.

    松開手.菲絲如一攤爛泥般軟在了地上.絕望地睜來臨.她能清晰地感受到死神在與他的神格融合.雖然.但是死神天生散發出的神威是他怎么也控制不了地.人家畢竟是最原始的二神之一.比天地還早地存在.

    “你可以起來了.”我的聲音沒有一絲怒意.反而親切得讓人懷疑.黑暗女神菲絲默默地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輕輕地閉上了眼睛.用行動來形容她心中的絕望.

    奪回了神格的我在力量上其實并沒有太大的增漲.只是控制能力更強了一些.我個人認為這是因為我的力量已經在某種程度達到了我神格的極限.如果要在力量上突破.只能繼續修煉.讓神格和神元繼續提升.神格就像身體地導航系統一般.沒有了它雖然能運行.但是卻不.現在的我舉手之間都能感到能量的涌起.但是別人卻感覺不到.因為我已經達到了反璞歸真的境界.

    我并沒有打算殺掉菲絲.畢竟她是一級神族.取回以前的記憶.本來在三年的沉睡中我的血脈已經完全覺醒了.按道理來說以前的記憶應該完全回歸.可是記憶卻是儲存在神格里地.沒有了神格.自然就沒有了記憶.

    現在我的取回了神格.也完全了解了我以前的往事.菲絲雖然貪婪.但是那是人的本性.我并不保證如果我在她地位置上會做出同樣的事.不過按照以前的我肯定是不會放她活路的.不過現在修煉過靜心決后我地心態要比以前好了很多.更重要的是.我的實力已經比以前更>:.是不會在乎一只螞蟻的偷襲的.

    白云在我身邊靜靜地站著.我輕嘆.手一揮.腳下的菲絲已經昏睡過去她雖然能不死.但是我自然不可能完全原諒她.她只會:于天界.畢竟在冥界她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小公主.而在天界.白云甚至沒宣布小紅是她的女兒.而她的實力也只是2級神族.所以受到的待遇并不怎么樣.

    白云顧忌她的面子.而我則沒這種約束.大家都知神小飛是我的兒子與女兒.不過我和白云的關系則是隱藏的.這樣一來.白云則無法再將小紅留在天界了.不然這樣會導致閑話的流傳.當初的她對這個看得特別重.

    我從來不是那種責任心特別重.或者心特別細的男人.對于白云的感受我只是嗤之以鼻.當我宣布小紅身份時.已經決定了她時白云就和我大吵了一架.當然是暗地里的.不過我卻.:意識里.白云和我是最早誕生的.沒有任何人或物能分.所以她的宿命.則是永遠與我連在一起的.

    當然這并不算是謊話.因為她始終都與我連在了一起.盡管后面關系分裂導致冥界與天界大戰.我們兩如仇人一般打了起來.我是不喜歡自己的女人永遠將自己放在那么強力的位置.而她…應該是怨我絲毫不在乎她的感受.不過不管怎樣.我們打了起來.

    這一打.就是很多很多年.直到這次我轉世下去.才發展成如今的局面也許.如果我不修煉靜心決的話.當我取回神格拿回自+.又得變回了以前的死神.不過這靜心決確實是好東西.記憶回歸后我將以前的事重新想了一遍.卻發現之前的我.確實與以前有很

    不過我想我和白云之間也不需要說什么道歉的話.彼此之心就好.看著她微笑地站在我身邊.還有眾人吃驚的眼神.我只是對:|上的友好笑容卻是讓下面的人再次大吃一驚.

    我知道.在他們的印象我一直是個暴君.而我以前.:是每次回來后依然是老樣子.這次顯然他們也沒有意料到意外.不過當我宣布了冥界和天界再次恢復以前的連通關系時.下面的人并沒有出聲.

    在冥界.一向都是我宣布.他們執行.從來不會有任何異議出現.不過我想白云回去后也許會有很多煩惱.畢竟當初冥界把天界的人確實殺得挺狠地.想讓天界那幫家伙放棄這么一段仇恨.也許僅僅時

    “這是光明神.她來這里的原因我就不多說了.相異議.這次我在人間遇到了許多麻煩.不過還得感謝光明神出手相助.不然我也不會坐在這里再次跟大家見面.”菲絲所做的事在高層里已經人盡皆知了.我相信面前的這些人都是不知事情真相的.而事自己完全不知有此事.據白云所說.他們并沒有撒謊.
福利彩票三六选七开奖结果